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人

2016/6/11 — 8:00

Badwater facebook

Badwater facebook

被譽為「全世界最辛苦的長跑比賽」Badwater 135,今年7月18日在美國加州舉行,100名參賽者將接受難以想像的挑戰。參加這項比賽的香港人不多,今年參賽者名單中不見香港人名字。「外星人」羅楚健幾年前參加並完成,我邀請他在專欄中講述感受,記得當年單是看文字,也感受到賽事的辛苦。

最近在網上看到關於Badwater的討論,覺得很有趣,是關於比賽的申請方法。參加難度這麼高的比賽,大會當然設下基本技術條件,例如過去一年內完成過同樣長度的比賽(135是英里,等於217公里)。然而申請問卷中,除了少量客觀資料,還要求申請者提供大量主觀資料,問答形式是作文(Essay),尤如一些美國名牌大學的入學申請。

今年申請資料中,其中三條問題是:

廣告

「在運動界人士中(不只是朋友,包括你認識和認識你的人),多少百分比認為你是一個好人?」

「你最喜歡的哪位作者和哪本書?」

「對於你,Badwater比賽代表什麼?」

申請前大會不會告訴申請者獲取錄的成數,大會拒絕申請的話,不會提供具體原因,申請過程沒有上訴機制,大會遴選委員會掌握着完全權力。從問題看到,Badwater不是看數字,是看人。

廣告

問題這樣特別,Badwater解釋是,大會想知道申請者究竟是誰。大會累積多年經驗,掌握什麼人有機會完成比賽,而線索不是耐熱能力、上山速度等客觀資料,Badwater知道掌握申請者的性格更為重要。217公里比賽之難,是因為賽道長度加上氣溫熱度,只有某種人能捱得住。這種人勤奮、懂得保護自己、有毅力、有自信,信賴支援隊伍,懂得在困難時作出明智選擇。這些質素不是從數字中發挖,而是從文字中散發。簡單說,Badwater心目中的參賽者是一個有往績的好人。

十多年前我開始寫關於山的文章,出發點是不吐不快,當然想不到吐到現在仍在吐。初期其中一個重要領會,是發現山上多好人。寫出來後被人笑,我在想,或者有些事只有懂山的人才會明白。我不僅堅持這一論點,甚至認為洞悉筒中因果關係。山上多好人,因為我們上山後,變了另一個人,山上的自己好過平日的自己,山上其中一個好人是自己。

鄰居在電梯遇到,鬥望天花,在山上遇到陌生人,笑着說早晨。幾年前我和TC在一個熱死人的日子,在八仙嶺失預算,嚴重缺水,回程時每見一個人,問人家攞水,問了五六個,包括同樣失預算的山友,每一個都欣然答應。平日我們是這樣有禮和慷慨嗎?

行山助我們變成好人,因為山有神奇魔力,讓我們放下執着,以另一角度看世界。我認為其實山也懂得計算,山上變化萬千,難關四處,適合懂得欣賞和尊重山的人;山歡迎某類人,好人。

每年Badwater舉行的時間,羅楚健回想起當年的比賽,或者他會發現他的「好人」身分,比他的「外星人」身分,更寶貴及更具威力。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