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孫楊事件背後的中國問題(下)

2016/8/17 — 10:57

孫楊 (無綫新聞截圖)

孫楊 (無綫新聞截圖)

三、軟實力交易的敗仗

中共的如意算盤大概是,當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又能在自己同意的範圍下釋出善意,其他國家自然不會抗拒與中國合作。然而,「中國式」理解令其他國家充滿戒心,換個角度說就是中國軟實力不足。根據始祖Joseph Nye的定義,軟實力指以非強逼、非物質引誘手段來吸引其他國家合作的能力,當中包括文化與政治價值等元素。根據上述分析,其實中國的傳統思想如包容、和諧很接近Nye所指的軟實力,只是滲入了自卑、雪恥的情意結而已。

廣告

奧運對於中國而言一直是展示軟實力的理想場所,還記得申辦二零零八年奧運時,中國視之為「百年夢想」-中共藉北京奧運多角度展示其先進的建築、基建等,並要以主場之利在獎牌榜締造歷史。在這方面,Brookings Institution 的Pang Zhongying寫了一篇蠻有意思的文章《The Beijing Olympics and China's Soft Power》,提出有研究「軟實力交易(Soft Power Trade)」的問題。他指出在零八北京奧運中,展示軟實力的不止是中國,其他國家如美國也有機會在北京展示其軟實力,例如當時美國泳手菲比斯(Michael Phelps)就在中國掀起過一陣熱潮,得到不少中國內地學生(由小學到大學)仰慕。方力申在Facebook表示對菲比斯的仰慕後被網民圍攻,但其實八年前內地就存在過大量方力申。不過,既然說是交易就會有順差與逆差。雖然北京奧運製造出不少運動英雄,但似乎其他先進國家在這次奧運也獲得不少中國人仰慕,因此中國在北京奧運的「軟實力交易」中可能處於逆差位置。

八年過後,中國依然高踞奧運獎牌榜,繼劉翔在田徑場上大放異彩後,孫楊也在游泳比賽創造歷史,但孫楊卻沒有得到劉翔般的尊重,在今屆奧運反而成為過街老鼠。中國的國力在這八年間未衰敗(雖然未算樂觀),但軟實力卻已高速跌進深谷,這是自尊心極強的中共接受不了的落差。

廣告

當然,孫楊事件並非中國唯一挫敗,中國近年被國際媒體定性為不文明的獨裁者,「暴發戶」的形象透過無處不在的中國旅客完美呈現,加上內地動不動就抵制外國貨、藝人,出粗大氣粗的負面形象早已固若金湯。然而,中國不明白國際社會為什麼不接受其釋出的「中國式」善意,於是每次被挑戰後皆選擇以「中國式」理解強硬回應,於是近年積壓了不少怨氣。孫楊事件所反映的是最新一張「軟實力交易」的成績表,滿堂紅的中共不滿,而其強硬回應則進一步擴大中國與其他國家的縫隙,將中國推往被孤立的國度。其影響的,不是奧運場內場的風雨,更是中國能否憑其軟實力增進與其他國家合作關係的問題。

順帶一提,奧運是展示軟實力的重要場所,這可謂是國際共識。中國一直被批評為機械式爭取獎牌的「金牌大國」,這與前東德模式相似,但這縱使這模式被受批評,不少國家還是暗地裡模仿,或參考其經驗,足見奧運地位之重要。

四、圖騰被毁的期望落差

中共為孫楊事件動氣,除了反映各種「中國式」理解的價值觀外,也反映期望落差帶來的失望。

回想起當初中國內地旅客在港被指不文明時,中共反應很大。當時我不知道中共緣何動氣,因為中國內地旅客舉子不文明幾乎是事實,沒有異議的空間吧﹖後來我到北京旅行,發現在不少景點皆有橫額教育內地旅行如何提升文明程度,可見政府的用心。雖然用心與效果不成正比,但當旅客被批評時,也難免會觸動中共的神經。在奧運展示軟實力也是中國的重點追求,國家機器花了大量的資源培訓運動員(但不理他們退役後的生活),當效果不盡人意,這期望落差自然讓中國極度難堪。

奧運運動員一直對國家有圖騰意義,例子多不勝數,例如澳洲田徑選手Cathy Freeman在悉尼奧運四百米跑被國家寄與厚望,因為其原住民藉身分有助族群融合。根據 Wundt在《Totem and Taboo》的分析,圖騰有三種重要意義:一、物件可以有信仰的指向,象徵不同社群的理想價值;二、圖騰與社會的關係乃宗教或類宗教的關係,以公開儀式表示互相尊重;三、圖騰對社群成員有道德及政治暗示,讓社群成員意識到身分及生活受到威脅。由奧運的跳水、乒乓球等強勢項目、劉翔到孫楊,怎樣看都是中國製造出來的圖騰,不能避免有一種宗教式的道德及政治暗示。中共不可能不知道這些圖騰的重要性,因此當年劉翔受傷退賽的公關處理比任何政治危機還要細緻。

如今問題在,圖騰可以被製造嗎﹖一個運動員的問題,要國家機器來回應反駁,並轉移到民族層次,反映的是圖騰根基的薄弱。我認為中國最大的問題是東施效顰,以為軟實力可以利用這種圖騰建造來提昇,但這種圖騰建造只能製造出可笑的虛假形象,就算花多少心血也不可能製造出菲比斯-就是他在記者招待會讓焦點放回新加坡的金牌選手Joseph Schooling的量度已經不是孫楊所能及。縱使我不知道提升軟實力的公式,但我肯定自由的公民社會是必要條件。在中國的系統裡,最有人性的可能是與中國金牌系統距離最遠的,例如李娜。

五、結語:中國不再是天朝中國
文章很長,大概很多讀者覺得長篇大論後的結論還是「中國很可笑」。我不是這麼想,因為近年很多人漸漸地不再嘗試了解中國,就只懂得嘲笑或者盲目吹捧,而我認為不論你視中國為祖國還是敵人,是統還是獨,我們還是需要好好了解它。

中國的歷史充滿苦難,由文明大國淪為任西方國家魚肉的弱國,然後再躍成不能忽視的經濟大國。起起跌跌間,中國有着糾纏不清的情意結,而我們卻只會以西方文明的視角去看中國,一切變得盲目。未來的事沒有人能夠預測,知己知彼,永遠不會吃虧。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