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安樂死前,他只想看一場比賽

2015/3/13 — 20:20

史高碧特與女兒站在球場邊。

史高碧特與女兒站在球場邊。

如果你的生命明天就完結,今日,你會去做甚麼?史高碧特(Lorenzo Schoonbaert)選擇了足球,他拖住虛弱的身軀,與女兒坐在看台上,觀看心愛的球隊比賽。他臨終前最後一個願望,就是想見證布魯日贏波。

2015年3月1日,41歲的史高碧特戴住冷帽,圍上頸巾,拖住7歲的女兒,走進布魯日的主場贊比迪球場。這是他最後一次入球場,最後一次看布魯日比賽。史高碧特過去20年受絕症折磨,經歷過大大小小37次不成功的手術後,最近醫生表示束手無策了。這是一個完結,也許也是一個解脫。

跟醫生及家人商量後,史高碧特不堪疾病的折磨,決定安樂死。原本他打算在2月離開人世,但一個心願,讓他延遲了安樂死的計劃。「我死前最大的願望,就是看到我的球隊再贏多一場比賽。」就在3月的第一日,他入場觀看布魯日主場對比魯維斯的比利時甲組聯賽。

廣告

兩父女拖住球會的吉祥物出場。

兩父女拖住球會的吉祥物出場。

廣告

布魯日沒有冷落這位為了一圓遺願而入場的球迷。他與女兒拖住球會吉祥物,踏出草地,接受在場兩萬名球迷的掌聲。放眼望去,史高碧特看到觀眾席上有一張巨型橫額,上面寫住「YNWA LOREE」,其中的O字還別出心裁地畫成布魯日的會徽。你永遠不會獨行,史高碧特。

球迷製作標語,支持史高碧特。

球迷製作標語,支持史高碧特。

比賽前,或者是史高碧特最後一次與女兒踢波,兩父女開開心心地在草地上傳球。場面十分溫馨及感人,每當想到,這是他們最後一次踢波時,相信再冷冰冰的球迷亦難以按捺得住淚水。很快的,比賽要開始了,雙方球員步出球場。史高碧特拿住哨子,準備為這場球賽吹響開波的哨聲。

兩父女在球場上踢波。

兩父女在球場上踢波。

無論是布魯日,還是對手比魯維斯,抑或是球證及賽會,大家都希望史高碧特擁有美好的回憶,所以大家商量好,交由他吹響開場的哨子。哨聲一響,比賽進入90分鐘的倒數,而史高碧特同樣進入倒數。任何人的生命都是一場倒數,但沒有人知道何時數完,若果你知道生命的盡頭,就將在明日,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呢?會恐懼嗎?

史高碧特在包廂上觀看比賽,雖然上半場互無紀錄,但在下半場,布魯日發力,連入3球,最後以3:0大勝比魯維斯,圓了史高碧特的心願。他說:「我現在難以置信地開心,這場比賽會成為我女兒畢生難忘的珍貴回憶,她可以在往後的日子回味今日的事。」

「我最後的願望完成了。我現在可以安詳地去世了,我會在天堂上繼續慶祝。」賽後,史高碧特去到布魯日的更衣室,與球員見面。面對一位將死之人,那人還是他們的忠實支持者,球員心中百味陳雜,其中澳洲門將馬菲賴恩將兩人見面的照片放上網,並在留言中表達其激動的情緒,「我說不出話來(Lost for words)。」

馬菲賴恩與史高碧特見面。

馬菲賴恩與史高碧特見面。

懷住喜悅與悲痛,史高碧特與女兒離開贊比迪球場。喜,是心願圓了;悲,死亡更近了。3月2日星期一,史高碧特臥在床上,與家人、布魯日、足球告別。其家人於facebook上公佈史高碧特的死訊,「他說過,我們要抬起頭,因為我們會見到天上多了一顆星星在閃耀,那叫Lorre(史高碧特的花名)。」


女兒在爸爸的懷中哭了,爸爸的淚不在臉上,而在心裡。

女兒在爸爸的懷中哭了,爸爸的淚不在臉上,而在心裡。

「他會永遠被掛念、珍惜及愛護。直至生命中最後一刻,史高碧特都十分勇敢。在一切都準備好之下,他與心愛的人度過了人生的最後時光。」史高碧特的生命完結了,但他的故事會一直流傳下去。他對布魯日及足球的愛,球會、球員、球迷對他的回報,充滿窩心的暖意。足球不只是一門廿二個人追住一個球的運動,那是人與人、心與心之間的連繫。

 

 

參考報道:
Terminally-ill fan delays euthanasia clinic to watch team one final time
Terminally Ill Club Brugge Fan Puts Off Euthanasia-Clinic Visit for Final Match
Terminally-ill Club Brugge fan Lorenzo Schoonbaert delays euthanasia appointment to see his beloved football club 'win one last time'
Terminally-ill Club Brugge fan postpones euthanasia appointment to watch team one last time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