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2019/10/6 - 15:09

【專訪.賽艇】背向標竿直衝ㅤ我的十年賽艇日記 — 鄧超萌

【體路專訪】香港賽艇選手可能是體育界最早起床的一群人,每天早上準時六時練習,首節八時訓練結束後才去吃早餐,此時大多運動員才準備開始一天訓練。每天訓練三節,規律的人生已在全職運動員鄧超萌身上,無間斷上演第 3,650 天。

鄧超萌是香港賽艇隊老臣子,十年賽艇生涯贏得多項殊榮,三戰亞運會,每次均奪牌而回,2010 年廣州亞運會輕量級四人單槳無舵手銅牌、2014 年仁川亞運會男子輕量級雙人雙槳、男子輕量級四人雙槳銀牌,以及 2018 年雅加達亞運會男子輕量級八人艇銅牌等,奪獎無數的老大哥卻決定在今年退役,轉場另覓精彩人生。

廣告

多時因為忘記望後面而撞中其他船隻,漸漸地我們便習慣不時向後望。

鄧超萌笑言,10 年賽艇生涯,早已令他生活上習慣向後望。

單人艇自在,多人艇合作性高,超萌的亞運會獎牌,有雙人、四人、八人賽事,對於講求穩定性的運動員而言,每個細微改變也要重新適應,何況是艇隻重量、隊友截然不同的情況:「我可以完全配合你的玩法,如果你要求力量型一點我可以,技術取勝的我也可以。」能夠做到Be Water,配合隊友的原因是因為多年來超萌與多位師兄合作,像海綿一樣吸收所有精粹:「我從中不停吸收他們的技巧,在配合他們的划法中學會各種技巧,自然地我便掌握各種划法,與隊友配合得最好。」

與大多數運動不一樣,賽艇是項背向運動,運動員望着起點、背着終點而戰的一場賽事,不斷撞板、學會向後望是每位賽艇手必經階段:「我們經常會撞爛東西,很多時因為忘記望後面而撞中其他船隻,這是每位初學者都必然發生的事,漸漸地我們便習慣不時向後望。」比賽向後望,出街向後望,沒事沒幹也會自然向後望,而回望過去十年,超萌依然鍾愛這項運動,仍為賽艇平反:「身邊很多朋友分不清龍舟、獨木舟和賽艇,其實當中大不同,也會人覺得賽艇很辛苦,但我覺得從中感到超超超超超滿足。」

賽艇運動員每日訓練三節,每早六時開始訓練,下午再兩節,日曬雨淋風雨不改,城門河和體院成為超萌最有回憶的地方:「我幾乎整個運動生涯也在這裏,所有回憶也在城門河。」走進賽艇艇庫,外人望過去,只見一隻隻差不多型號的艇隻,超萌卻如數家珍,那一隻是陪伴他最長日子的一隻艇、那隻是與他一起奪得亞運會獎牌的戰友。

退役只帶走一個水樽

艇庫很大,但超萌退役時帶走的只得一個水樽:「因為所有器材也是體院的,我們每次訓練只要帶一個水樽過來便可,所以到最後離開也只能帶走一個水樽。」「只有一個水樽?」筆者難以置信地問。超萌想了想:「還有每次出外比賽的貼紙,我會把比賽所用艇隻貼上的 HKG 貼紙撕走,然後貼在行李箱上,還帶走了一班因為賽艇而結緣的好友,滿滿的珍貴回憶。」

每張印上「HKG」的貼紙,是超萌退役的紀念品。

十年人事幾番新,當年還有點臭味的城門河今日河水早已變清,老伯還可在河邊期待願者上釣,每天滿載而歸。作為港隊老臣子,超萌坦言多年全職生涯讓他綜合一套對賽艇理解,他期望師弟妹主動上釣:「我試過無數個失敗方法,也從前輩中學習到不同技術,只要你願意主動問,我一定把十年經驗傾盤全授,讓後輩少走冤枉路。」

只要你願意主動問,我一定把十年經驗傾盤全授,讓後輩少走冤枉路。

當年中學畢業,好友著鄧超萌在紀念冊簽大名,希望將來鄧超萌能夠出戰奧運,簽名升價百倍。2016 年里約奧運,鄧超萌如願出戰:「原來年少無心之言,只要有心真的會做到。」雖然超萌未能在世界列強林立下奪得獎牌,但十年來他還與這位好友保持聯絡,珍貴友誼更勝一籌。問到十年來的遺憾,超萌又想了想,他說好像沒有,即使有,也是一種美好的遺憾。

今年 8 月正式退役的超萌決定轉場不戀戰,瀟灑拋下水上舟,繼續增值進修希望為人生下個十年另尋新方向。

 

文、片:李玥 @ Calli Horizon|地平線以上
圖:劉嘉承 @ Calli Horizon|地平線以上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