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19 歲,他成為了港足隊長 — 陳俊樂

2016/1/11 — 12:02

陳俊樂

陳俊樂

比賽進行至上半場 39 分鐘,香港落後零比一,伊達準備處理右路的角球。

剛過去的幾分鐘,本來興高采烈的香港球迷,似乎有點洩氣。他們當中不少穿上港隊球衣,未開賽已經拼命揮動頸巾,撃鼓叫喊,高呼We are Hong Kong。叫喊聲幾乎席捲旺角大球場 — 直至球賽第 25 分鐘,廣東隊中場蔡鏡源在禁區邊扣過守衛,隨即施展勁射。港隊 6 號球員欲上前攔截,卻來不及,只有目送皮球劃出一道美妙曲線,彎入網窩。主場的香港隊,落後零比一。

港隊和香港球迷彷彿吃了一記重重的悶棍。原本氣氛高漲的港隊觀眾席,瞬間寂靜一片;場上的港隊球員顯來進退失據,無復開賽初段的勇態。

廣告

到了球賽第 39 分鐘,香港隊在右路獲得一次角球機會。伊達左腳開出一記內彎球,落點恰到好處。港隊 6 號球員衝入小禁區,躍起,銅頭一搖,皮球應聲入網。

一比一。主隊追成平手。

廣告

球迷的歡呼聲再次響徹球場;場上的紅衫港隊球員圍成一團,撃掌慶祝。終於頃刻之間,旺角場內人人回復生氣。

剛入球的 6 號球員表現不算很興奮,他跟助攻的伊達撃掌後,就緩緩跑到中場中間,準備繼續作戰。這個球員與眾不同,他的左臂繫上一條搶眼的黃色臂帶。今屆省港盃賽事,他擔任香港隊的隊長,更不負眾望,在球隊陷於低谷之際,挺身而出,攻入一球。

這位隊長叫陳俊樂,今年十九歲。

*   *   *

陳俊樂

陳俊樂

隊長

這天早上,約了陳俊樂在石硤尾運動場見面。

一身輕便運動服的他挽著一個膠袋,匆匆來到。膠袋裡是一隻糯米雞 — 這是他今天的早餐。吃過糯米雞,做完訪問,他就要參與所屬球會香港飛馬的操練。幸好大學下學期未開始,否則他練完波,又要匆忙趕回浸會大學上課、做功課、趕論文。

球場上陳俊樂是一個職業球員、香港隊長,但離開球場,他不過是一個喜歡打機和跟女友拍拖的大學二年級生。

眼前的陳俊樂一臉稚氣,笑起來眼睛瞇成兩條直線,一副大男孩的模樣,確實很難教人相信,這就是省港盃場上英姿颯爽的香港隊長。

事實上,年紀輕輕便當上香港隊長,別說外人,連陳俊樂自己也感意外,「無論大港腳,還是今次省港盃,我年紀都是最細,所以從無想過會做隊長。」今屆省港盃,港足派出年輕陣容(加上新入籍的伊達)出戰,近年做過隊長的葉鴻輝、陳偉豪等均不在陣中,教練廖俊輝因此需要在一眾年輕球員中任命一位新隊長。

結果首回合開賽前,廖俊輝挑選了全隊年紀最輕的陳俊樂。

「因他跟隨過大港腳,希望鼓勵他之餘,亦藉他讓大家知道新一代都有機會,肯努力都會有成績。」教練賽後解釋。

雖然只會在省港盃兩場比賽當隊長,但陳俊樂已經大受鼓舞。對他而言,這任命代表教練的認同,「可能教練覺得你無論邊方面都好好,所以先比隊長你做。」才十九歲的他說,上場心情未有因黃色臂帶而變得緊張,但身為隊長,場上的他自覺有種責任。「隊長一向給人感覺都是教練以外,於場上帶領成隊波的人。」踏上草地,他不停跟自己說,要以身作則。「不一定最好球技、最勁,但就是要有個態度,要比其他球員睇到。」

省港盃首回合賽事,陳俊樂做盡隊長本分。特別是在球隊落後下,他的入球有如靈丹妙藥,挽回士氣。「好像入了波之後,更加鞏固到(隊長)形象咁。」之後的比賽時間,任防守中場的他繼續像謝拉特般走上走落,包抄、攔截、駁腳、長傳……無所不能。

該場比賽,香港最終與廣東各一言和。陳俊樂整場比賽助攻助守的表現,亦大獲好評。「我比自己八分啦。」他在賽後記者會說,「香港的未來靠我哋,所以我哋一定要努力展示自己的能力。」教練廖俊輝不禁拍拍他的膊頭。

可是港隊最終還是失落省港盃。三日後於廣州上演的的次回合比賽,香港一度領先 3:1,最終卻連失三球,反勝為敗。賽後陳俊樂代表港隊高舉亞軍獎盃 — 他當然失望,「正常一場比賽入了三球波,其實應該要贏。」事實上,他場上表現亦明顯回落。「可能次回合比較累,所以發揮得無咁好。」他摸摸自己後腦。

落敗,仍無損「香港未來靠佢哋」的事實。展望將來,這位隊長的眼神仍舊閃亮,「希望在香港隊可以踢到正選,爭一席位。」他說,能代表香港上陣,始終有獨特意義。

「著起香港隊波衫,那種榮譽感、滿足感,其他東西無得比。」

*   *   *

香港

「港隊作出換人調動,由6號陳俊樂,入替4 號白鶴。」

2015 年 11 月 17 日,對香港球迷而言,這絕對是難忘一天 — 因為香港主場再次守和中國;對陳俊樂來說,這場比賽肯定更加難忘 — 因為完場前一分鐘他入替白鶴,有幸上場。

他踏上草地一刻,全場六千球迷掌聲雷動。「陳俊樂!陳俊樂!陳俊樂!」整個旺角場,竟喊著同一句話。

球迷的激烈反應,很大程度因為陳俊樂是土生土長的香港年輕球員。他的出場,正象徵香港足球的未來。

如今回想,樂仔卻說自己那刻戰戰兢兢。「和住(波)入去,都驚有什麼甩漏,一輸就做罪人。」不過,聽見現場球迷熱情呼喊自己名字,緊張的心情還是被湧出的感動蓋過。「我經常會幻想有這樣的畫面,細個在觀眾席已經見過球迷嗌球員個名。」當日,童年幻想變成摸得到的現實。

「個 feel 好正!」他流露出十九歲後生仔應有的興奮。

聽起來,這多少出於虛榮心態。但陳俊樂認為,穿起港隊球衣之所以令他滿足,不僅因為有球迷在背後簇擁,甚至呼喊自己名字,更因為可以代表「自己的地方」出賽,意義非凡。

「自己在這個地方長大啦,一定對這個地方有歸屬感,好鍾意在這裡生活。」他很認同香港人身分。「有機會可以代表到自己的地方,其實真係好開心的。」

代表自己地方出戰,是陳俊樂的心願,顯然也是天下球員的心願。

*   *   *

童年

去年 8 月,陳俊樂願望達成。作客中國一役,他首度入選港隊的名單,儘管那場比賽,他最終並未派遣上陣。

真正的機會在兩個月後降臨。11 月港隊作客馬爾代夫,他再次入選,亦再次坐在後備席上。至比賽第 82 分鐘,球隊仍領先一比零,金判坤示意由陳俊樂後備入替林嘉緯。

陳俊樂站在邊線上,準備入場。這是他首次代表香港隊出賽。

若說幾天後主場對中國後備上陣,他的心情是「又緊張又感動」;這次對馬爾代夫入替,他的心情則是單純的「興奮」。

「因為自己由細到大,踢咁耐波,犧牲嘅嘢,放棄嘅嘢,都是為了可以代表香港隊,踢到上這個層次。」陳俊樂微笑,說。

2002 年,朗拿甸奴在世界盃八強對英格蘭施展「天外飛仙」式入球。那一年,陳俊樂六歲,初次從電視螢幕上感受到足球帶來的震撼,於是,很自然地親身接觸足球。

那時,他跟許多喜歡踢波的小朋友一樣,參加了頗具規模的青少年足球推廣計劃,接受正式的足球訓練。不過對小陳俊樂來說,印象最深刻的訓練卻不在綠茵場。

而在家附近的一片大空地。陳俊樂的童年很多時間,就在這裡度過。

他身邊還有父親和哥哥。「阿爸見我哋鍾意玩,就開始研究,做我哋教練。」於是,在三父子眼中,石屎地變了大球場。可是,這臨時球場中間有幾條柱,有點礙眼。「咁啱可以用來做障礙物,練扭波。」陳俊樂笑著回憶。

對眼中只有足球的小伙子來說,區區幾條柱又怎會是問題?

或許是父親教導有方吧,小陳俊樂愈踢愈好,先帶領自己的小學贏了全港小學校際賽的冠軍,後入選了香港 U13 代表隊 — 當年他不過十一歲。

由於球技在同齡球員中鶴立雞群,小陳俊樂對於要「越級」跟年紀較大對手競爭,一早習以為常。

這個年頭,香港小孩天天補習,忙著應付TSA操練;當年的陳俊樂卻完全相反:上學前、放學後都忙於練波,一星期練足四、五次,大賽前甚至向學校請假,專注練習。「趕頭趕命,練完波返到屋企已經十一、二點,再做功課。」還在唸小學的樂仔已在想:自己咁辛苦究竟為什麼?

「嗰時(踢波)咩都無嘛,仲要畀埋車錢去練、去踢……」他苦笑。「諗返起,嗰時踢足球的程度都幾癲。」

對馬爾代夫上陣前,這些童年辛酸、犧牲一下子湧上心頭。「人哋細個打緊機,玩緊的時候,自己就要練波。我童年時間比哂足球,依家好多朋友都係細個識嘅波友,無乜其他關係的朋友。」

這些昔日波友,已如十個救火的少年,跟「足球員」夢想愈行愈遠。「細個一齊踢的朋友好多而家淨係讀緊書,踢波只係玩下,踢乙組、丙組,或者校隊咁樣。」唯有陳俊樂繼續走下去。

有時大夥兒約出來見面,大家對樂仔終於成了職業足球員,甚至為港隊出賽,都感羨慕。「可能遲啲唔會(羨慕)喇,可能遲啲佢地返工會搵到好多錢……」但他自言不會後悔。

因為能夠實現夢想,比一切都可貴。「到你老咗的時候,都會記得在哪個球場踢過波,有幾多觀眾支持你。」

他的眼睛瞇成一條線。

*   *   *

家人

由昔日在石屎地練習扭波的小孩子,到今天於旺角場指揮港足的隊長,陳俊樂靠的,是過人的球技,是成熟的心智,更是家人的支持。

說法或許老套 — 但假如沒有家人的支持,他根本不會走得那麼遠。

陳俊樂生於小康家庭,父親當消防隊目,母親是家庭主婦,哥哥陳家樂踢過甲組東方、晨曦,現已退出,職業足球員的夢想就由弟弟繼承。

陳俊樂說,自小父母都很支持自己踢波。「支持到個程度係,會成日入場呀,細個會車出車入,帶我去(練習)。佢哋覺得,既然你有一個咁嘅興趣,就認真去做。」讀書呢?「盡量 keep 住就得。」樂仔也生性,總算考入大學了。

某程度上,陳俊樂擁有這樣的家庭,很幸運。眾所周知,香港地競爭激烈,天下家長都希望子女贏在起跑線,讀好書,考好試,將來找份好工。為了考入更好的學校,不少家長會帶子女參加運動興趣班,但鼓勵孩子成為職業運動員?九成九家長都耍手擰頭,高呼怕怕。

陳父陳母是例外。為什麼?「我諗佢哋本身都鍾意運動,覺得運動帶來的喜悅、開心,唔係其他地方搵到嘅。」但興趣和職業是兩回事呀。「無呀,佢哋覺得呢個係你的興趣,就努力做多啲,唔好諗咁多。」

說來簡單,但陳俊樂最投入足球運動的時候,正是香港足球最低迷的年頭。「呢排都叫做好咗,有鳳凰計劃,但前排真係好差,完全無乜前景可言。」樂仔的父母當時卻說,如果香港沒有發展空間,就去內地,去外國踢吧。

這句話又成了真。2009 年,13 歲的陳俊樂被一個足球計劃選中,獲全額獎學金資助到英國的足球學校學師四年。這個小男生因而成了全城焦點,高登討論區的巴打們叫他「神童」、「香港小 C 朗」,是香港足球的新希望;他還接受了無綫記者訪問,上了六點半新聞。

「我覺得應該趁呢個時間去搏去試,將來唔得,返轉頭再讀。好過『考埋個會考先啦』,可能已過了這個年紀和機會。」陳父當時在鏡頭前說。

「我有個咁 ge 呀爸就好.....」有網民在新聞片段下面留言說。

*   *   *

挫折

離港前,還有人替他辦了一告別賽,風頭一時無兩。

到了英國,才知路難行。這個初次離家的 13 歲小伙子,要獨自面對完全陌生的新世界,完全不知所措,於是每天都要隔著電腦跟母親傾談,又禁不住流下男兒淚。「人哋對你的目光好唔同,覺得你係外地人;環境、生活習慣、飲食都好大分別……真係好唔適應呀。」陳俊樂一邊吃著糯米雞,一邊回想。

但在父母的鼓勵下,他還是咬緊牙關,捱下去。結果,他在足球學校的表現亦很快獲得認可,其時的英冠球會彼得堡伸出橄欖枝,跟他簽下青年合約。小陳俊樂開始幻想:下一步要踢雷丁(規模較大的另一間英冠球會),最後就要踢英超,加盟夢寐以求的阿仙奴。

如果這是《足球小將》漫畫,這一切可能順理成章。但陳俊樂不是戴志偉,現實世界也不如漫畫般美好。

「慢慢你越知得多,就會知道,對我來講,嗰個時候未係得嘅。」

陳俊樂踢了兩三年,逐漸發現前路不通。在英國,他算是「外援」;而當地球會的外援名額有限,通常只會選其他歐洲大國的球員,而非體格、技術較次的亞洲球員。「都唔夠人哋爭。」

「真係一個挫折……」向來順風順水的陳俊樂,終嘗失敗滋味。「原來係好難踏足到(職業賽場)的。」

這才是最難過的關口。英國之路行不通了,接下來怎樣辦?要繼續向職業足球員的夢想邁進,還是及早止蝕離場?陳俊樂想過放棄,「去美國讀書,踢下校隊就算。」但最後還是決定回港踢職業。「因為自己付出左咁多,都係希望可以踢到職業啫。」父母繼續支持。

我跟樂仔說,這好像由天堂跌回地獄。「如果外邊真係咁容易的話,就個個都去到啦。既然呢條路唔得既,咪再行另一條路囉。」他老練地安慰自己。

某程度上,他的選擇也是對的。回港後,陳俊樂加盟橫濱 FC,後轉投飛馬,逐漸站穩陣腳,更以 19 歲之齡入選港隊。無論港隊教練(金判坤)、名宿(陳發枝),以至記者,都對他超乎自己年齡水平的球技和心智,讚不絕口。

更滿意的當然是樂仔的父母。「睇住我由細個豆釘咁樣,踢麥當勞、賽馬會(足球訓練計劃的名稱),在球場碌來碌去;到而家咁大個,有機會著香港隊波衫……佢哋好替我興奮。」兒子有份參與的球賽,當然入場支持 — 包括旺角場對中國一役。

「(父母)一見我有機會出就好興奮,仲興奮過我。」

陳俊樂雙眼又成了一條線。

*   *   *

未來

有想過以後真的成為正式的香港隊長嗎?訪問尾聲,我問他。

陳俊樂倒有點尷尬。「都無話太大 push 自己去諗,會一路做好,不斷去努力,去進步,好嘢就會嚟。」這句話不像出自一個血氣方剛的 19 歲少年口中。

對於未來,他拒絕想得太遠。「唔好特登去諗我要得到啲咩,而係你自己做好咗……當人家覺得你值的時候,佢就會畀你。」

說完這話,這個男生就跟我揮手告別,然後一支箭的跑到更衣室換衫,準備開始新一天的操練。

19 歲那年,陳俊樂成了香港隊長。但擺在他前面的,還有很大段路。

看來,他會繼續努力跑下去。

訪問後,陳俊樂隨即投入球會香港飛馬的操練。

訪問後,陳俊樂隨即投入球會香港飛馬的操練。

 

文/亞裹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