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特拉的冠軍(上)

2016/8/9 — 14:37

納粹政府最渴望納粹旗在喜馬拉雅山上飄揚。

納粹政府最渴望納粹旗在喜馬拉雅山上飄揚。

【文:史博仁;圖:香港電台】

即使如何強調公平、獨立與友愛,體育與政治仍然密不可分。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德意志帝國,體育是重建國家秩序與聲望的手段,海、陸、空的體壇精英都成為元首希特拉的光榮使者,納粹政權借精英選手展現強大的力量,卻也將他們推向悲劇。

威瑪共和國懂得利用體育作為手段, 重新建立德國人的紀律和秩序。

威瑪共和國懂得利用體育作為手段, 重新建立德國人的紀律和秩序。

廣告

希特拉塑造的冠軍

廣告

一次大戰後,戰敗國德國飽受戰爭破壞及經濟危機之苦,在《凡爾賽條約》的約束下,不少可助德國重整國力與軍備的工業皆被列作不合法,只有汽車製造業得以倖免。當時的威瑪共和國已熱衷於借助體能、運動和機械領域的成就,重振德國的聲威。

納粹黨控制了當時所有的體育會,並培養雅利安人爭強鬥勝的心。

納粹黨控制了當時所有的體育會,並培養雅利安人爭強鬥勝的心。

後來希特拉於經濟大蕭條時期把握時機逐漸掌權,更於一九三三年成為德國總理,教育及宣傳部部長約瑟夫.戈培爾便致力結合體育與政治,籍全國性的體育會鼓勵及鍛鍊青年,進行納粹思想教育,又利用體育精英的英雄形象,協助國家盡快走出戰敗國的陰霾。

柏林夏季奧運會成為納粹德國展示國力的重要手段。

柏林夏季奧運會成為納粹德國展示國力的重要手段。

希特拉希望德國在奧運會展現出雅利安人的的氣魄。

希特拉希望德國在奧運會展現出雅利安人的的氣魄。

望靠體育重振國威

早在希特拉上場之前,威瑪共和國已嘗試籍運動重振一戰後低迷的士氣。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王牌飛行員恩斯特・烏德特,就曾在一九二七年登上德國最高的楚格峰,以滑翔機由九千八百米高俯衝向山谷,在乘風而起,暗示德國在險峻環境下仍能迎難而上。而東尼與法蘭茲・施密特兄弟於一九三一年帶著德國最新型的鋼冰爪,征服險峻的馬特洪峰北面的紀錄片,亦令國民代入其中,籍此感到光榮與被救贖。

德國的登山者視征服高山為一種使命感。

德國的登山者視征服高山為一種使命感。

由德國主辦的一九三六年冬季及夏季奧運會,不僅助德國重返民主國家的行列, 亦令剛上場的希特拉得以向世界建立其強者形象。納粹政府不僅將舉辦夏季奧運的預算由一百五十萬帝國馬克急增至二千八百萬,在場館、交通道路、選手培訓等工作上亦一絲不苟,表面上力求讓奧運會盡善盡美,背後卻籍此大肆宣傳帝國主義,讓整個奧運散發出濃烈的政治味道。希特拉更欽點其狂熱追隨者、從演員轉型為導演的蘭妮.萊芬斯坦,拍攝夏季奧運紀錄片,務求向世界展示德國最好的一面。

蘭妮.萊芬斯坦(右)深受希特拉信任,更破例獲許於紐倫堡的納粹黨大會近身拍攝希特拉。

蘭妮.萊芬斯坦(右)深受希特拉信任,更破例獲許於紐倫堡的納粹黨大會近身拍攝希特拉。

精英漸成納粹傀儡

希特拉不擅長體育,卻深明體育運動對增強新生代戰鬥力的重要性,因此納粹政府建立青年營讓雅利安兒童自小接受體育及軍事培訓,埋下爭強鬥勝的種子,甚至日常訓練亦如羅馬角鬥士般,準備隨時應戰。納粹政府亦積極招攬海、陸、空各個領域的運動精英,如飛行員、攀山專家、拳手、賽車手等,以其正面的形象為納粹政權作宣傳。這些體壇精英許勝不許敗,要克服許多挑戰。

恩斯特.烏德特的高超飛行技術大受美國及德國人歡迎。

恩斯特.烏德特的高超飛行技術大受美國及德國人歡迎。

振奮士氣需要英雄,德國拳手麥斯.舒密寧正正符合納粹德國的要求。早於一九三○年已取得重量級世界拳王金腰帶的他,於一九三六年在美國的拳賽擊敗美籍非洲裔拳手祖路易斯後,乘坐德國引以為傲的超級飛船興登堡號回國,舉國振奮。雖然舒密寧當時並非納粹黨員,但納粹政府又豈會放過這個宣傳機會。回國後受人民夾道歡迎,一直認為自己可以獨立自主的舒密寧亦漸漸陷入美好的幻想中。

汽車聯盟研發的新款賽車戰無不勝,成為納粹政權其中一個象徵。

汽車聯盟研發的新款賽車戰無不勝,成為納粹政權其中一個象徵。

一次大戰後的德國在汽車工業投入大量心力,而駕駛德國汽車聯盟研發的賽車於各項大賽屢奪殊榮的貝恩德.羅斯邁爾,就因其高超的技術及俊朗的外形大受歡迎,更被政權招攬加入納粹黨衛軍,成為政權新偶像,政府更以一架新款飛機作為他與德國女飛行員艾莉拜韓的結婚禮物。納粹政府期望借助這批事業如日中天的雅利安精英運動員,作為納粹德國的宣傳大使,可惜運動員們漸漸淪為納粹政府的傀儡,體育生涯不再自由,亦無法回頭了。

貝恩德.羅斯邁爾(右)與女飛行員艾莉.拜韓的姻緣成為德國一時的佳話。

貝恩德.羅斯邁爾(右)與女飛行員艾莉.拜韓的姻緣成為德國一時的佳話。

--

香港電台外購節目《奪金背後》逢星期三晚上9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