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渣馬看香港:為什麼我們總是要死人

2015/1/30 — 13:08

//另外亦有一位十公里的參賽者,不幸在賽事中途心臟病發昏迷,翌日不冶身亡。須知道在馬拉松中猝死的個案大都是心臟病發,今次也不是第一次有跑手出事,歷年賽會有做過什麼防範工作嗎?//

淡泊的馬拉松

渣打馬拉松終於在上個星期日舉行。參加了好幾年,總覺得今年特別彌漫著一種奇怪的氣氛。馬拉松在香港一直都是相對比較少衆的玩意,長跑愛好者每年定時定候的參加,然後賽事就在其它市民仍然睡眼惺忪的時候靜俏落幕。所以即使馬拉松在香港辦了十幾年,存在感卻依然薄弱,也從未曾成為城中大事。坦白說,記得香港有哈囉喂的人一定比記得香港有馬拉松的人多。

廣告

然而今年,也許是因為在雨傘運動之後,渣馬好像比往常更惹人注意。至少許多平常不留意賽事的朋友也會想趁這個機會再次表達真普選的訴求。亦也許比從前多了這一點政治的考慮,田總在好些事情和安排上都有了一定的改進,好讓田總遠離爭議,可以繼續像從前一樣不動聲色的撈油水。

四方木 踢一腳才動一動

廣告

有很多人說,今年的賽事有很多改善,例如跑衫設計變得比較好看,而且終於有蕉食。報名比較順暢,快腳可以優先報名,而不同組別的起跑時間安排變好了,路面比之前鬆動,跑得稍為容易;又或者在西隧口可以打氣,而民間打氣組織亦終於不用再受田總報警滋擾;最後的一公里己經改到更多人的軒尼詩道,等等。
然後有更多的人說,籌辦的工作很困難,不要只會一味的批評,事情總要時間慢慢完善,不可能什麼都完美主義要「一步到位」,之類。

這種說法真是可憐又可嘆。要把一件事情做好,最重要的是用心來做。要無時無刻都在想怎樣才把事情做得更好,而不是隨便的把事情先做了,等別人批評才逐樣糾正。對任何一個城巿馬拉松賽事而言,完善的報名程序,充足的補給,沿途市民友善的打氣支持,其實都應該是基本中的基本。搞了十九年才終於達到基本水平,只能夠說賽會終於肯做足責任。如果還夠膽自誇今年有什麼大改進,那真是恬不知恥。

要說報名變得容易了嗎?大家一直提議的抽籤報名和分組起步依然杳無踪影。說紀念tee終於印有賽事地圖,變好看了,怎麼仔細一點看,卻是一張水站分佈圖?而且地圖比例奇怪,穿在身上,地圖都走到兩脅下面去。明顯負責設計的也不是跑手,不過是對著一個平面來設計,也有沒有想過真正穿著的效果。沿途的補給站也是可憐:既沒有指示牌,香蕉和朱古力只有幾個義工手忙腳亂的分派,連像其他城市一橡放在盤子裡也做不到。

大阪馬官方香蕉站

大阪馬官方香蕉站

渣馬官方香蕉站

渣馬官方香蕉站

大阪馬官方補給站

大阪馬官方補給站

渣馬官方補給站

渣馬官方補給站

這是吹毛求疵?要明白這個世界在不停進步,所謂的標準也在不停提高。例如蘋果電腦這種成功的公司,當其他人正抄襲它的產品時,它已經在準備下一個世代的新項目了。如果沒有突破自己去精益求精的心,卻一味只去模仿和追趕他人,那麼永遠都會只是二流的抄襲者。何況,實際上是連學都學不好。渣打馬拉松的所有安排和細節,那裡看得出是真正用心去做?

從心出發 漫漫長路

「心」這一種事情是很抽象的。在籌辦馬拉松而言,應該說是一種愛人如己的表現吧。如果是你的親友正在跑道上努力奔跑,你捨得他肚餓嗎?如果他不幸受傷要退出比賽,你捨得他在寒風中獨自走回附近的救護站嗎?如果可以,不會想默默的走在旁邊保護和支持他嗎?

博客徐然今年就經歷到拖著受傷而一拐一拐的腳步,一個人穿著背心短褲,工作人員連膠袋都唔俾,涷到震地走到救護站的滋味*。換作是自己的兄弟姊妹,這種冷血的事情做得出嗎?

另外亦有一位十公里的參賽者,不幸在賽事中途心臟病發昏迷,翌日不冶身亡。須知道在馬拉松中猝死的個案大都是心臟病發,今次也不是第一次有跑手出事,歷年賽會有做過什麼防範工作嗎?

大阪馬 – 志願醫生跑手大阪馬 – 醫療配置大阪馬 – 單車流動AED

大阪馬 – 單車流動AED

大阪馬 – 醫療配置

大阪馬 – 志願醫生跑手

日本一般在賽事半年前開始為義工以及有興趣的市民舉行心肺復甦法教習班以備不時。很多大賽不但在每一個救護站準備醫生和AED,更在沿途以單車運載流動AED,另外加上志願的醫生跑手沿途支援,務求令有心臟病發的跑手能馬上得到照顧。心臟病發會否致命是天意,但賽會有沒有做好保護措施卻完全事在人為。

相信香港要找幾十個醫生跑手絕無難度,要找公司贊助,甚至自費購買AED應該也不是問題,但賽會有嘗試去統籌嗎?有盡力訓練義工作適當應變嗎?

看到這裡或許會覺得我偏激。其實我只是心痛。我從食古不化的渣打馬拉松之中看到香港;主事的人從來都沒有「心」去令香港成為世界第一,只求從中漁利,辦事得過且過。更悲哀的是很多香港人,明明是身受其害,卻反而甘願為剝削者說項:有很多困難的,要一步一步來。

有什麼參賽者就有什麼樣的比賽。香港人那麼縱容權勢,沒有「下一個犯心臟病的人也許是我」的同理心,難怪渣馬久不久都會跑死人。

 

*渣打馬拉松對受傷選手不人道對待 - 徐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