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KO卡路士到花式滑冰,細說伊漢文斯的故事

2015/6/19 — 12:25

伊漢文斯過卡路士的一刻。

伊漢文斯過卡路士的一刻。

人生無常,忽然一舉成名,驟然厄運降臨,但柳暗花明又一村,結局可能出乎意料之外。生命的故事比任何電影的劇本都要曲折離奇,再有才華的編劇也比不上上天的隨心一筆。

故事的主角叫伊漢文斯,一位前土耳其國腳,他職業生涯初期名不見經傳。伊漢文斯在德國出世,亦在德國的青訓體系中成長。他司職前鋒,長大後未能在德國混得好,回到土耳其落班。

在土耳其,伊漢文斯亦都浮浮沉沉,在一些小球會打滾,甚至踢過乙組聯賽。混混噩噩,伊漢文斯已經26歲,絕對稱不上是球星,但一次轉會改變了他。在2001年時,伊漢文斯轉投土超勁旅比錫達斯。

廣告

伊漢文斯曾效比錫達斯。

靠住豪門之名,伊漢文斯首次入選土耳其國家隊,同時他該季入球大爆發,在聯賽射入21球,贏得神射手,而比錫達斯則奪得聯賽季軍。在2002年,伊漢文斯繼續入選國家隊,代表土耳其參加日韓世界盃。

廣告

然而,伊漢文斯只是後備,就是「土耳其皇帝」哈根蘇古的替補。他表示,當年值得正選,「我成名於世界盃,縱使我每次後備上陣的表現都比哈根蘇古好,但我仍然坐在板凳上。我嘗試向教練解釋,可以用雙箭頭,但他害怕太進取。」

雖然由分組賽起,伊漢文斯只是後備入替,但上天要他成名,就算多麼少的上陣時間,也足以一舉成名天下知。8強,土耳其遇上塞內加爾,踢到67分鐘,兩方互交白卷,伊漢文斯又再次入替,接過哈根蘇古的擔子。

儘管土耳其無法在90分鐘內入波,但加時的4分鐘,伊漢文斯射入他在世界盃的第一個入波,助土耳其以1:0淘汰對手,打入4強。他憶述:「當我射入這一球時,我都不知這個入球不但會成為我職業生涯最重要的入球,也是土耳其國家歷史上最關鍵的一球。」



一年前的夏天,伊漢文斯還是土超中游的平凡前鋒,但一年後,他在世界足球最高的舞台上,成為國家的英雄。可是,伊漢文斯的神奇之旅還未完,在之後的一場比賽,他留下一段精彩的片段。

在4強,土耳其面對巴西,在下半場被段先落後,之後伊漢文斯又入場,大家都寄望他可以再創奇蹟。然而,他留下的不是入球,而是一次精彩過人,他面對住當世第一左閘卡路士,就在卡路士面前使出「彩虹過人」,清脆地過了他,逼到對手犯規。



他說:「那次過人,我練習過很多次,只是因為在世界盃,對手是卡路士,人們才銘記在心。幾乎所有人認識我後,就會問我過卡路士的感覺。被人用『彩虹過人』過掉,很多球員都會憤怒,但令我驚訝的是,卡路士很大方,他有跟我握手,還讚我做得好,他真的是個有體育精神的運動員。」

加時入球未能說服教練,但KO卡路士就成功征服人心。在季軍戰對南韓,伊漢文斯終於踢上正選,與哈根蘇古拍檔,強攻南韓。伊漢文斯在這場梅開二度,協助土耳其以3:2擊敗對手,獲得銅牌。除了球技及入球外,伊漢文斯的樣貌清秀,獲得「土耳其碧咸」的外號。

2002年的世界盃,彷彿花光了伊漢文斯的運氣,他之後未能轉投到歐洲大球會,繼續留效比錫達斯。在02/03球季,伊漢文斯入球數量大減,彷彿打回原形,全季聯賽只入7球。他是世界盃的彗星,掠過日韓夜空,一閃即逝,活在球迷的記憶之中,曾經有位英俊的土耳其男子過了卡路士。

2007年,32歲的伊漢文斯仍在綠茵場打拚,但這一次,他得不到幸運之神眷顧。一次意外,令他離開足球。「這次意外直接導致我掛靴!那天早上,我如常到停車場,橫過馬路時,我在等交通燈。當燈轉為綠色時,我過馬路,但突然有架車加速撞向我。」

「車撞中了我的膝蓋,扭傷了,而我整個人更加被拋到3米高,之後肩膀落地,摔在那架車上。」伊漢文斯之後接受過個手術,包括膝部手術,他很希望克服傷患,重回球場。在2007年夏天,他一度跟隨1860慕尼黑操練,但最終無法復出,被迫掛靴。

突然的一舉成名,成名世界盃史上不會磨滅的名字,但突然間,一次車禍,就奪去了伊漢文斯的足球生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當足球生涯無望再續時,他收到一個邀請,一個土耳其電視節目邀請他做嘉賓。

這個節目叫Buzda Dans,是一個花式滑冰比賽,主辦者為伊漢文斯安排了一位職業滑冰選手做拍檔,她是比特丹高娃,曾經參加過2002年的冬季奧運。兩人奪得這項比賽的冠軍。上天在伊漢文斯身上奪走了足球,但給了他滑冰。

「掛靴之後,我一直打算發展另一項運動,但我從沒有想過是兩人滑冰。」自此之外,伊漢文斯就醉心於冰上,他的目標是跟比特丹高娃一起參加2014年的冬奧。「我希望成為首位參加過世界盃及冬奧的運動員。」

投身了滑冰的伊漢文斯。

投身了滑冰的伊漢文斯。

 

「每星期,我要學瑜伽、芭蕾舞及健身,還花了很多時間在冰上。老實講,我32歲時才第一次看滑冰。我不期望可以在冬運拿獎牌,能夠參加奧運,對於我來講比冠軍更加有意義。我希望透過自己的經歷,鼓勵其他人,只要肯相信及付出,無論你幾多歲,都可以達到目標。」

經過多年苦練後,伊漢文斯與比特丹高娃報名參加2013年9月舉行的尼比賀錦標賽,頭4名就可以獲得冬奧的資格。「參加冬奧有兩種方法,一種是參加世錦賽,有16對組合出線,另一個是尼比賀錦標。」不幸地,兩人未能晉級,緣盡冬奧,伊漢文斯的目標落空了。

很多球員的職業生涯都十分平常,由青年軍踢上一隊,穩穩定定地踢正選,之後掛靴做教練,但伊漢文斯則是一個大起大落的故事。由寂寂無名到一舉成名,之後遭逢厄運,但他努力地重新站起來,不在草地上,而是冰上,儘管半途出家的伊漢文斯未能在滑冰界闖一番名堂,但他那份堅持、重新學另一種運動的勇氣,都值得人敬佩。

 

足球群英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