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2019/10/10 - 20:39

【德國直擊.專訪】高山低谷 20 年ㅤ體操三兄弟生涯倒數放下枕頭說夢

《體路》圖片

《體路》圖片

【體路德國史特加直擊】石偉雄,吳翹充,詹文軒,三個香港代表近年為男子體操隊撐起半邊天。自 8 歲起相識,由三個個子小的小孩變成今天四肢發達、穿上港隊戰衣站在德國史特加世界錦標賽上的大男孩,三人經歷了體操界的高山低谷,曾為爭取場地以體操動作遊行,再由非精英項目到跳回香港體育學院,面對 28 歲的今天,體操生涯漸入尾聲,回望過去,三位男生之間的是非,他們於史特加唯一一天的假期中細細聲講給你。

以前我高過佢,佢突然生到咁高都真係會驚… — 石偉雄

同樣 28 歲,石偉雄、吳翹充及詹文軒是近年香港體操隊的主力代表。4 年間一起攜手征戰亞運會、亞錦賽、世錦賽,幾乎每年各人生日都在外地一起渡過。「石仔」與「阿充」自 8 歲相識,詹文軒雖然 2005 始加入港隊,但仍然與兩位兄弟共渡 14 年寒暑。

廣告

(左起)吳翹充、詹文軒及石偉雄

「三人之中,『阿充』最似大佬!」要在三人之間分配角色,詹文軒第一句就指向坐在旁邊,一直為不善言辭的詹文軒於訪問之間解圍的吳翹充。「我們同是 28 歲,『阿詹』最大(8 月出生),我 9 月,『石仔』10 月出世,我們要經歷的事,基本上近似。」長得最高的吳翹充說,三人之間,「阿充」曾是同齡兄弟之間最矮的一位,中學時一次腳傷後,意外地突然長高。坐在一旁的「石仔」笑說:「以前我高過佢,佢突然生到咁高都真係會驚,唔會同佢打交,輸硬!」詹文軒笑指他與石偉雄聯手也一定不夠打。

有試過玩枕頭大戰,我連枕頭都打爆… — 石偉雄

石偉雄(右)及吳翹充 8 歲認識(圖:由受訪者提供)

打架有時是男生之間的溝通方式,但三位大男孩雖一身肌肉,感情好得連吵架都沒有,又何來打架?他們最喜歡溝通的方式,是「枕頭大戰」。石偉雄自言是三人之中最百厭,要數過去 20 年的趣事,三人咧咧嘴在笑,在「講得唔講得」的討論後,大佬「阿充」「自首」:「細個時我們好百厭,多數出去比賽我地都會玩到間房亂哂,天花板有時有一粒粒的東西,我們會全部掃哂落嚟。」「石仔」忍著笑指:「有試過玩枕頭大戰,我連枕頭都打爆,之後有次『耍盲雞』,我匿了在雪櫃入面,當然無被人捉到,但一出番來的時候就坐爆了玻璃!」

詹文軒(右一)與石偉雄(中)小學時一起訓練,「石仔」自言非常百厭:「勁多嘢講。」(圖:由受訪者提供)

三人回憶舊事笑到飛天,記者亦難以想像「石仔」如何躲入酒店的雪櫃內,被指是「外交部」的「石仔」興奮地示範:「咪就咁摺埋自己,抱腳坐入去囉!雪櫃最低個格有玻璃放生果,當時細個驚要賠錢,仲多過玻璃鎅到自己 Pat Pat。」最後教練不知情下,三人繼續如常比賽,「比賽後回來,玻璃已不見了,也不用賠償。」「阿詹」指小時對比賽觀念未有看得如現在般重,當時枕頭大戰打得累了就休息,現在長大了,比賽期間每晚圍在一起,看套周星馳電影,笑一笑都滿足。

三人談兒時趣事,在討論「講唔講得㗎?」

朝見夜見,三人最大娛樂除比賽、訓練、電影外,閒時會在酒店附近走走,如今天訪問一樣,他們完成資格賽後獲得比賽期間唯一一天的假期,吃個午飯後,就到公園散步。於男生當中,三人算較一般沉靜,但「爛 Gag」不斷,「我們之間都傾心事,互相鼓勵,低潮時講下『爛 Gag』,最起碼我們會笑番先。」跟著他們邊行邊走到德國的紅屋公園(Rottuaus Park),邊行邊玩「吊環」,意指吳翹充站在石偉雄及詹文軒中間,兩手吊在二人肩膊上,抬著「阿充」一直走。簡單的遊戲,一段 15 分鐘路程,他們玩了兩、三次,每次都笑聲不斷,記者旁邊覺得「好無聊」之際,但看著三位大細路邊走邊旁若無人地玩耍,總會會心微笑。

「吊環遊戲」百玩不厭

「好難得我們由做朋友、做隊友,何況做埋兄弟,十幾年大家都經歷過好多嘢,特別我同『阿充』會深刻一點。以前我哋於體院龍騰館練習,被剔走後,2003 年全隊去了遊行,一路行一路做體操動作,直到拎番個館,睇落都好心酸。」2000 年時體操隊因不夠分數被剔出香港體育學院的精英項目,其後香港體操隊於立法會遊行,抗議龍騰館被丟空,最後政府讓體操隊於馬鞍山體育館訓練,直至 2011 年,憑黃曉盈及石偉雄的成績,體操事隔 11 年重返精英項目。

二人邊走邊看兒時舊照

有一次 2012 年在福建舉行的亞錦賽,「石仔」三項單項入決賽後,全部獎牌落空,吳翹充則於吊環奪銀牌。「我最記得 2012 年亞錦賽,『石仔』比賽後很失落,連教練 Sergiy Agafontsev 也失落得坐在露台。」「阿充」被形容是三人中最成熟的一位,「他看事情很闊,我和『詹』有時只想到一點,性格也會火爆,但有咩事,只要同『阿充』說都會有另一角度;當然我們都會發了脾氣、頹廢後再找『阿充』傾計。」福建之旅後,「石仔」獲吳翹充鼓勵,又踏踏步向前看,「睇返好多事真係我們一起爭取回來,將來是否可以繼續在體院是一回事,但我們經歷了好多。」

一起當教練是其中一個方向,很想一起將體操隊再攪好點… — 詹文軒

教練 Sergiy Agafontsev(左 2)被三人視為爸爸一樣,陪伴他們過了 16 年頭。(圖:體路資料庫)

吳翹充指三人入隊時,是香港體操最低谷的時候,目前港隊於順利邨體育館集訓,他們在爭取世界賽成績的同時,亦希望將來一起為香港體操貢獻:「在順利邨體育館訓練真的超不方便,現在希望用成績去爭取將來在體院有一個體操館,若真的爭取到,落成後都是我們退役後的事,但我們仍然希望為未來的人去爭取。」同於體操界奮鬥 20 年,三人運動員生涯已踏入尾聲,未來數年,他們將逐漸退下火線,但轉任教練,也是他們「重聚」的方向:「我們真的有諗過,當教練是其中一個方向,很想一起將體操隊再攪好點。」詹文軒指除當教練外,退役後也一定會回饋體操界。

要爭奧運入場券又難了一步,要衝 4 個世界盃,好難、但我不會絕望… — 吳翹充

德國史特加是保時捷產地,也是愛車之人「石仔」期望到訪的地點。

談退役尚餘數年時間,他們目前亦各自有自己的目標,「石仔」專心備戰本月 13 日出戰的世錦賽跳馬決賽,力爭東京奧運入場券(相關報導:石偉雄殺入決賽「叫糊」力爭東奧入場券;吳翹充希望繼續為夢想努力:「希望有天可以在綜合運動會上奪得一面獎牌,但到現在還未達到,好像剛剛又失落了世錦賽決賽,要爭奧運入場券又難了一步,要衝 4 個世界盃,好難、但我不會絕望。」;詹文軒入隊較遲,遲起步的他任全職運動員僅 5 年,他未有與隊友成績作比較,踏實的他說:「我覺得我可以做到幾多,就應該拎到幾多(成績),我會以突破自己為目標,即使誰拿到獎牌,我也一樣高興。」

人生下一階段,放下枕頭大戰,繼續向夢想進發外,石偉雄明年 12 月亦將於三人之中率先當「老襯」,與拍拖六年的女友結婚。今年求婚時兩位戰友亦在場,結婚當天,「石仔」邀請了二人當兄弟團,「阿充」兼當伴郎。大個仔的「石仔」說:「人生這階段,他們沒可能不在場。」但談婚論嫁前,三人當下目標仍是奧運會,以及 13 日即將上演的跳馬決賽,「現在其他事都不敢去想。」石偉雄資格賽第 3 名殺入決賽,三兄弟一天假期後,繼續在史特加每天訓練,盼「石仔」如願取得世錦前三名、率先踏上明年奧運直通車。

 

圖、文:徐飛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