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2019/10/14 - 14:59

【德國直擊】石偉雄世錦賽留憾離場自責ㅤ再奪奧運資格:沒有事值得開心

石偉雄(《體路》圖片)

石偉雄(《體路》圖片)

【體路德國史特加直擊】2012 年,當時 20 歲的「跳馬王子」石偉雄於倫敦奧運會上滿懷期望,惜於資格賽上失誤,令他陷入多年的低潮。雖然已是兩屆亞運金牌,「石仔」的奧運夢依然不滅,賽前是世錦賽獎牌大熱,但卻於第一跳落地時出現大失誤,「石仔」賽後難忍淚水離場,即使再圓奧運夢,他說:「一切都只怪自己,現在沒有事值得去開心。」

早上石偉雄如常出發賽場

廣告

德國時間 13 日早上,「石仔」如常在比賽前兩小時出發賽場,於決賽前輕鬆熱身,一切都準備就緒,作為決賽唯一兩位以難度 6 分上場的運動員,「石仔」只要於決賽上順利企穩,香港史上首面體操世錦賽獎牌幾乎已是囊中物。但在他近年表現最穩定的第一跳「李世光跳」後,「石仔」卻意外整個人跌在軟墊上,全場也為這位資格賽第 3 名晉級的港將嘩然。「石仔」站起後,難掩臉上失望,於第 2 跳「李世光 2」雖於落地時稍有小踏前,但仍然是獲得單跳最高分數(15 分)的兩位選手之一。

石偉雄於第一跳落地時失平衡

賽後石偉雄在場邊沉默良久,以第 7 名及失誤完成世錦賽,「石仔」傷心又不甘心。(相關報導:石偉雄世錦賽名列第 7ㅤ順利踏上東京奧運列車「我想不到任何原因自己會失誤,練習已很足夠,而且奧運資格已取得了,我也沒有緊張,一切都只怪自己,可能是我太想去做好,卻於落地時早了放腿,未番哂就落地。」

石偉雄傷心離場

「石仔」一邊自責,教練 Sergiy Agafontsev 亦在旁對他嚴厲訓斥,認為他已年紀不輕,要對自己的表現及對教練負責任。「石仔」賽後腦裡空白,難過說了句:「對不起,令教練大跌眼鏡了!」「拿到奧運入場券這刻,我唔覺得有咩值得去開心,因為我始終是有實力,但自己卻把握不到。我唔可以話自己練得不夠,我已經練好多了……」

賽後石偉雄獲隊友安慰

「石仔」曾於 15 歲時一次單桿比賽的受傷,頸椎移位,令他頸後多了一道疤痕伴著他經歷 13 年,當年練習「李世光跳」也要克服這陰影:「其實『李世光跳』這動作一直於早幾年已在練,但一直都失敗,因為我整傷過頸,呢個動作要做後空翻的動作,真係會驚,但當時覺得要豁出去,覺得已經是體操生涯最後幾年,我仲要顧慮啲咩?仲要等咩?所以教練當時點講我就點去做,唔搏就無,咁搏唔搏吖?」他說已經完全不敢去想傷的問題,只想盡地一鋪,結果於去年亞運會衛冕,穩定發揮令石偉雄成為世界體操界頂尖選手之列。

石偉雄 15 歲頸傷留下的疤痕

難度 6 分的動作,決賽上只有兩位選手使用,另一位是韓國的倫敦奧運金牌得主梁鶴善,但他亦於兩跳出現重大失誤,資格賽首名晉級的他,兩跳僅得 14.316 列第 8 名,兩位獎牌大熱同因失誤錯失機會。「石仔」抹乾眼淚後指:「『李世光跳』這動作難度高,不是人人都做到。會成功也會失敗,自己選了這動作也有這準備,但我想不到任何原因自己今次會把握不到,可能要再練多啲,練到不會再失誤為止。」

2012 年倫奧失準,當時「石仔」哭成淚人;8 年後他於東京奧運前再留遺憾,他說:「這次與那一次的傷心不同,世錦賽對奧運會來說是有很大影響,表現不好會令裁判留下印象,也會影響奧運會爭獎牌。」離奧運會還有 9 個月時間,「石仔」指要改進時間無多,但賽後隊友如舊在他身旁鼓勵,盼他如昔日頂過難關再向東奧出發。(相關報導:【德國直擊・專訪】高山低谷 20 年ㅤ體操三兄弟生涯倒數放下枕頭說夢

 

圖、文:徐飛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