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怎樣才算得上是良好的球隊領袖?

2016/5/25 — 13:23

圖片來源:金州勇士 facebook

圖片來源:金州勇士 facebook

每年的五月尾,足球四大職業聯賽已經完成一季的賽事,NBA的賽事亦進入東西岸決賽的階段。球迷的熱情並不會因賽季完結或接近完結而冷卻下來,反之爭論哪位球星球技比較出眾、來季的愛隊該如何更換陣容等會成為他們的熱門茶餘飯後話題。與此同時,讓我們稍為重溫要作為球隊領袖必須具備的條件,這或許會為討論各球隊該如何更換陣容定下一些重要的標準。

在身體對抗性激烈的球類比賽中,一個頂級的領袖球員在狀態良好的時候固然能令對手聞風喪膽,但在狀態欠佳的時候,也能引起對手的分心注意,從而為隊友鋪橋搭路,送上直接或間接的助攻。

廣告

一個球員能否成為一隊球隊的領袖,首先是要看一眾隊友能否接納他/她。如一個球員的人緣欠奉,或球隊中沒有人服從他/她的帶領,即使他/她的球技再出眾,也不能擔當領袖的角色。如一個球員能夠首先服眾,他/她便有了成為球隊領袖的先決條件。

不過,在職業的球壇中,現實是殘酷的。若然未能在場上作出貢獻,任何球員也可能會被換下場,或直接放在冷板凳。所以,只有在無論是狀態良好還是欠佳,均能在場上作出貢獻的球員,才有望成為球隊的真正領袖。

廣告

的確,符合以上條件的,才有望而非必然能夠成為球隊的真正領袖,因為接下來的條件才是至關重要的。沒有球隊是不敗的,而一個球隊的領袖如何回應球隊的失敗,對他/她的球隊來說可謂是舉足輕重的。一個真正的球隊領袖,是應該在球隊取得勝利的時候,把功勞歸於隊友的團隊努力,而當球隊敗陣的時候,勇於站出來承擔責任,並為偶然失準的隊友護航。只有能夠承受失敗,他/她和他/她的球隊才有望走得更遠。這亦是為何勒邦.占士早幾年在NBA總決賽落敗後,把責任歸咎於隊友的行為,會被視為是未夠資格擔當球隊領袖的表現。

以上的老生常談,或許有不少均能夠應用在衡量一個政治人物能否有資格成為政壇的領袖。例如689好鬥成性,連他原先部分的建制派隊友也被他視為敵人,另他頗常急不及待走出來邀功,泛民與張德江禮節性會面的事例只是冰山一角,遇上重大的事情則找自己的下屬當擋箭牌、吳克儉在城大體育館天台倒塌後發表「本來諗住放假好舒服」的「偉論」等等,難怪愈來愈多香港人看不到香港會有什麼光明的前景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