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慕尼黑之夜

2016/7/26 — 15:56

以色列立國不久,運動員能以猶太人身分到德國參加奧運,意義深遠。

以色列立國不久,運動員能以猶太人身分到德國參加奧運,意義深遠。

【文:史博仁;圖:香港電台】

不分國籍、種族、宗教、政治的奧運賽場,是讓選手可以公平競爭的平台。不過,一九七二年的慕尼黑奧運恐襲,卻為奧運會蒙上陰影。事件至今已過去四十四年,真相逐步揭開,其影響力亦一直延續,成為奧運發展史上重要的一環。

1972年的慕尼黑奧運恐襲,有11名以色列運動員及教練被殺。

1972年的慕尼黑奧運恐襲,有11名以色列運動員及教練被殺。

廣告

一九七二年的慕尼黑奧運,是德國自一九三六年柏林奧運後第二次舉辦的奧運會,當時德國聯邦政府極希望借此機會擺脫納粹德國高舉種族優越的形象,並向世界展現二次大戰後,德國已成為和平、自由及民主的國家。當年有份參與奧運曲棍球賽事的現任國際奧委會成員巴利邁斯特回憶,由於當時德國希望營造一個開心愉快的奧運會,也可能基於戰後心態,所以保安很寛鬆。

廣告

以色列人質安德烈史畢沙(白衫)與德國談判代表見面。

以色列人質安德烈史畢沙(白衫)與德國談判代表見面。

當時以色列是自一九四八年建國後第六次參加奧運,以猶太運動員身份到德國參加奧運,更是意義深遠。可惜一聲槍響,就將奧運的和平美夢打碎。八名假扮運動員的巴勒斯坦人帶著大量武器潛入奧運村,並挾持十一名以色列代表隊成員及教練,藉此要求以色列釋放二百三十六名巴勒斯坦囚犯。當時奧委會及德國安全部隊毫無準備,訓練及武器皆不足,經過長時間談判,恐怖份子同意和人質轉移到埃及開羅繼續談判,但最終卻於機場被擊斃,十一名人質則有兩人於奧運村遇害,其餘九人及一名德國警察則於機場混戰中身亡。

九名以色列人質及一名德國警察命喪福斯菲布克機場。另有兩名人質於奧運村遇難。

九名以色列人質及一名德國警察命喪福斯菲布克機場。另有兩名人質於奧運村遇難。

震驚過後 力求公義

事件當時令全世界震驚,但事實真相又是否僅止於此?當日營救行動是否有失誤?以色列人質如何被殺?各國對事件有何立場和看法?事件發生後,遇害者家屬曾四處打探,希望解開疑團,德國政府卻堅稱沒有相關的文件,並決定繼續舉行奧運會。

恐襲發生後,以色列運動員全部回國,死難者家屬亦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

恐襲發生後,以色列運動員全部回國,死難者家屬亦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

遇難者之一、以色列劍擊教練安德烈史畢沙,其遺孀安琪憶述恐怖份子與德國達成協議時,心裡已作最壞的打算,認為若人質留在奧運村,便一直是全球的焦點,還有獲救的機會,但當德國人決定將事件搬離奧運村,她就知道人質必死無疑。她認為德國人只想轉移視點,讓奧運重回正軌。慘劇過後,當她想向德國當局查詢事件的來龍去脈時,當局只以没有任何資料為由推搪。

巴勒斯坦記者萊爾奧科曼指恐怖分子希望籍恐襲令國際關注巴勒斯坦問題。

巴勒斯坦記者萊爾奧科曼指恐怖分子希望籍恐襲令國際關注巴勒斯坦問題。

兩位巴勒斯坦記者萊爾奧科曼和世德茲雅來,均強調巴勒斯坦從來没有打算以暴力作為工具。前者表示進入奧運村的巴勒斯坦人都收到不可殺死人質的指令;後者則表示事件發生前,國際社會並未理會巴勒斯坦的處境和訴求,但事件後大部分人開始留意。他們意圖說明慘案的發生乃迫不得已,但二人的說法卻跟後來公開的證據有所抵觸。

安琪史畢沙四十多年來一直向奧委會和德國政府討回公道。

安琪史畢沙四十多年來一直向奧委會和德國政府討回公道。

為了追尋真相與公義,死難者家屬四十多年來一直尋找當年的資料,重新整理真相。最近公開的一批法醫相片便呈現了大家一直不知道的殘酷真相。在奧運村遇害的以色列舉重選手約瑟夫羅曼諾,當時中槍後並沒有即時死去,而是被割去生殖器官,在隊友面前失血致死。

在恐襲中遇害的以色列選手的子女,於一九九六年阿特蘭大奧運相聚,他們已逐漸走出奧運恐襲的陰霾。

在恐襲中遇害的以色列選手的子女,於一九九六年阿特蘭大奧運相聚,他們已逐漸走出奧運恐襲的陰霾。

安琪直言這群運動員只是參加一個和平友愛的運動會,卻被侮辱、被折磨、被閹割,有人要為這群無辜的人在奧運村遇到的事負責任。經歷多年追查,在一九九二年,安琪獲德國政府邀請至慕尼黑檔案館,查閱了幾千份官方文件及圖片,才逐步重組事件的真相。

奇克梭亞(中)遇害時是以色列的射擊教練。

奇克梭亞(中)遇害時是以色列的射擊教練。

以史為鑑 寛恕仇恨

慘劇過後,每屆奧運舉行時,遇難以色列運動員的家屬皆要求主辦方為遇難者舉行悼念儀式,但多年來都無功而還,拒絕的理由更是五花百門,最初指責遇難者家屬將政治帶到奧運上,後來態度稍為婉轉,以儀式未能配合歡樂的典禮或時機尚未成熟為由推卻。終於在事隔四十三年後,奧委會與德國巴伐利亞州政府,聯同全球體育運動發展基金會決定於慕尼黑慘案的事發地點設立紀念碑,紀念十二位遇難者。

奇克梭亞的墳墓就在女兒美赫的住處附近,至今其家人仍非常懷念他。

奇克梭亞的墳墓就在女兒美赫的住處附近,至今其家人仍非常懷念他。

多年來的爭取終於有回報,遇難者家屬亦欣喜不已,雖然至親於慘劇中遇害,她們未被仇恨蒙蔽雙眼,沒有將仇恨延續至下一代。在一九九六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上,遇害者的家屬與子女齊聚奧運會場,看到巴勒斯坦隊伍進場,他們亦明白巴勒斯坦選手與當年的慘案無關,不應遷怒於他們。遇難者遺孤之一的美赫坦言:「我們要記得自己是甚麼人、來自哪裡,亦知道一定要寬恕,但毋忘當年。」

史畢沙(左)遇害後,改變安琪(右)一生的命運。

史畢沙(左)遇害後,改變安琪(右)一生的命運。

去年慕尼黑市終於決定在慘案事發地點為受害者設立大型紀念碑。

去年慕尼黑市終於決定在慘案事發地點為受害者設立大型紀念碑。

--

香港電台外購節目《奪金背後》逢星期三晚上9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