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慶賀人性:奧運精神與父子親情

2016/5/30 — 19:37

【文:傅玉麟(體育老師)】

國際奧委會於2000年起,以「Celebrate Humanity」為口號,宣傳奧運會的精神及價值,更推出了一些短片,其中關於英國運動員Derek Redmond的事蹟,多年來感動及啟發無數青年。臨近父親節,筆者在此引經據典,跟一眾體育人思想一下體育與親情的關係。

一九九二年巴塞隆那奧運會,英國運動員Derek Redmond 是男子四百米的大熱選手,有力問鼎奧運金牌,可惜他在參加準決賽時,在跑道的一百五十米處突然拉傷右腿的膕繩肌 (一般稱為 hamstrings),這使他的奧運金牌美夢霎時幻滅,除了身體上極大的痛苦外,他亦即時由比賽的亢奮落入情緒的深淵中;可是,那時的他心中只想到要完成比賽,所以,他在其他選手衝線後奮然站立,蹣跚地走向終點。就在他經過二百米起點不久,一位身型略為肥胖的中年男子,跨過分隔跑道與觀眾席的欄杆,跑向他的兒子並攙扶他完成這項賽事。

廣告

沒有人會因為Jim Redmond從觀眾席上衝出跑道而給予任何的指責,因為在那一刻,父子親情這一個人間普遍的價值,凌駕一切的比賽規則,而人們亦樂觀其成,這就是孔子在「父子互隱」的故事中,回覆葉公的所謂「直」。

還是讓我引述原文於下:

廣告

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論語子路篇)

葉公的所謂「直」,是「正直」的「直」,這在著重法治與理性的社會中尤為重要;然而,孔子之「直」,是直指人的性情:當父親或是兒子知道對方做了錯事,他當下的反應是怎麼樣?為何你的父親會這樣?為何你的兒子會這樣?你可有想過對方有難言之隱,或是不可告人之情?打從你心底直接湧流出來的反應,就是你要去支持及保護他,卻不會以第三者的態度去所謂「客觀地」對待他。霍韜晦說:

「這是性情的聯繫,沒有甚麼理由可說。這不是排斥理性,而是客觀的理性不能至。」

當然,我們也不會一味迂腐,為親人所犯下極其嚴重的事情一直隱瞞下去。

以孔子之「直」,重新體會那段奧運賽場上的父子親情,別有一番意味。父子間性情之感通,在那短短百多米的賽道上表露無遺,沒有人比Jim Redmond更理解他的兒子的痛苦,也沒有人比他更急切地要即時去到兒子的身邊,那一刻是親情的極至,是理性所不能至的。

事後,Jim Redmond 在受訪時,說了這兩句:

We started this career together. I think we should finish it together.

相信「together」這一個字,就是親情的一個貼切的描述了。

不少追尋運動人生的青年,背後總有父母無條件、無限量的支持,平日可能沒有甚麼機會,向父母表示謝意,那麼,不妨趁節日臨近,停止一下訓練,乘機給他們安排一些驚喜,這未嘗不是奧運精神的另類體現吧!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