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成癮

2016/7/30 — 9:00

Standard Chartered HK Marathon Facebook

Standard Chartered HK Marathon Facebook

醫生:「幾時開始痛,點樣痛法? 」

跑者:「跑完之後就痛,唔郁都痛。 」

醫生:「有無試過唔跑? 」

廣告

跑者:「休息就即刻唔痛。」

醫生:「點解唔多點休息?」

廣告

跑者:「我下個月有比賽。」

醫生:「你好似個個月都有比賽喎!」

跑者:「有時唔止。」

醫生:「我唔識醫你。」

醫學界暫時未有「跑癮」的正式醫學名詞,不過我認為遲早獲醫學界證實,跑步可以成癮,其成因、症狀、治療方法,跟毒癮、藥癮、煙癮等無異。到時候跑者的種種不合理行為,可用科學方法解釋。痛,繼續跑,不理醫生勸告,平時打針也怕痛,跑者忍著劇烈的痛,跑。除了成癮,怎解釋這種行為?

除了受傷繼續跑,以下是跑步成癮的特徵:錯過跑步之後感内疚;不能跑的時候感到焦累;拋妻棄子、荒廢事業和學業,也要跑,唯獨跑才能令自己開心。跑步成癮者拒接受自己上癮,視跑步為正常興趣,或者自己熱誠度較高,但跑步不會影響其他生活,更加不會陷入不能自拔地步,想停的話,一定可以停...... 其他成癮者也是這樣解釋。

成癮牽涉身體內的化學變化,跑步產生的安多芬,應該是線索。跑者不知不覺成癮,其中原因是感興奮,這種興奮可維持一段時間。跑步尤如毒品的一種,價錢不算費,一些大賽之後,跑者high幾日,成本甚化算。而且跑步和興奮之間的連繫,非常直接,只要跑,便感high,百試百靈。當跑者發現跑5K、10K不能滿足對興奮的追求,這跑步癮在變深,身體變成一頭吃不停的怪物。跑得愈激,這種high愈激,因此最容易成癮,是超長途跑者,例如ultra 、鐵人等。

有high自然有low,見過成癮跑者那種坐立不安嗎?有一年冬天去歐洲公幹,入住沒有gym的酒店,出面零下十幾度,無得跑,囉囉攣,最後搭的士去最近的gym跑,來回車費80歐元。我有朋友不懂游水,但受傷後,復元期間醫生批准唯一運動是游水,沒辦法之下被迫游水,唔識游到識。幾十歲也不游水,突然間瘋狂游水,這跑者的成癮程度已近瘋狂階段。

跑者最初驚死無人知自己跑了10K,急不及待上Facebook,癮變得深後,跑者行為變得相反,由想俾人知變成不想俾人知。成癮者午飯時間跑,在附近gym沖涼,買件三文治食做午餐,只跟同事解釋今日有事。跑者開始向老婆講大話,出街不是與外遇鬼混,而是為了操一課攞命的interval。跑步癮可以很嚴重,需要醫治,但跑者不肯承認有問題,即使承認,也沒有有效醫治方法,因為醫生唯一治療方法是勸告跑者不跑。

治療不同癮有不同方法,突然停應該不是最好方法,但跑步癮未被醫學界接納,屬於跑友之間不多談的忌諱,沒有治療這回事。成癮者從來不承認自己有問題,兼且心安理得,對自己說:「跑步啫,總好過吸毒啦!」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