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曾經好憎 Kobe,但今天我流淚了

2016/4/14 — 13:59

(圖片來源:LA Lakers facebook )

(圖片來源:LA Lakers facebook )

我是 1996 年開始看 NBA 的。那一年,香港未回歸,港督叫彭定康,我仍在唸小學。那一年,NBA 的公牛隊在 Michael Jordan 決心復仇下,於常規賽獲得 72 勝 10 負,創下歷史最佳戰績,我身邊的同學都喜歡公牛,喜歡 MJ,特別喜歡在體育堂打波時伸脷鏟籃。

可能因為本身比較弱,我自小喜歡鋤強扶弱,愛捧對家。人人追捧公牛的時候,我迷上了對家,Seattle Supersonics,為 Gary Payton 的防守與狠勁著迷。不好意思,離題了。多年後 Seattle Supersonics 搬離了西雅圖,改了隊名,換了隊徽,多了球星,我第一次覺得,體育世界其實沒有什麼永恆。勁旅如是,球星如是,連球隊也如是。

說回那遙遠的 1996 年。那一年的 6 月 26 日,NBA 如常舉行選秀會。那一次選秀,是歷史上實力最強的其中一屆,有 Allen Iverson,有「勉族」Marcus Camby、Ray Allen、Steve Nash、Peja……其中有個高中生,年僅 17 歲,卻於第 13 順位獲選。他的名字叫 Kobe Bryant。

廣告

我從來(也永遠不會)不是湖人的球迷,對於這小伙子頭三年職業生涯沒太深印象,當時更多人還在迷 Michael Jordan,為他與公牛隊兩勝爵士隊的經典戰役而著迷。對,就是他在 晃過 Bryon Russell 射入的 The Last Shot。

廣告

Jordan 退休後,愈來愈多媒體煽風點火,為他尋找接班人。Grant Hill、Jerry Stackhouse……然後很快,大家的焦點都落在 Kobe 身上。1999 年起,在 Phil Jackson 的領導下,他和奧尼爾的湖人隊開始雄霸天下,一連贏了三個總冠軍。

再重申,我鋤強扶弱,所以當時好憎湖人。

憎什麼?原因多不勝數。譬如是奧尼爾坦克車式的打法,每次輾入對方禁區後,我都心諗,屈機到咁,唔駛打啦。更討厭的是 Kobe 這個人,獨食啦,串嘴啦,樣衰啦。不好意思,是比較主觀,但我相信當時所有反湖的球迷,都一定這樣想。

其實更主要的原因又在心底。就是他又好波喎。不知看過多少次了,讀秒時分,Kobe 持球單打(湖人其他球員當然會拉空比佢打 iso),然後在對方球員(一個、兩個,甚至是三個)緊纏下,跳起,fadeaway,投射,穿針。作為球迷,你會覺得籃球不應該是這樣打的。教科書會講,這是一項團隊運動;教練會教,Basketball 這個字裡面沒有「I」。而 Kobe 正正違反了這些道理。

但佢又勁,吹佢唔脹。

也在這時開始,身邊的朋友許多又成了 Kobe 的球迷。走到街場,愈來愈多人射完波隻手繼續懸在空中,也愈來愈多人帶波單打,然後無緣無故 fade-away(明明前面無人)。個個都覺得自己是 Kobe。好_煩。

湖人三連霸的時期,我鬱悶,感覺像沒人能阻止這班魔頭繼續前進。直至 2003/2004 年,湖人的四王合體栽在活塞壞孩子二代手上,我終於覺得天地有正氣。係,壞孩子,但有正氣。

然後,Kobe 落難了。球場外,他風化案官司纏身;球場內,奧尼爾(被他趕)離隊,遠走 Miami,卻迅即奪得總冠軍。至於如願成為球隊一哥的 Kobe,地位超然,飛天遁地,創造歷史(對速龍攻下 81 分),但球隊戰績低迷,不是無緣季後賽,就是首圈出局。說實話,我真的很心涼。

但 NBA 總是特別眷顧湖人隊。三季後,湖人不可思議地(Gregg Popovich 語)從灰熊換來 Pau Gasol,迅即重回總決賽,又連奪兩次冠軍。我的心情,又回復低落。

不過可能因為自己年紀也漸長,對於 Kobe 這個人,我開始有點改觀。踏入三字頭的他,身體開始愈來愈多毛病,可以傷的部位,都幾乎傷過。每次傷出,總有人說,老矣老矣,但他總是比預期中更快返回球場。不又有知多少次,看到比賽中他扭傷腳腕,但卻咬緊牙關,拚命繼續,頂多在暫停期間敷冰緩和傷勢。

你完全不明白他為何這樣博命。

最深印象的一次,是 2013 年球季對勇士。已屆 34 歲的他運球期間受傷倒地,阿基里斯鍵撕裂(大家都知此傷有幾麻煩),卻堅持要站起來,射完兩個罰球,再蹣跚步回更衣室。

這是正宗的體育精神。

此後他的運動員生命已經進入倒數。我倒開始從不同文章裡,重新認識這個從前好憎的球員。譬如是 2008 年奧運訓練營中,身為美國隊老大的 Kobe,原來比誰更早開始訓練,其他球星還在呼呼大睡時,他已經敷著冰在練習投籃;又例如湖人前球員 John Celestand 憶述,在 1999 年球季,Kobe 傷了手腕,Celestand 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比 Kobe 更早到達訓練場了,豈料他踏進體育館,卻發現 Kobe 早早在練波了。縱使受了傷。

我知道,NBA 是一個喜歡造神的聯盟。但 Kobe 那種對自己(也對隊友)的刻苦要求,例證卻多不勝數。在場上他表現如神,全因在場下他如所有平凡人一樣努力鍛煉,毫不放鬆。神是這樣煉成的。

轉瞬來到 2016 年,我睇 NBA 20 年了,Kobe 也打了 20 年,終於要退休。這一兩年他和湖人日子都不甚好過,受傷患困擾的 Kobe,表現大不如前,偶有幾場爆發,但平均命中率相當不堪,嚇得死人;至於作為昔日勁旅的湖人,更因為沒有球星願來投與 Kobe 合作而戰績低落,不斷成為包尾球隊。今年,湖人只得 17 勝 65 負,排行西岸第一,倒數起計。

但我已經再沒有心涼的感覺了。取而代之,是無盡的不捨。

最後一場對爵士,是例行公事,但整個世界圍繞他而轉。隊友紛紛傳球讓他射,球迷瘋狂呼喊 MVP、MVP;Kobe、Kobe。最後一節,湖人曾落後十五分,但 Kobe 像時光倒流,三分起手,切入走籃,無所不能,一切一切,就如同這二十年來的每一場波。結果他一人之力,狂轟 60 分,帶著湖人一眾散兵游勇,反勝爵士。

我好久沒看過如此感動的一場比賽,Kobe 射入 fadeaway jumper 反先的一刻,我的眼角甚至有滴淚。而明明,他曾經是我的仇人,是我最討厭的球員。

他依舊獨食,依舊串嘴,依舊不好相處,但他值得這一切。

我拭去眼角淚水,坐直身子,然後回想起二十年前的那個暑假。香港未回歸,公牛破紀錄,同學在伸脷打球,Kobe 加入 NBA。之後的片段,好像過得很快,很快。

然後到了今天,Kobe 打最後一戰的同時,勇士在另一端取得第 73 勝,破了歷史紀錄,座封 20 年的紀錄。Lunch time 經過球場,再沒有人伸著舌頭,也沒有人在無故 fadeaway,倒有穿著校服的後生仔在熟練地插花,然後在三分線後兩步忽然跳起,投入一個高拋物線三分。

二十年過去了。體育世界其實沒有什麼永恆,但 Kobe 的身影肯定永恆 — 在我的腦海裡。

感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