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戰術分析:法國謙虛防反 克羅地亞時不與我

2018/7/16 — 11:54

克羅地亞國家隊隊長莫迪歷(Luka Modrić),FIFA TV片段截圖

克羅地亞國家隊隊長莫迪歷(Luka Modrić),FIFA TV片段截圖

今場法國繼續沿用今屆面對強隊的戰術:穩守突擊。在中場互搏時,法國經常用高Q大棍長傳給基奧特,頂到便嘗試兩三人在前場製造攻勢,頂不到便順勢輸控球予克羅地亞,安心打防守反擊。

迪甘斯的防反打得很徹底,由於克羅地亞雙閘慣性壓上,迪甘斯就索性把雙翼基沙文麥巴比都收到接近閘位回防,甚至連基奧特都回到了中中場位置,加上三防中簡迪馬度迪普巴看守住中路,這一方面令法國防守非常嚴謹,但另一方面亦令法國難於反擊,因為攻擊手經常在己方半場接球,要跨越大半場反擊實甚困難,令法國的反擊計劃難以施展。

但今屆既名為「世界死球盃」,決賽當然亦不例外,兩軍首兩球亦由死球所得,亦沒有甚麼戰術可分析;但那球十二碼對比賽走向影響甚大,再次落後下,有點感覺克羅地亞擔心難再從這隊法國身上取得入球,於是早在上半場便開始強化壓迫,打起一陣陣的高位迫搶來,這在上半場那一陣子的確風生水起,壓得法國透不過氣來,但另一角度亦大大加劇了克羅地亞的體力消耗。

廣告

而克軍雖然從迫搶搶得控球,但縱觀今場,格仔軍團在陣地戰上並沒能夠佔到法國太大甜頭。克軍主要依靠邊路進攻,透過雙翼與雙閘的合作打穿法國的邊路防守,在法國有穩健的三防中之下這是合理的部署,而且亦能吸引法國雙翼回防,減低被反擊的機會。

可是,克軍成功突破後,往往決定在邊路放出高波傳中,但在華拉尼及烏迪迪的出色防守下被一一化解,文素基治及後上的中場在高空都不及對手,但也許是克羅地亞的體力問題,加上法國防中補位快速,令克軍未能打出更立體的攻勢,只能集中燒味戰術。

廣告

法國未在陣地戰受太大威脅之下,兼之下半場克羅地亞在持續高位迫搶之下體力漸弱,便逐漸開始反擊,而克軍的主攻戰術需要兩閘長期壓上,而且拉傑迪需要接近box-to-box兩邊覆蓋,並克羅地亞中後場需要維持長期防範反擊的高度集中,這對於克軍的體能要求是頗為困難的,從普巴麥巴比兩個入球可見克軍在面對反擊時,防守體系的回復及補位已比開頭慢,但這也無可厚非。

這裡值得討論之處是克軍主帥達歷的換人換動略嫌有點遲緩,在球隊體力下滑情況嚴重之下應該考慮早些引入新力軍,在70分鐘才進行第一個調動,而且最後亦只換了兩人,亦沒有派上能夠連繫中場的高華錫,達歷有空間做得更好。

落後1:4之下,可見克羅地亞撐下去繼續戰鬥的燃料已不是體能,而是意志。或許洛里斯的失誤很矚目,但別忘了是誰在茫無希望下仍然不惜氣力狂奔到對方門將面前封阻,才收獲了這個入球。

迪甘斯今屆之勝利,主要在於他能夠把陣中粒粒皆星的法國,打造成甘於謙卑踏實打起穩守突擊的隊伍。華拉尼烏迪迪的穩健、簡迪馬度迪的掃蕩、普巴的精準長傳策動反擊、基奧特的橋頭堡、麥巴比基沙文的快放,迪甘斯把這隊法國鑄造成防守反擊的凌厲兵器,加上死球的用功,令法國難以被擊敗。

迪甘斯的致勝之道正是不求獲勝,先求不敗,故今屆世界盃某程度上,是防守足球/務實足球的勝利。

波事春秋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