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戰術分析】阿根廷獨立嘗試 法國穩守突擊

2018/7/1 — 20:32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acebook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acebook

法國今場部署了一場防守性的穩守突擊戰,而他們對這個打法的自信,源於他們找到方法守住阿根廷。

阿根廷今場以美斯打偽前鋒,這個安排是森派奧利對「美斯依賴症」的答卷:要重新分配進攻責任,減輕對美斯需要過多縱深跑動的負擔,於是把美斯安排在最前線,希望集中美斯的能量在最接近龍門的區域,是森派奧利的想法。

但這個想法並未為阿根廷帶來太大收獲。在經典的偽前鋒配置中,美斯應該回撤至大約攻中位置接球,吸引中堅出迎失位,然後傳予從後殺入前線輔位的翼鋒,又或與後上的中場中打撞牆配合,從而殺入禁區。

廣告

但從今場來看,美斯很多時候的確回徹了,但翼鋒和中場都沒有這種覺悟作出上述的跑動,令美斯在中路無所作為;加上法國安排三中場:簡迪馬度迪普巴嚴控防中位置,尤其簡迪的緊貼,令美斯的回徹尤如石沉大海。

所以,在屢次回徹碰璧後,美斯開始更大幅度的回徹,進而回徹到右翼位置,與右翼 Pavon 及右閘 Mercado 打三角短傳,試圖打穿右路缺口。但這並非良策,一來美斯的加入通常會帶著一兩個法國防中過來,其實沒有令 Pavon 更易穿透;二來即使 Pavon 在少數機會成功沉底傳中,美斯亦還遠在禁區外未及跑進,前鋒位置的無人令任何美斯幫助的右翼傳中也是徒勞。

廣告

而在美斯乖乖留在中路的時間,阿根廷通常運用邊路進攻,以雙翼沉底並向中路施放割草式地波傳中,但這招的效用又被局限,因為美斯作為最前點往往被至少兩人緊盯,但中場如安素及班尼加卻甚少後上入禁區跟進後點,令這些地波傳中被法國輕易解圍。這情況下,阿根廷派出正宗前鋒攻擊前點,讓美斯靈活在其身後找後點會更有效。

以上阿根廷進攻的弊病令法國得以防住,得以穩守而思突擊。憑著三中場尤其簡迪馬度迪的掃蕩,配以普巴的精準長傳,以麥巴比及基沙文為首的法國反擊打得風生水起。事實上,麥巴比搏得十二碼便是由普巴成功攔截美斯的右翼內切而起,而麥巴比狂奔七十多碼亦是阿根廷今場防範反擊不力的寫照,因為阿根廷打陣地戰時只有雙中堅及馬斯查蘭奴留守,但小馬哥已年邁不復當年勇,速度上不能追上麥巴比等快馬,而雙閘則常因疊瓦助攻而壓得很前,令法國的反擊拳拳到肉。而森派奧利下半場換上反擊速度皆慢的法斯奧更加劇了這個問題。

阿根廷及後的確入了兩球,但兩球的情況都並非來自今場阿根廷典型的進攻套路:第一球源自一個左路界外球,但迪馬利亞卻離奇地放棄本身的左路,走到中場中的位置轟入世界波;第二球是罰球斬出,美斯射門彈中隊友折射入網。事實上,阿根廷計劃的地波傳中今場並未帶來入肉攻勢。

隨後森派奧利終於肯換入阿古路,美斯回到典型的攻中位置派牌,算是令阿根廷的進攻套路重新建立了一點立體感。但最後換入美沙卻令人摸不著頭腦,始終戴巴拿及希古恩個人能力較強,放在攻擊線的創造力及終結能力亦比美沙優勝,而美沙出場後的表現亦沒有任何顯示他壓過二人的理據(例如團隊默契亦非特別出眾),空有強大後備而不用令森派奧利百口莫辯。

今場阿根廷的確嘗試作出了「美斯依賴症」的另一答卷,嘗試把美斯放左偽前鋒而在組織上「靠自己」,但效果卻顯示美斯不參與的時候,中前場的效率低得不合格,各自為政沒有甚麼默契,最後還是換上阿古路,重新依賴美斯,令最終結論好像是「依賴又死,唔依賴又死」,而這個問題的糾結,總括了阿根廷出局的原因。

 

波事春秋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