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吡季軍異軍突起

2019/2/13 — 14:49

(圖左)美麗傳承、(圖右)巴基之星(圖片來源:賽馬會網站)

(圖左)美麗傳承、(圖右)巴基之星(圖片來源:賽馬會網站)

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在職業運動比賽的世界,人們大多會首先想起冠軍的名字。香港打吡大賽被喻為「四歲功名,一生一次」,人們的關注焦點亦很自然大多集中在冠軍花落誰家身上。當然,歷屆的香港打吡大賽也會偶然出現星級的亞軍賽駒,例如「步步友」(2014年)和「巴基之星」(2017年),但相信能夠鉅細無遺說出歷屆打吡亞軍賽駒名字的馬迷,已遠比能夠細數歷屆冠軍誰屬的少,逞論奢望打吡季軍會廣受注目。

然而,近兩屆香港打吡的參賽馬中,目前競賽成就最高的卻是打吡季軍「美麗傳承」(2017年)和「時時精綵」(2018年)(筆者去年私底下跟朋友說「時時精綵」十拿九穩勝出香港打吡大賽,結果自然少不免被揶揄一番),這或多或少讓人感到意外。

「美麗傳承」數度被輕看一線

廣告

2016年5月23日運抵香港的「美麗傳承」雖是該年的澳洲玫瑰崗堅尼(3歲一級賽,2000米草地賽,右轉場地)亞軍,在港服役首兩仗亦交出優良的表現,但面對當時已如日方中的「佳龍駒」和備受媒體熱捧的「巴基之星」,牠的名氣始終略遜一籌。事實上,在2017年四歲系列賽中,「美麗傳承」除了連續三仗被「佳龍駒」技術性撃敗外,亦在最後兩關賽事被「巴基之星」輕易從後趕過。打吡一役後,不論外界抑或馬圈人士也大抵相信,往後「佳龍駒」和「巴基之星」會分道揚鑣雄霸一哩大賽和中距離大賽。「美麗傳承」要不是避其鋒芒,便須屈居在牠們的蹄下。練馬師大摩選擇前者:他安排「美麗傳承」連續兩仗增程角逐。可是,縱然「美麗傳承」在一場二班2200米的讓磅賽中險勝而回,但牠在皇太后紀念盃(國際三級賽,2400米)那一役大敗13個馬位而回。「巴基之星」則在同日舉辦的女皇盃賽事(國際一級賽,2000米)中展現凌厲的後勁,僅不敵賺盡步速形勢的日本代表「新寫賓派」。當時最合符常理的賽後判斷,是「巴基之星」的前途將無可限量,「美麗傳承」的前景卻蒙上了陰霾。

不過,讓人意料不及的事竟接連在沙田馬場發生,先是「佳龍駒」在備受一面倒看好的冠軍一哩賽(國際一級賽)中意外受傷拉停,最後送往醫院搶救不治,後有「巴基之星」在精英碟賽事(國際三級賽,1800米)和往後的試閘中罷跑,被馬會勒令須通過連串試閘及格兼通過獸醫檢驗才可再次出賽。這亦變相令「巴基之星」被迫缺席2017/18年度馬季的上半季賽事。

廣告

但是,香港打吡冠、亞軍同時未能作賽,並不意味着打吡季軍可順理其章取而代之。2017/18年度馬季,大摩安排「美麗傳承」回師角逐千四米至一哩的賽事,但這只是個摸着石頭過河的試驗計劃。畢竟,沒有人可以斷言,上季最後一仗經歷大敗的「美麗傳承」可以在新賽季中跑出幾分水準。況且,香港對上一匹能夠躋身馬王級的打吡季軍賽駒,已要數至約廿年前的「原居民」。縱然「美麗傳承」開季連勝兩仗讓磅級際賽,但牠其後在被喻為香港一哩錦標(國際一級賽)前哨戰的馬會一哩錦標(國際二級賽)中敗給「四季旺」和「喜蓮獎星」,便再度令外界質疑其級數不足以在國際一級賽中取勝。「美麗傳承」固然在該季再勝出三場國際一級賽,但縱觀牠整季的贏馬姿態也不算輕鬆,牠的前領跑法亦局限了牠的發揮。值得一提的是,「美麗傳承」去季曾兩度敗在「四季旺」蹄下,這實有欠馬王應有的霸氣風範。大摩接受傳媒訪問時便曾表示,「美麗傳承」的級數應及不上「步步友」和「佳龍駒」。反觀「巴基之星」雖然缺席所有上半季的所有大賽,但牠在下半季復出後迅速地以超班姿態接連勝出女皇盃和冠軍暨遮打盃兩項香港傳統地位崇高的大賽。當時筆者撰文指出,「巴基之星」尚不具備當選香港馬王的資格,但理應當選的「美麗傳承」只是在戰績的點數上稍勝一籌。

「美麗傳承」今季勇態持續始料未及

一般預料,今季香港馬王的競爭形勢會更加激烈,原因是「美麗傳承」看似已是強弩之末,「巴基之星」卻正值大熟大勇之期。然而,實戰的情況恰好相反。「美麗傳承」甫一開季便以雷霆萬鈞的姿態橫掃五場級際賽事,當中包括連續三場以3個馬位輕勝一哩大賽,目前牠在國際評分上已追平全盛期的「步步友」的記錄,並與澳洲馬后「雲絲仙子」平分全球一哩王的美譽。練馬師大摩自然亦一改當初輕看牠一線的口風。反之,「巴基之星」迄今五戰悉數三甲不入。因此,今個馬季雖然只完成了半季賽事,但香港馬王之爭已沒任何懸念了。

早前有傳「美麗傳承」的幕後有意放棄安排此駒於三月遠征杜拜草地大賽(國際一級賽,1800米草地,左轉場地),改為先留在香港參與餘下所有的1400米至一哩途程的大賽,然後才再考慮是否於六月角逐日本的安田紀念賽。消息一出,便引起不少馬迷非議,批評「美麗傳承」的幕後畏首畏尾,寧願留在沙田馬場做井底之蛙而不欲放眼世界。不過,筆者認為,這個捨難取易的部署安排是無可厚非的。首先,「美麗傳承」幕後的部署安排並非特例。當年「精英大師」的幕後亦是刻意安排牠先留在香港作賽,待打破連勝的世界紀錄後才作更高難度的挑戰。目前與「美麗傳承」同為全球一哩王的「雲絲仙子」迄今亦未曾離開澳洲作遠征亦可見一斑。此外,香港現時主辦的國際一級賽的獎金甚為豐厚,留港作賽亦是個不俗的選擇。「美麗傳承」留港作戰,或有助牠打破前香港馬王「爆冷」的獎金紀錄。反之,過往多匹遠征海外的賽駒回港後也需要用很長的時間方能恢復元氣(不論勝出與否),一來一回,其幕後採取較保守的部署策略並非不明智。況且,「美麗傳承」既不用遠征勝出海外大賽來增加衛冕香港馬王寶座的機會,亦不用透過此舉來增加自身的配種價值(已被閹割)。綜合各種利弊因素下,牠的幕後實沒很大的誘因安排牠冒較大的風險遠征杜拜。

「時時精綵」十拿九穩成為香港長途馬王

另一邊廂,2018年香港打吡季軍「時時精綵」亦逐步成為香港實力最強橫的長途賽駒。其實,去年香港打吡大賽缺乏正宗的中距離賽駒,筆者遂認為具備長力根據的「時時精綵」可以在勝出那項大賽,不料2000米途程的賽事對牠來說仍略為嫌短,加上此駒當時仍未完全踏入全盛期,所以最後牠只是姍姍來遲僅得季軍。尤有甚者,去年的冠軍暨遮打盃賽事,筆者在「時時精綵」和「巴基之星」之爭中稍為看好前者半線,但牠最後以一又四分之一個馬位落敗,屈居亞軍。賽後,筆者不得不重新評估此駒的潛力。

然而,香港長途賽駒的實力始終有限,「時時精綵」只要保持自身的實力,便足以在香港主辦的長途級際賽事中佔有一席之地。更何況,「時時精綵」在血統上的特性稍為遲熟;按理說,牠經歷了去季的洗禮後應可交出更成熟的表現。事實上,牠今季在1800米途程或以上的賽事悉數交出忠心的表現,最近兩仗更接連勝出香港瓶(國際一級賽,2400米)和百週年紀念銀瓶(國際三級賽,1800米)。其中,牠勝出香港瓶具備深遠的意義。一直以來,香港瓶均是外訪賽駒的天下:在「時時精綵」勝出今屆賽事前,香港多年來只有「原居民」和「多名利」兩匹代表賽駒能夠染指這項殊榮,但「時時精綵」不但打破港隊在這項大賽的悶局,更直接協助港隊代表創下在國際賽事日中首次包攬四項傳統國際大賽冠軍的紀錄。單憑這個功勛,相信牠蟬聯香港長途馬王寶座已是十拿九穩的事。

無論如何,筆者仍然堅持認為「時時精綵」的長途實力在世界上只屬二線。要知道,今屆香港瓶的外隊參賽馬是近十屆賽事中整體賽力最低的一屆,「時時精綵」在佔盡天時地利之下才勉強險勝而回。若然牠日後遠征挑戰海外強敵,各位宜重新審慎評估牠的取勝機會。

「巴基之星」未可輕視

說來說去,今季大賽表現最令人失望的無異是「巴基之星」(褪色短途星級賽駒「天下為攻」好歹也在季初的一千米國際三級賽國慶盃中跑入亞軍)。不過,筆者認為牠今季所有落第均是敗不足據的。筆者一再指出,此駒的腳法在一哩賽事中會略為嫌短。事實上,牠在四歲系列賽首關的香港經典一哩賽中便以一個頗遠的距離敗給亞軍「美麗傳承」。當時的「巴基之星」尚可憑未踏入全盛期的新鮮感勉強應付一哩途程,而當時的「美麗傳承」亦未展現出一哩馬王的本色。按道理說,在正常情況下,隨着成長漸失新鮮感的「巴基之星」是不可能在一哩賽事中反勝路程專家「美麗傳承」的。所以,每當今季有媒體「吹風」指「巴基之星」有力在一哩賽事中挑戰「美麗傳承」,筆者便覺得十分匪夷所思。

此外,「巴基之星」今季在陣上連番遇上失運事件,先是在被喻為國際賽前哨戰的中銀香港馬會盃(國際二級賽,2000米)中緊隨着「馬克羅斯」和「歡樂之光」競跑期間遇上不利前置賽駒的超快步速,導致末段無以為繼,繼而被安排角逐路程稍為嫌長的香港瓶賽事,最後直路階段又遇上連番擠碰影響發揮。似乎,「巴基之星」喜歡與命運作對(牠於去年11月初的莎莎婦女銀袋賽事(國際三級賽,1800米)中再一次在昔日拒跑的位置中抗拒展步),命運亦喜歡捉弄「巴基之星」。

嚴格來說,「巴基之星」今季仍未能遇上一次可以正常發揮的機會,但觀乎牠上一仗角逐董事盃的表現,牠只是敗給香港目前最頂級的三匹一哩賽駒,而且在陣上並非完全沒有交出追勁,所以說牠已踏入走下坡的階段,實在言之尚早。誠然,經歷一連串的挫折後,牠的競賽成就已註定打了一些折扣。如投注者仍然把贏取獎金的希望押在這匹麻煩賽駒身上,筆者亦會勸他們三思而後行。然而,「巴基之星」仍有能力在冷不提防的情況下擔當攔路虎的角色。在即將上演的香港金盃賽事(國際一級賽,2000米)中,相信「時時精綵」、「歡樂之光」和「馬克羅斯」會是較受熱捧的三匹,但牠們始終各有瑕疵(例如「歡樂之光」和「馬克羅斯」不排除再次出現搶放互燒的情況,「時時精綵」在正常步速下角逐2000米途程亦稍為嫌短),「巴基之星」實非沒有一舉反勝牠們的希望。畢竟,如果「巴基之星」能交出自身應有的水準,牠角逐2000米的實力仍是目前全港最橫強的一匹賽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