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接受與否認

2018/6/9 — 6:52

慶幸人生路上遇上跑步和寫作,讓我可以進入只屬於自己的內心空間,一個平日絕少踏足的地方。只有跑步和寫作的時候,我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靜,靜至聽到自己的內心對話。或者,營營役役生活之中,我們根本沒跟自己對話。兩個主角 — 我和我 — 都在現場,任何時間可以對話,而偏偏選擇某些獨特時刻,我特別想談跑步之中的自我對話。

跑者的自我對話是關於接受,接受疑惑,萬事暢順的時候,很少對話。對於中年跑者,接受今時不同往日,必須面對現實。有些時候不得不接受,身軆大聲抗議,今日不是好日子,慢慢吧。跑步中有太多須接受的東西,因為跑者從經驗中知道欲速不達,聆聽身體發出的訊號。

跑者的自我對話是關於否認,每日跑同一條路,因為不想冒險試新路,每日跑步時間有限,效率勝一切。然而,不肯試新路,怎會知道原來這麼美的景色近在咫尺? 不肯突破自己,我們是不求上進的跑者,回想過去,多少次就是憑着否認,我們在冒險中尋找自己的潛能。否認不分年紀,中年跑者也有否認的本錢,決不在強勢面前投降。

廣告

所謂跑者的經歷,是在接受和否認兩極之間鐘擺,我們都知道最佳位置是在中間,但事後總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跑者發現,跑步原來非常適合磨鍊接受和否認,累積一定跑齡之後,跑者轉變的地方,除了膚色變深和膝蓋磨損,還包括接受和否認的能力,換句話說,我們成為接受和否認的高手。

這種能力不局限於跑步,延伸至人生,多得跑步,我更懂得接受和否認。日子真的有功,跑者捱過悶、忍住痛、不肯放棄,累積起來,成為做人做事的毅力。我們不甘隨便收貨,只有認真爭取最好,直至沒法多行一步,才肯接受這是盡頭。同時間,試還試,跑者知道有樣東西叫限制。我們不單知道,還尊重限制,在適當時候收起任性。

廣告

多得跑步,接受和否認的能力進佔日常生活。願意接受的時候,耐性指數急升,升至差點認不出自己。我不盲目衝,願意停一停,望一望,甚至嘗試從自己的過去尋找有用的經驗。有耐性的時刻,時間彷彿行慢一點,景物好像清徹一點。勇於否認的時候,我們特別決斷,以前堆積應作未作的決定,忽然變得黑白分明。沒有這瀟灑的一面,我們停滯在一潭死水。

沒有跑步,沒有這麼多的自我對話空間,我們的接受和否認能力停留在沒自信的水平,處處質疑自己做事不夠堅定,一時一樣,經常自打嘴巴。跑步中的自我對話讓我們面對平日覺得高不可攀的人生問題,有些事,特別是重要的事,帶着矛盾,處理的方法是,左右手同時手執接受和否認兩件兵器。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