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既談今屆香港馬王之爭,亦談對香港馬匹遠征的幾點觀察

2016/3/29 — 11:03

左邊為告東尼訓練的「幸福指數」。(圖片來源:馬會)

左邊為告東尼訓練的「幸福指數」。(圖片來源:馬會)

2016年杜拜世界盃賽馬日完成後,今屆香港馬王應不出「幸福指數」和「威爾頓」之爭(尤因「步步友」因傷暫別香港和「友瑩格」因傷缺席不少級際賽的情況下)。前者勝出今屆的香港短途錦標,迄今為止在季內參戰三場一級賽亦悉數跑入三甲(其中兩場為國際一級賽);後者早已挾前香港馬王的威勢,今季的表現亦逐漸回勇。以大摩部署馬匹角逐大賽的風格,不難做得出安排旗下佳駟跑幾場國際一級賽熱身,待牠們重拾正軌後才正式搏殺。如按此常識推斷,在大摩心目中,「威爾頓」今季的最重要目標應為女皇盃(尤牠曾在上季末做一個經全身麻醉後一對前蹄球節接受內窺鏡手術,回復狀態需時)。如果「威爾頓」能夠勝出今屆的女皇盃,牠幾可肯定可再次蟬聯香港馬王的寶座。如果連三甲也跑不入的話,今屆香港馬王將是五五之爭。

在女皇盃賽事投注「威爾頓」獨羸前宜三思

廣告

不過,儘管大摩早已視女皇盃為「威爾頓」季內最重要的一仗,筆者還是呼籲各馬迷在那仗投注該駒獨贏前要三思。觀乎「威爾頓」在香港跑2000米的八仗中,造出的時間均超過2分01秒00,反觀今屆香港盃盟主日本代表馬匹「榮進之光」所造的時間為2分00秒60,若然屆時女皇盃出現另一匹與「榮進之光」能力相同或實力在「榮進之光」以上的外隊馬,「威爾頓」能否造出牠自己前所未造過的最佳時間與對手周旋,仍是未知之數。當然,從牌面來看,「威爾頓」並非毫無勝算,因牠跑2000米的能力本已達到歐洲一線尾的水平,牠的狀態亦明顯已復甦。筆者亦非常希望看到「威爾頓」再次蟬聯女皇盃。但稍有理性的馬迷都會明白,今季最值得投注「威爾頓」獨贏的場合是2月28日舉辦的香港金盃,因有不少反智的韋達迷盲目追捧他的座騎「天才」,這種「天才式」的投注決定令「威爾頓」有更好的賠率分頭。不過,在那場賽事後,「威爾頓」狀態復甦已經曝光。由於馬圈是跟個紅頂白的地方,所以下一仗女皇盃必有更多馬迷投注「威爾頓」獨贏。但屆時「威爾頓」要面對的對手的實力很可能遠高於在香港金盃時面對的。若屆時「威爾頓」的賠率更熱但面對更強的挑戰時,各馬迷真的要再次權衡利弊,反正支持港隊馬匹也不一定要將真金白銀「奉獻」給香港馬會,各馬迷還是謹記「贏少啲好過輸」的投資原理吧!

為何香港馬匹遠征表現不符預期?

廣告

說到投注宜謹慎行事,筆者不得不與各位分享香港馬匹遠征的幾點觀察。在頗多情況下,香港賽馬會的網頁會正面報道香港代表馬匹的備戰狀況,例如在賽馬新聞的標題上寫着牠們狀態大勇、練馬師對牠們的狀態或備戰情況感到滿意等。另外,做越洋轉播節目的馬評人亦不時吹捧港隊參戰馬。然而,在真正的賽事中,那些馬匹並不一定交出十足的表現,甚至會令人大所失望。當然,在技術層面,香港賽馬會的賽馬新聞未必是捏造事實(尤其有關練馬師對旗下馬匹的觀感問題)。但到底為什麼頗常會出現以上的情況呢?

一般而言,馬匹遠征需要面對更大的風險,例如牠們未必完全能夠適應到當地的水土、氣候和賽道特點等。有些馬匹是不適宜遠征作賽的,只是賽前未必完全能夠觀察出來。另外,香港的賽事全是採用右轉賽道,但歐美、日本和澳洲有不少級際賽事是採用左轉賽道的,如香港代表馬匹未能適應左轉的賽道,表現便會大打折扣。

不過,現時練馬師已甚少會讓旗下遠征馬匹冒不必要的風險,例如安排空運馬匹所須的糧草和食水以減低出現水土不服的機會率。可是,有些時候,練馬師也未必能百分百掌握旗下遠征馬匹的狀態。畢竟,馬匹操練的劇烈程度與真正賽事的相差甚遠。在操練中,馬匹只需快跳、拍跳、慢跳、踱步或試閘等,當中馬匹耗力的程度與真正賽事的不能比擬。加上能夠遠征的馬匹的質素絕大部分均非常不俗,在晨操試跑幾段的表現甚少會大幅走樣,這令練馬師和馬評人較難看得出牠們是否有疲態、是否完全適應當地的情況等。

即使香港代表馬匹能夠完全適應當地的情況,並在遠征賽事中表現良好,這並不表示牠們能夠跑入三甲,為港爭光。獎金或傳統名氣愈高的賽事,愈能吸引世界各地的練馬師派出旗下精英份子角逐,當中不乏不為港人熟悉的臥虎藏龍。不少香港投注者對外隊馬匹的實力認識不足,單是看過香港代表馬匹於香港的賽事中表現神勇便貿然下注,卻沒有研究過牠們所謂的表現神勇到底是不是假象、是否僅是「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結果自然是損手而回。

日本仍是賽馬的亞洲一哥

其實,與日本相比的話,香港的賽馬水平還是略遜一籌。畢竟,日本不乏願意花費天價購入或邀請名種馬前往配種以改善國內競賽馬匹質素的牧場,在香港比賽的則還完全是進口的純種馬(註:香港仍未出現從日本引入純種馬的案例,不排除是因日本採用較高的馬匹外銷稅以保障當地的賽馬水準所致)。換言之,香港改善整體賽馬水平的方法可謂是被動得多。這不表示香港完全沒有引入世界級佳駟的個別例子,但整體而言,香港最頂級的馬匹仍不足以在級際賽事中全面地與外隊馬分庭抗禮。

只是,這個過度依賴購買別人配種產品的問題並不易解決,因香港並不是適合發展馬匹配種產業的地方。除非香港賽馬會或有熱愛賽馬的馬主牽頭在外地購地建設配種牧場或直接購入已運作成熟的牧場,並把高質素的馬匹賣往香港,否則香港馬主仍必須購買別人的配種成果。不過,配種產業並不是單靠擁有牧場和名種馬便足以發展起來的,當中更多涉及對馬匹血統的認識,對日新月異的配種科技有更多的掌握,建立相關的人際網絡等。若然貿然發展配種產業的話,則很可能「畫虎不成反累犬」,導致投資者虧大本離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