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最後 10 分鐘的所謂「踢法」

2018/6/29 — 12:03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acebook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acebook

日本用消極踢法保住 0:1 賽果出線,有人插有人撐,或許這不是甚麼對錯問題,只是個人是否能認同這種做法的問題。

先旨聲明,靠紅/黃牌數目較少出線,不是甚麼不光彩的事,這是規則賽制,和計得失球/對賽而出線,並無分別。

作為球迷、作為觀眾,甚至本身作為一個低水平的競技運動員,我想難以接受的是這種對待比賽的態度。

廣告

這和純粹追求結果的功利足球,有著本質上的不同。當球隊僅需要一場和局,就全力防守,若僅僅獲勝就可以,進球後就全力退守泊大巴,這種 1:0 主義也並非沒有受批評,但最起碼由功利足球推動的球隊,是以場上表現,積極主動地爭取對自己有利的結果。

主動爭取對自己有利的結果是關鍵。

廣告

日本昨日的表現最讓人難堪的,是當他們得悉哥倫比亞進球後,完全放棄任何繼續進攻的想法,甚至將最後一個換人名額,用防中替換前鋒,賽後圖表分析,賽事最後 10 分鐘,連將球送到對方的三閘線的意欲都沒有。

而這發生在另一場比賽,塞內加爾隨時可能入球送日本出局的時刻,日本的「策略」,完全將自己的命運交給他人,放棄主動權,放棄比賽,再入一球就肯定出線、沒打算,若塞內加爾入球後如何反擊、沒想過。

早前已經有朋友提出,難道要求日本繼續進攻然後失球,這就叫光榮嗎。這其實是一種偷換概念,假設了日本繼續保有進攻意欲,就必須是全隊壓上的瘋狂進攻,甚至如德國對南韓最後數分鐘般,連門將都壓上最終再失一球的局面。

但,將保持進攻意欲等同於如瘋狗般搶攻,等同讓自己再失一球,等同於不冷靜/亂踢,這種滑坡假設其實毫無意義,若果主攻一定會失球,落後時保持進攻意欲就一定會輸多粒的話,任何球賽都不用打下去。

也有人用籃球比賽的垃圾時間來比喻,亦是引喻失義。

籃球是累計點數的比賽,每次進攻有時間限制,大幅落後反勝需要一定時間,所以才衍生垃圾時間。將這和控球時間無限制,一個入球足以改寫賽果的足球比賽完全不同;再者,一直有教練/球員認為,應該全力比賽至最後一秒,就算贏對手 100 分都要進攻到最後一刻,才是對對手和比賽的尊重,不要假設 NBA 是世界的全部;還要注意,即使是 NBA 的垃圾時間,上場的後備球員都會全力攻防。

有沒有人看過 NBA 垃圾時間,雙方球員會一直控球到 24 秒進攻完結,連籃也不投後交換球權?有沒人見過只落後一球的球隊放全部後備上陣打垃圾時間?

這其實是程度的問題。

我們接受泊大巴、901 甚至某程度上的默契波,這當中必然有程度之分,並不是所有在體育賽場上發生而規則容許的事,都可以用「這也是一種打法」來混過去。所以我們不喜歡一些球場影帝插水、不接受拉莫斯用關節技,也不認同日本(其實某程度上也包括波蘭)這種對待比賽的態度。

重申一次,日本昨日最後 10 分鐘的「踢法」,和瘋狗式的全軍進攻之間,有非常大的空間,恐怕沒有人要求日本用神風特攻隊的方式搶攻,但亦有人如我一般,難以接受這種完全放棄搶回主動權,在後場倒球被動等待、祈求另一場塞內加爾千萬不要再入球的望天打掛態度。

持不同意見的朋友我非常尊重,如一開初說,這不是對錯、只是個人認同,只是不同人對競技體育的精神到底是甚麼,有著相當不同的理解,個人來說,若果接受這樣的比賽態度,實在沒必要花 90 分鐘去看球賽,反正只要知道結果就好。

預咗有人不喜,隨便插,鍾意就回,唔鍾意會當睇唔到。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