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慧詩並不灰色

2016/8/21 — 11:19

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李慧詩的戰衣並不灰色。如果不是眼睛懶惰,稍為有點色彩觸覺的,都會看到那是略帶紫藍色的灰。嚴格點說,會是白、黑、紫、藍,可能有一點點綠和yellow ochre混成,不過從電視中看顏色,分析未能準確。李慧詩這低調但複雜的顏色,在比賽時穿插於大紅大黃的對手之間,更見突出和品味。

總有人只認識紅橙黃綠青南紫黑白灰等色,知識和觸覺的局限,自然框住了觀察的能力,也令觀察變得膚淺。多年前曾與一群繪畫者對話,我問他/她們可能分辨Titanium White與Ivory White的差異,竟然無人能答,令人對本地的大專藝術訓練感憂慮。事實上,兩白色中前者偏冷、後者偏暖,直接用或混上其他顏料時,對畫作走出的感覺都有重大影響。白色從來不單是白色。

據說愛斯基摩人有近五十名稱描述不同類型的雪,北歐語系更有多達180字,這些人看雪時肯定看得比我們更細緻精準。冰雪之地,對雪的深入認知必定極之重要。同樣原理,無論是文字或是視覺上的詞彙,越闊或是越深入細緻,看到的東西也越精準。當然生活簡單的原始社會,也有用不上複雜詞彙,例如有原始社會的數字詞彙,只有一、二、三和多過三等四個詞彙等,便足夠其生活所需。

廣告

現代社會架構複雜,使用的詞彙自然多樣繁複,當權者當然希望群眾的詞彙簡單狹窄,越少詞彙思想範圍越是簡單膚淺。幾十年來當權者喜歡用簡單詞彙「繁榮安定」來總括(或框死)香港的價值和願景,高官政客以至權威學者,都要求港人只在此四字之間徘徊,走出這思維看法者必須予以誅筆伐。怎不知一場雨傘運動,卻在「繁榮安定」旁邊高調拉出了「民主自由」這詞彙,短短79天新一代已經擴闊了我們用來看香港未來的詞彙。自此,很多市民特別是年輕一代,對香港的願景也不再一樣。

要眼光敏銳,始能走出人家狹窄視野,不再馬虎地看的時候,便不難察覺那灰色原來可以蘊藏那麼多色彩和性格。現在香港可能是有點灰,但這含蓄的灰色中,我看見班爛的色彩和力量,隨時會再釋放出來,奪取應有的獎項和榮譽。對李慧詩是如是觀,對香港也是如是觀。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