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椎名林檎的樂章,照出東京奧運的影子

2016/8/23 — 16:38

Tokyo 2020 Presentation 片段截圖

Tokyo 2020 Presentation 片段截圖

【文:藍骨】

在里約奧運閉幕典禮的尾聲,日本籌備的交接儀式展示強大的軟實力,由日本國歌《君之代》開始,到馬里奧過關音樂作結,完美地為今年里約奧運劃上句號。交接儀式搶盡風頭,除了日本多個運動健兒,更有卡通人物客串,以安倍晉三的馬里奧變身造型最為深刻。全段表演大多以黑色背景為基調,配合科幻感強烈的幻燈效果,展現東京富有活力且極為現代化的一面。簡短而華麗的表演,原來由椎名林檎(音樂監修)、佐佐木宏(創意指導)、菅野薫(技術總監)和 MIKIKO(舞蹈總監)合作而成,能夠撞擊出如此火花,確實不意外。

椎名林檎
(圖片來源:ハマ・オカモト ‏ Twitter)

椎名林檎
(圖片來源:ハマ・オカモト ‏ Twitter)

廣告

貫穿整個表演,主題音樂有兩首都出自椎名林檎的手筆,分別是《ちちんぷいぷい》和《望遠鏡の外の景色》,後者為椎名林檎於 2012 年為野田秀樹的舞台劇《エッグ》提供的樂曲。這齣舞台劇原來也與奧運有莫大關聯,內容圍繞着虛構奧運項目「Egg」的日本代表選手們,在狂熱的運動和音樂熱潮下,揭開一幕幕的誇張荒誕。選手的對話和行徑,隱隱暗示着日本在二次大戰中,在滿洲的戰爭行為。透過國家運動體制的狂熱,映照戰爭的荒謬和痛苦,舞台劇本身就是對於右翼政治的控訴,雖然本身沒有明確反對舉辦奧運的情節,但對以奧運作愛國主義包裝的反思,實在不言而喻。以這首音樂套用在官方的奧運交接儀式上,竟有一種諷刺的意味。奧組委方面表示他們沒有諷刺的意圖,只是因為能夠配合演出而選擇。如此的巧合到底是有心抑或無意,就由看官自己判斷。

廣告

無獨有偶,椎名林檎兩年前為 NHK 電視台演唱的官方世界盃主題曲《NIPPON》同樣引起過爭議,與今次交接儀式選曲相反,《NIPPON》的歌詞被評為含有右翼軍國主義元素,當中「この地球上でいちばん混じり気の無い気高い青(這地球上最純粹高尚的藍)」被指是暗示純血法西斯思想,而「噫また不意に接近してくる淡い死の匂い(又不經意接近那淡淡的死亡氣息)」一句也被認為是映射神風敢死隊並歌頌其行為。椎名林檎本人否認歌詞含有右傾元素,但她其實在不同場合都經常使用旭日旗元素,就算本身不是右傾,也有使用相關符號的習慣。如是這般,到今年同樣由她負責音樂的交接儀式選曲被認為是左翼反戰,才是令人意外。

體育歸體育,音樂歸音樂,政治歸政治,向來是個空泛的說詞。雖然奧運精神是要彰顯純粹的體育競技美學,以公正平等的項目,推動人類文明進步。不過以「國家隊」為主體,實行國與國之間的競爭的奧運,無可避免的會變成愛國者的工具。當國旗飄揚於頒獎場地,得獎運動員站得挺直唱出國歌,正好是政治、音樂、體育的黃金組合。而奧運的主辦權,在 2008 年北京奧運當中,明顯已經化成彰顯國力,並團結國民的絕佳工具。巴西在 2007 年開始申辦奧運的時候,正值經濟反彈,與中國、俄羅斯和印度並列「金磚四國」,前途一片光明,正好是以世界盃和奧運來展示國家強盛的機會,可惜執行起來卻揭露本身體制上的諸多弊病,貪污舞弊和基建落後等問題縈繞不斷,弄巧反拙的變成國際大醜聞,國內政局更變得非常不穩。

Tokyo 2020 Presentation 片段截圖

Tokyo 2020 Presentation 片段截圖

四年後將會迎來東京奧運,安倍晉三在馬里奧裝扮底下,打着的如意算盤也十分清晰:以奧運來證明他的「安倍經濟學」可以成功帶領日本走出經濟陰影,重拾昔日光輝。不過舉辦奧運本身對於國家的負擔並不小,雅典和巴西奧運就有前車可鑑。2020 東京奧運已經採取節省開支為大原則,主場館原先由 Zaha Hadid 團隊擔任的重建設計也因此要砍掉,換成造價減半的隈研吾團隊方案。其他絕大部分場館都是現有設備,減輕財政負擔。即使如此,日漸浮上的項目超支也仍然令日本人不滿,原先預算的 7,340 億日元開支,很可能會變成 2 兆億以上,不少日本人希望經費可以用在復興日本震災,而非揮霍於舉辦奧運上。加上早前揭發日本申辦奧運有賄賂嫌疑和之前大會標誌設計的抄襲風波,日本國內對於舉辦奧運的期待已經不復以往。

(圖片來源:反五輪の会 Twiiter)

(圖片來源:反五輪の会 Twiiter)

奧運一類的巨型國際活動,對於主辦國而言是把雙刃劍。既有可能帶來龐大經濟收益和提升國內外形象,也有可能造成經濟崩潰和政治不穩。華麗奪目的交接儀式所帶來的極高期待,四年之後能否完美實現,實在未能太過樂觀。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