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欖球世界盃系列(二):運動史上驚人一頁 日本反勝南非

2015/9/28 — 13:58

【文:[email protected]運動公社】

地點:英格蘭南部白禮頓社區球場 
時間:當地時間2015年9月19日黃昏
賽事:2015年欖球世界盃分組賽第一輪 
賽果:日本勝南非34比32

下半場,我在電視畫面看見看台上有人揮舞著日本軍旗。那一刻,我無法不想起在約二十小時前(也是九一八事變八十四週年翌日),日本執政聯盟的自民黨和公明黨不理民意反對,強行通過被斥為違反日本戰後和平憲法的新安保法案。然而,日本欖球隊的表現就和那些走上街頭反對安倍晉三推動戰爭法案的日本民眾一樣。他們在提醒我們:每個國家、民族中,都有可恨、可愛、可憎和可敬的人。

廣告

日本上半場僅落後兩分

我開電視時大概是上半場十分鐘。那時日本領先3比0。而五郎丸歩更有機會藉罰球將比分差距拉開至六分,但他射失了。之後南非控制戰局,日本奮力防守。到約十七分鐘,南非取得這場賽事的首次達陣,以7比3領先。於是我就「放心」去洗澡。因為看過太多的運動比賽都是這樣的:弱方對著強敵在開賽初段有震驚世界的決心,腎上腺素飆升再加上對方有點輕敵的情況下取得優勢;但只要強者取回領先優勢,一切就會如賽前預計一樣,賽事將是強弱懸殊之戰。

廣告

約十五分鐘後,我在洗手間回到電視前,見到的是南非再次達陣成功。但比分卻是南非僅以12比10領先。換言之,日本曾經靠達陣取得第二次領先優勢。上半場餘下的時間,日本堅守陣地,南非未能再得分。日本半場僅以兩分落後!半場休息時看了日本的達陣,原來是以maul的形式得分的。作為門外漢,一向認為maul的關鍵是力量而非靈巧。以往中國人稱日本人為「倭人」,就是因為覺得日本人身高比較矮小。雖然日本正選十五人中有六名「歸化」球員助陣(和足球不同,為一國的欖球隊出戰國際賽,入籍不是必要條件,只要在該國住滿三年就可以),但日本隊球員的身體素質也顯然不及南非,卻竟然能在maul時成功剋敵?

下半場日本堅持到底

下半場,相信不少人和我一樣在等待南非拉開比分。但首先得分的卻是日本。五郎丸歩又一個罰球,日本第三次領先:13比12!然而,一分鐘後,南非藉日本球員攔失敗達陣成功,南非領先19比13。日本隊應該無以為繼吧?事實卻非如此。大約七分鐘內,日本隊又在前場爭得兩個罰球,五郎丸步都順利射入,雙方竟然打成19比19平手!

不到三分鐘,南非在離門約三、四十公尺得一罰球。Patrick Lambie射成22比19。很多時在強弱分明的欖球賽中,強隊有罰球時都選擇不射門而繼續進攻以求達陣。南非隊這個決定似乎證明他們也著急了。但到球賽只剩下四分一(即二十分鐘)時,雙方又以22比22打成平手,因為日本又射入一個罰球。

最後二十分鐘,應是弱方體能不繼,強方奠定勝果的時候。果然,日本隊又一次攔截失敗,南非第四度達陣,29比22。南非之後再展開攻勢,在日本隊門前不遠爭到罰球機會。南非隊決定不射罰球而繼續進攻,似乎他們的信心回來了,覺得再達陣是輕而易舉之事吧?又或者覺得靠罰球拉開比分會被球迷認為勝之不武?無論如何,當時沒有人會認為南非隊當時那個決定可能對勝負有決定性影響。

日本隊守住了南非的猛烈攻勢,再圖反擊。前場左路日本隊一個界外球開啟了日本隊一個精采的配合。球很快由左邊邊線傳到右路,五郎丸步不但負責完成這個攻勢,而且射入一記難度頗高的附加踢球(conversion)。賽事只剩下十分鐘,29比29!我終於開始相信,南非未必會贏。

神奇的最後幾分鐘

南非開球後即壓著日本來攻。日本在達陣線前死守著,雖然成功阻止對方達陣,但因為犯規,南非在門前得一罰球。今次南非不得不射門拿下這三分。南非第六次領先。比分是32比29,賽事尚餘七分鐘左右。和之前不一樣,我不認為今次南非能輕易保持領先局面了。餘下的時間,只要日本能在南非半場有控球權,南非有球員犯規,日本就有機會追和。我甚至開始想,如果日本反勝,這不單是欖球史上的驚人冷門,更是運動史上的驚上冷門!

日本一路控球,逐步逼近南非一方的達陣線,差兩公尺左右就能反勝。南非球員終於在情急下犯規了,而且犯規的Coenie Oosthuizen被罰黃牌,要離場十分鐘。這刻日本面對問題是,這個罰球的角度很窄,就算是世界一流射手都沒有把握能射入,而球賽只餘下約九十秒,如果失去控球權即幾乎沒有扳平的可能。日本隊決定射門還是繼續進攻呢?他們決定進攻!

還有不足一分鐘,雙方約二十名球員堆在一起,日方球員成功衝到達陣線後,但球有觸地嗎?沒有人看到。球證叫電視球證看影片判決。不同角度的影片都看不見球的影蹤。判決:沒有證據達陣成功,日本在離達陣線五公尺得一「鬥牛」(scrum)的機會。這是最後一擊了,欖球的賽例是,一定要死球才能完場,因犯規而出現的死球例外。雙方展開「鬥牛」,球證鳴笛指南非犯規。今次日本的罰球是在十拿九穩的位置(當然,在這情況下,也不能排除五郎丸歩因為太過緊張而動作變形),要取得和局不是難事。但多打一人的日本距離達陣線只有五公尺,來一個世紀冷門絕對有可能。到底要如何決定?

電視畫面捕捉著日本隊教練Eddie Jones。他的父親是澳洲人,母親是日本人,自己則是前澳洲國手。八年前南非得2011年世界盃時,他是南非隊的助教。我見到他好像對著通訊器材說了一個字:「scrum」。按球例,得罰球的一方可以選擇以「鬥牛」的方法來發球,其中一個好處是能將對方九名球員拉到「鬥牛」的位置,其它球員就有更多空間突破。但當然前提是,日本隊要自這個「鬥牛」中取回控球權。到底是Eddie Jones下的決定還是隊長Michael Leitch(他在紐西蘭出生,雙親來自斐濟)下的決定,我不知道,但最後日本隊是選擇求勝不求和:「scrum」!由此可見,他們相信自己的力量不輸南非。日本隊在有點驚險的情況下取得控球權。只要他們傳接球有一個失誤,之前八十分鐘的努力都會徒勞無功。

我不是雙方的球迷,只希望看到一場驚天大爆冷的賽果。那時,我也覺得自己雙手在震動了。但日本隊球員竟然沒有犯錯。最後,球傳到左路的Karne Hesketh。這位紐西蘭出生的球員為日本隊攻下反勝一分。34比32!日本隊贏了!之後那個附加踢球射不進也無所謂了。

運動史上的一大冷門

南非是兩屆世界盃冠軍。日本在世界盃歴史上只曾在1991年贏過津巴布韋一次。這樣的以弱勝強,是其它欖球世界盃史上的冷門無法比擬的。而且欖球作為得分相對容易的運動,冷門出現的機會比起足球更加罕有。這絕對是運動史上其中一個最驚人的冷門!

而這場賽事最令日本球迷以至我這樣的中立球迷激動的是,日本隊曾落後過六次。除了最後一次外,我相信絕大部分人都覺得每一次南非領先,就是日本洩氣和無以為繼的一刻。但日本隊沒有放棄,堅信自己有力挑戰強雄,最後甚至決定求勝不求和!假如最後一刻未能達陣成功,不求和的決定可能會被批判多時,但競技場上就是勝王敗寇。日本隊狂歡,南非教練Heyneke Meyer只能向國家道歉。

有類似這樣的比賽,就是熱愛觀看競技運動的最大理由!

 

 

原刊於運動公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