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歧視源於誤解 — 猶太球會阿積士?

2015/11/4 — 13:51

上週日的荷甲聯賽上演了一場前列大戰:維迪斯主場迎戰阿積士,開賽前雙方球迷都在看台上掛起鼓勵日前證實患上肺癌的荷蘭名宿告魯夫(Johan Cruyff )的海報,並在上半場的14分鐘站立鼓掌,以示對告魯夫的支持,這場賽事阿積士靠凌厲的後勁反勝下半場初段先開記錄的維迪斯。這場勝仗除了確保阿積士的榜首地位外(阿積士與飛燕諾同得25分,但以較佳得失球排榜首),更加為告魯夫送上祝福及鼓勵。但祝福及鼓勵的背後,卻隱藏著種族歧視的陰影。

事緣維迪斯的看台上掛有一張寫有「JHK」、疑似帶有歧視性的海報;JHK可以是荷蘭文Joden Hebben Kanker,英譯 Jews have cancer 的簡寫;但維迪斯球迷卻有不同的理解,他們認為JHK是荷蘭文Jongeren Harde Kern,英譯 Young people Hard Core 的簡寫;言者無心,聽者有意,三個簡單的英文字母帶來兩個不同的理解,無論理解如何,事件的背後卻隱藏著更大的疑問,為何阿積士會受反猶太的語句歧視?

猶太代表阿積士?

廣告

阿積士受到敵對球迷的種族歧視其實並非一朝一夕,被種族歧視的例子其實多不勝數,在今年4月烏德勒支對阿積士的比賽,烏德勒支球迷就曾經因為高呼:「Hamas, Hamas, Jews to the gas」及展示一張「Burn the Jews」的海報而要警方介入調查;另外,當時效力ADO海牙、現時效力飛燕諾的球員Lex Immers在2011年就曾因在擊敗阿積士後唱起「We're going Jew hunting!」的歌曲而被罰停賽。

種種事件證明在敵對球迷眼中,阿積士有著代表猶太人的印象,而這個印象其實始於荷蘭的人口及地理分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阿積士所在的城市阿姆斯特丹就曾經因為有八萬猶太人居住而獲得「西方的耶路撒冷」的稱號,位處猶太社區,阿積士自然吸引不少猶太人的支持;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阿積士代表猶太人的形象就更加突出,在猶太主席Jaap van Praag及其兒子Michael van Praag的帶領下,阿積士開展了球會光輝的一頁,三次的歐洲杯(European Cup)冠軍、一次歐聯冠軍(UEFA Champions League)、一次歐洲足協冠軍(UEFA Cup),令阿積士成為當時歐洲其中一支最頂尖的球隊。

廣告

光輝的戰績伴隨著猶太民族的復興,為阿積士吸引更多猶太球迷的支持,而阿積士球迷們並樂於接受代表猶太的形象,「Ajax Jews, super Jews」成為阿積士球迷的代表口號;說到阿積士球迷,不得不提最具代表性的阿積士的球迷組織:F-side,F-side 的名字源自位處於阿積士的前主場De Meer Stadion的F座的球迷,他們以猶太身份自居及流氓的行徑而聞名,經常展示以色列國旗及代表猶太教的大衛之星(Star of David)的他們就曾經在1989年的歐洲足協杯賽事向奧地利維也納的門將投擲鋼棒而令阿積士被禁止參與歐洲賽事一年。

阿積士代表猶太?

在普遍球迷眼中,阿積士是一支代表猶太人的球隊,但事實又是否如此?答案其實不是,這個說法只是一個刻板印象(Stereotype),阿積士並不是一支代表猶太人的球隊,阿姆斯特丹一直是大量猶太人的聚居地,自然有不少猶太人人支持阿積士;而在第二次大戰前,其實大部份支持者都是中產階級,鮮有當時相對上貧窮的猶太人支持;在二次大戰期間,阿積士更加有一段欺壓猶太人的歷史,當時阿積士的其中一位高層Joop Pelser就曾經因在戰時協助NSB(當時荷蘭的親納粹政黨)沒收猶太人的財產在戰後而被判入獄,而他的其中一位兒子更加加入納粹的武裝親衛隊,參與德軍的東線戰役;前阿積士球員Piet van Deijck則因搜刮猶太人財產而被判入獄六個月;單單是阿積士一間球會,就已經有十八位球會成員因在戰時證實與納粹德國合作而被清算委員會(Purge Committee)解除會籍及職務。

代表猶太的刻板印象不但為阿積士帶來不必要的種族歧視,荷蘭國內的種族仇恨似乎因歧視事件沒有得到正視而加劇,2004年國內接連兩宗因種族仇恨而引起的謀殺案迫使阿積士管理層必須正視問題。時任球會主席John Jaakke終於在該年公開要求猶太及非猶太球迷不應再在球場上以猶太人(Jews )自居;另外,球會亦成立獨立委員會,希望取替部份球迷經常使用、帶有種族色彩的口號,例如以Gods代替Jews;但 John Jaakke的改革並不受大部份阿積士的球迷歡迎及接受,阿積士至今在荷蘭國內仍然具有猶太球隊的刻板印象。

後記:歧視源於誤解

回顧歷史,歧視或許不如一般大眾的想法一樣,是源於歷史、文化、宗教的仇恨或恐懼;歧視或許只是因為單純的誤解。敵對球迷對阿積士的種族歧視其實只是建基於普遍的誤解,阿積士是一支有不少猶太人支持的球會,但絕對不是代表猶太人的球會;而事實上,猶太人只是佔所有阿積士球迷的少數,大部份非猶太裔的阿積士球迷卻不反對猶太球隊的刻板印象;同樣,大部份敵對球會的球迷亦不是反猶的種族主義者,他們只是為支持自已的球隊而用上歧視的語句及口號。

執筆時荷蘭足總仍然就維迪斯對阿積士的疑似種族歧視事件進行調查,但不論結果如何,要種族歧視消失於綠茵場上需要的或許不是嚴厲的懲罰,而是要對歷史及文化有更深入的理解。
------------------------------------------


延伸閱讀:
Ajax, the Dutch, the War: The Strange Tale of Soccer During Europe's Darkest Hour, Simon Kuper, 2012 

「JHK」的圖

Reference

1234567891011121314

原刊於運動公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