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毅行者憂鬱

2016/12/3 — 6:42

今年毅行者的參賽者,表現興奮。(資料圖片)

今年毅行者的參賽者,表現興奮。(資料圖片)

收到短訊:「Tony,你好,我兩星期前完成人生首個毅行者,衝線時的興奮歷歷在目,我視之為人生最大成就之一,但這兩個星期感到悶悶不樂,有些時候甚至感到莫名其妙的憂鬱,這是正常嗎?」

Mary,不要擔心,妳的反應非常正常,歡迎來到「毅行者憂鬱」的世界。妳不孤單,我參加了十七年,甚麼喜怒哀樂也試過,但每年完成後幾個星期(或幾個月),同樣感到憂鬱,可見毅行者的魔力。

首先,請恭喜自己,妳完成一項了不起的成就,大部分人聽到行100公里已經驚。然後,請回顧一下過去幾個月發生什麼事,妳第一年參加,感受更加深刻,因為加插決定參加這難忘環節。由心郁郁到決定參加,這過程是甜蜜的,身邊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對,今日回看,所有考慮是多餘,唯一後悔是沒早點遇上毅行者。

廣告

由決定參加到比賽日,所有人的經歷都差不多,幾個月的生活完全環繞毅行者,腦裏面全是關於針山怎惡頂、中途應該吃什麼、點解左腳腳指公總是痛......妳發現生活習慣開始改變,周末操練前一晚,不再夜瞓,最初以為這麼早沒可能睡得着。吃的習慣也改變,妳開始加倍注重健康,盡量不吃垃圾食物,星期四晚開始不喝酒。

妳的朋友圈子也改變,見隊友的時間多過所有人,經過幾個月相處,對某些隊友的感覺不同了。這些不是普通相處,今個夏天多雨,妳還記得有一次落雞公山,像瀑布,全隊人不停跣腳,中途曾經有人坐着發脾氣,不想再行下去,落到水浪窩變成四個泥人。怎困難,也經歷過,從最壞情況看到人性的美善和醜惡。無論怎樣,四個人的經歷相同,有些事情只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

廣告

過去幾個月,星期一返到公司,妳急不及待把周末操練的故事分享予同事,去到後期,同事有點怕,不想再聽。幾個月前妳已開始盤算,怎樣確保11月中不用出差,不停喑中做嘢。電腦上的Excel Spreadsheet,不是公司今個月條數,而是毅行者每段的目標完成時間和所需補給物資。妳曾有少許內疚,但最後覺得毅行者大過天。

簡單說,過去幾個月,妳在「呼吸」着毅行者,其他事情靠邊站。妳曾經想過,完成毅行者之後太好了,星期日可以瞓晏點,可以做其他想做的事情,終於可以放鬆自己。完成毅行者之後,一輪慶祝活動結束之後,空虛感原來非常攞命。妳知道身體的確有勞損,需要好好休息,但星期日不上山,做什麼?看電視?操練時隊友不停投訴公司瑣碎事,妳曾感到討厭,此時妳懷念這些囉嗦的聲音。最初感覺是不自然,慢慢成為憂鬱,妳不知怎辦。

所以妳找我,妳以為我一定有經驗之談,能給妳帶路,對不起,妳搵錯人,此時我的憂鬱比妳嚴重。十七年,都找不到處理方法,每年這時候唯有數日子,準時報名,再進入毅行者的人生循環,唯有這方法止到痛。Mary,妳找到其他治療方法,請通知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