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永遠的聖卡斯

2015/7/14 — 18:17

從9歲開始,他便是皇家馬德里一份子,直到今天34歲,一守便是25年。

這25年來他一直守這著皇家馬德里的大門,經歷過換帥風波,經歷過高潮低潮,也經歷過巴西和鬱金香風暴,卡斯拿斯的地位始終如一。

他可以說是繼魯爾之後,最能成為皇家馬德里Icon的一位球員。

廣告

穩健,是他的基本;神救,是他的絕技,他總能夠在關鍵情況下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撲救,例如在失位的情況下仍能橫身飛撲救出在兩碼前的必入球。個子不太高,但勝在身手靈活。他總是讓你猜不到。也許他也無法解釋為甚麼自己能夠做到,總而言之他就是做到了。

他肯定是世界最優秀最頂級的門將,沒有之一。

廣告

他的出色,一半來自自身能力,一半來自「出色」的後防隊友。每次的失位,每次的大意,也造就卡斯拿斯一次又一次的表演機會。左飛右撲,高跳低擋,一次又一次化險為夷,一次又一次扮演英雄,在這強攻守弱的戰鬥體系下,他的位置卻是最令人放心的一環,能夠用表現來向球迷,向領隊,向球迷投下信心一票。他未必保證到能夠救出每一球,但他會拚了老命也要力保不失,死都唔俾你入!

頂級和一線的最大分別就在於此。

他的職業生涯是豐盛的,3奪歐聯錦標、5奪聯賽冠軍、2次西班牙盃,1次世界冠軍球會盃,連同鬥牛兵團裡的獎項,他是無可否認的人生贏家。但回望這樣精彩的職業生涯,卻發現精彩之中仍有有兩次的低潮期,第一次在他21歲那時。迪保斯基的棄用,令他萌生去意,但那時候他有的是時間。直到後來施薩的意外受傷,加上自己的堅持,後備入替下在決賽關鍵時刻作出3次神勇撲救,助皇馬成為了當年的歐聯皇者,而奪冠後他的淚水也成為皇馬記憶的一部分。

另一次的低潮,在他黃金時代的後期。那年遇上摩連奴,猶如兩顆彗星互相衝擊,加上盧比斯的出現,一向地位穩重的他也再一次經歷後備之苦。儘管最終摩連奴離去,但那時候的卡斯拿斯已穩健不再。

如果說21歲那時的低潮是痛苦,那麼32歲時的低潮則是絕望,因為他再也接受不了時刻徘徊正選和後備之間的痛苦狀態,而時間也漸漸地趕上了他的步伐。

失準、失誤、大意、甩手,像邪靈一樣影響著卡斯拿斯,昔日的穩健不翼而飛,彷彿被廢掉武功。即使重登正選,也得不到球迷支持。難聽過粗口的說話連綿不絕,要求出走的訴求更是彼起彼落,今天的卡斯拿斯已不再是皇馬最強的一環,甚至變成球迷眼中「明明狀態唔好又要爭打正選」的球霸;可幸的是卡斯拿斯仍有不少支持者,然而當中又有多少個對他的只剩下效力多年的感情?

由頂級降級到一線;

由神聖到地底泥;

是意想不到的結局,大概連他自己也沒想到自己得到如此下場。

守護這大門25年,今天終要一別了。

要走的始終都要走。卡斯拿斯的離去,是波圖的追求?還是皇馬的不挽留?不知道,只知道再不捨得他離開,都要無奈接受。最初的銀河艦隊的最後一位成員都離開了,回望今天皇馬陣容,還有誰能夠比他更能成為Icon?

曾幾何時我相信卡斯拿斯鐵定會在皇馬退役,但當我看見謝拉特都要離開了利物浦,小豬也要轉投曼聯,我漸漸發現這個世上其實並沒有很多個托迪或馬甸尼。一輩子只效力一間球會,也許只是球迷一廂情願的想法,當我絕不希望皇馬放走有心離開皇馬的卡斯拿斯時,我才發現,原來我是一個感情用事的人。

有感情就會一生一世嗎?又再婉惜有用嗎?

無論人在哪方,只要你仍在場上繼續打拚,自然有人願意繼續追隨,至少我,這位兒時偶像,他的地位在我心目中永遠沒變,永遠都是世界最優秀的那位-聖卡斯。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