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江忞懿 — 走過六年灰暗 踏上奧運舞台

2016/5/3 — 18:04

在鍵盤上輸入「江忞懿」,電腦螢幕上顯示最多是她上月取得里約奧運游泳入場券的消息,然後再回帶便已跳到2010年,當年傳媒都說她是新晉蛙后,但期間的6年時間這小妮子在媒體裡像是消失了一樣,她去了哪裡?她說,她跌進了黑洞,每當提起游泳就感到非常失落,游水成了她眼前的一道壓力高牆,無法跨過,把自己收埋了一段日子。直到去年12月她終於走出陰霾,在泳池再次見到她的英姿,上月她更宣佈成功達標將會首次出戰奧運。


「其實由2009年12月到2015年12月,我的成績一直都沒突破,甚至是在後退。」2009年江忞懿(Yvette)才16歲,16到22歲這年紀是運動員最黃金的時期,但卻是Yvette游泳生涯最灰暗的6年。

Yvette中學讀拔萃女書院,因為天份高,每年也看見她站上學界D1賽事的頒獎台,13歲開始打破香港紀錄,香港所有女子蛙泳紀錄都是她的名字,是眾人眼中的可造之材。但08年卻未能如願達標參加北京奧運,09年她轉校到美國國際學校,10年選擇離開校園在家中自修,以求有更彈性的時間練水。11年她入讀美國游泳隊知名的柏克萊大學,期望在世界級游泳訓練下裝備自己,可惜在2012年倫敦奧運夢想再次落空,100米蛙泳時間與奧運標準就只差0.1秒。

廣告

失落兩屆奧運把Yvette對游泳的信心徹底崩潰,「每次需要達標的比賽,我都感到有陰影,包括NCAA(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的賽事。我只在入柏克萊的第1年取得資格,之後3年都無再做到。」心理壓力大得一個人無法承受,整個人經常感到失落,鬱鬱寡歡,對游泳一事不知如何面對。心裡出現過一次又一次的掙扎:「我試過在訓練前坐在更衣室裡期望,當我一跳進那像是敵人又似朋友的泳池裡,便能解脫我那糾結良久的心結。」Yvette更曾試過在賽前一刻離開賽場,她說不能面對,她的港隊好友歐鎧淳也知道這事,但好友在身邊亦沒辦法讓她釋懷。

廣告

Yvette的大學泳隊教練Teri McKeever看見她的情況建議她去見心理專家。曾經每天在泳池練水感到是快樂的事,那刻卻覺得筋竭力疲,眼看成績每天在倒退。因為未能達標的陰影,在泳池裡便會變成巨大的無形壓力,讓Yvette的身體感到疲累,身體像石頭般沉重,手腳也無法聽從腦袋使喚。2013年Yvette在一次比賽後毅然說:「我不再游了,我根本游不到,游水令我抑鬱。」就這樣,Yvette選擇離開了泳池。

離開泳池的3個月,Yvette把自己對游泳這事情重新再審視一次,發現原來離開才能看得清楚。「退出泳隊的3個月,我才發現自己是從心底裡喜歡這個運動,我根本不想離開,於是開始去尋找令我不快樂的原因。」她說只有時間和經歷才能令她真正有此體會。「是我以前太注重成績,認為能去奧運是顯示我是高水平運動員,自小被認定有天份,習慣給自己壓力,加上在柏克萊有全美國最好的訓練計劃,泳手水平高,競爭性大,結果壓力更大。」Yvette開始回想當初自己仍是小女孩時學游泳的情景,不為成績,只為快樂,游泳可以是為了回憶、為了與朋友關係,甚至是與水的接觸,在比賽裡盡力了便會無悔。

大學生活的最後兩年,Yvette以另一種態度重新接觸游泳。2014年仁川亞運,她與歐鎧淳、施幸余和何詩蓓於女子4×100米混合泳接力賽事取得銅牌,雖然在個人項目成績時間沒有一夜之間突破,但她已感到快樂了,因為她學會了活在當下。在柏克萊畢業後,Yvette轉到蘇格蘭愛丁堡大學游泳隊訓練,並打算在該校修讀碩士課程。

當心理屏障都消失了,驚喜就出現在眼前。去年Yvette於荷蘭角逐阿姆斯特丹游泳盃賽,她在50米蛙泳以31秒72奪得季軍,打破已封塵達6年、她在香港東亞運動會創下的31秒82港績,之後更在女子100米蛙泳賽事游出1分08秒67,達到里約奧運B標準。「那一刻我是不懂反應,我已差不多忘記了游到好成績的感覺,這與達標無關,是我6年沒游到過這個時間,我沒想過可以回到最佳狀態,只是想用盡所有力去完成夢想。」用「超級開心」也難貼切形容Yvette當時的心情,因為她說6年裡她沒游過突破1分10秒。這次的突破讓她重新相信自己的能力,再次燃起追尋奧運夢的希望。

走出了6年陰霾後,接連收到Yvette刷新香港紀錄的消息。到了今年4月,她在荷蘭游泳公開賽,於100米蛙泳賽事游出1分07秒69,終於成功達到A標。這6年漫長的游泳旅程,Yvette能夠如願完成她首次進軍奧運的夢。「觸池一刻心裡鬆了一口你,跟自己說:『我可以去奧運了,這是一個很漫長的旅程。』」

“It’s wonderful to get up in the morning, knowing you’re doing all you can do.” – unknown. 是江忞懿的座右銘。

Yvette用了6年時間清楚了解自己,讓自己變得快樂,她說她得著很多。她看到自己仍有進步空間,Yvette會給自己定目標,但再沒有壓力,學會了過程比成績更重要。「今次里奧,我想入到準決賽,甚至決賽,在香港仍未有人做到,我會盡力向此目標進發。」

去年,Yvette與幾位香港運動員獲邀加入成為TeamReebok的成員,給他們提供訓練產品贊助外,更會為運動員安排傳媒訪問讓公眾認識他們。Yvette說香港運動員正需要這種支持,能夠在團隊裡激勵士氣,讓運動員得到外界認同,讓他們再創造更高的成就。

#TeamReebok #ToughIsBeautiful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文:徐嘉怡

Brian Production LTD.

體路按:今集《#MondayFeature》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為里奧香港游泳代表江忞懿(Yvette)操刀。由於今輯相片想要表達Yvette在過去六年的低潮,Brian Ching決定以黑白相片帶出這種情緒,而且沒有色彩的相片能讓觀眾更集中於注視運動員的動作和表情。其中一張Yvette坐在池邊,與身後的泳池距離很近,卻又曾經讓她很想遠離;另一張相片Yvette站到池邊的觀眾席上正在熱身,雖然過去的六年無法在游泳裡取得好成績,但仍默默地堅持著,即使有一小段時間想放棄離開,但最終仍是不捨放下自己最愛的運動。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