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足・專訪】風波裡的新帥 加利韋特和他的足球「神奇魔法」

2018/10/29 — 14:22

加利韋特(體路圖片)

加利韋特(體路圖片)

【體路專訪】加利韋特,一個未正式上任已成為風波主角的名字。無論是足總選帥程序、個人選兵喜好,到欲選的球員突然出現在別隊訓練營,這兩個多月發生的事似乎也注定他在香港的日子並不會平凡。作為港足歷來僅第二位的英籍主帥,他不止要帶領港隊殺入來年的東亞錦標賽,更要將港足推上更高舞台。那究竟這「神奇教頭」又有何方法?


韋特分別在何文田足總及將軍澳訓練中心都有辦公室,對他來說已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在背後組織瑣事比起真正落場為我帶來更多歡樂,即使是小時候在家中看比賽,我也總是會分析場上的一切。」1998 年,年僅 24 歲韋特當上了英屬維京群島國家隊的主教練,是當時全球年紀最輕的國家隊主帥。接著的 19 年,他的履歷再填上了巴哈馬、關島、上海申鑫及中華台北的名字。來到教練生涯的第 20 年,韋特選擇由台灣飛來香港接手這個燙手山芋,但執教熱情仍從來未變。「我想我不能像球迷一樣享受比賽。我和太太一起看直播時,她會為入球而歡呼,但我卻會留意為何、怎樣、誰人製造這個入球。」一場 90 分鐘的比賽,對他而言實在有太多東西要兼顧,「隊形、球員流動性、調動,甚至是其他教練在場邊的反應和應對傳媒的策略,我都會一一留意。」

廣告

廣告

沒有人能質疑我對足球的熱情。

相比前任的金判坤,韋特在比賽中的表現與前人的那份激動有截然不同的感覺。即使是站到場邊指導區,也不易看見他會有大動作的指揮、叫喊,「因為有時候這反而會令球員有更大壓力。」他接著解釋,在剛過去的兩場友誼賽,自己的主要目標是觀察、分析和解決港隊的問題,「沒有人能質疑我對足球的熱情,只是如果你太情緒化的話,便會很容易對眼前的問題失去焦點。」然而,這個自評為正面、有自信、開明和鍥而不捨的教練,上任至今卻一直備受球圈內外的批評。

早在 9 月初,韋特接任的消息才剛傳出,本地已經開始有人質疑他只顧「刷排名」而忽略長遠發展。到公布任內首份球隊名單後,批評其選人等的聲音又再次出現。曾在履新記招中提出「野狗論」的韋特再次表明,外界的評論並不會影響他的工作,「即使當年我在台灣取得了 7 連勝,對一些球迷而言還仍不足夠。你總不能令每個人都開心,況且提出不同意見正正是球迷可以做的事。」談起那段主場 7 連勝的紀錄,其實也令韋特得到了不少讚美,「同樣地,即使外界叫我『神奇教頭』、『魔法教練』也好,通通都不會影響到我,總之我就是要帶領手上的球員爭取最好的成績。」

不過總有些意見是韋特樂於接受。執教上海申鑫的近一年中,韋特曾與比歷堅尼、簡拿華路及艾歷臣等名帥碰頭,他也不諱言會經常從對方身上學習。月前與現任英格蘭領隊修夫基的一次碰面,更令他有深刻體會,「他竟然問我覺得自己能否帶領英格蘭在世界盃有更好成績。你要明白這是一條多麼瘋狂的問題!因為你不在其位,不會知道他面對的一切問題,但當你再和他們傾談就能夠了解更多在那個高層次遇到的所有事。」

要評論一個教練的成就,最簡單的當然是根據所帶領球隊的成績。對韋特而言,港隊在其麾下的首兩仗只得一和一負,單看結果的確未盡理想,「但我想應該沒有人能在離場時說港隊表現不佳。」單看數據,港隊主場僅負泰國一仗取得 21 射 7 中的不俗數字,下半場更幾近圍在對方後半場進攻,「泰國不論在牌面和排名上都比我們佔優,所以能主導那場球賽已經是有所交代,況且我相信以那晚表現再踢 10 次,我們能贏出至少 5、6 次。」韋特補充,完場後與球員交流得出的回應也十分正面,尤其是進攻球員得到更大自由度,不像以往般在場上的首要目標是不失球。「總括而言,我不會過於擔心那兩場的賽果,因為友誼賽的重點是讓教練了解球員和找出最佳十一人,而我已經有頭緒了。」

「想、望、傳前」,總之簡單就是關鍵。

擬定了正選陣容,戰術也要運用得宜才能發揮最大功效。從過去兩場比賽看出,韋特喜歡以一名柱躉式中鋒作支點,用上較直接的踢法,「我希望球員能盡快將球運到前場,給他們的訊息就是『想、望、傳前』。如果法圖斯能放『過頭波』給基奧再回傳予隊友,當然非常棒;但如果黃洋等中場能先控球在腳也不壞,總之簡單就是關鍵。」剛過去的俄羅斯世界盃,殺入決賽的法國及克羅地亞在場均控球率及傳球同樣並非名列前茅,當中奪冠的前者更在兩項統計均不入前 15 名。「現代足球強調的直接,並不是盲目地向前傳球,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穿透對方的防線。」而在韋特的眼中,港隊陣中能交出這類滲透式傳球的球員大有人在,亦正正符合他的足球哲學。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不過韋特卻點出一個本地球員與外地球員的一大分別。「我覺得最大問題是比賽節奏。當你在一個週末出戰較慢的聯賽,週中卻突然要踢快得多的國際賽,對球員來說是很大的衝擊。」港超聯節奏一直為本地球迷詬病,上任僅兩個月的韋特也坦言改變並不能一時三刻就看到,但要進步就必須加快聯賽的整體節奏。


韋特的辦公室內有一塊寫滿本地賽事日期的白板,而上任至今的大部分聯賽都能見到他的身影。

韋特以往執掌關島及中華台北的帥印時,多次召入於海外效力的「血統兵」,前蘇超兵周定洋及英超水晶宮的沈子貴兩名台灣人更成為一時佳話。筆者也非常好奇究竟他是如何找到這些合資格的代表球員,「靠 FM(足球電腦遊戲《Football Manager》)?我也想是這麼簡單!其實一切都是你的聯繫,在這個圈子待得愈久,這個世界就會愈小。」韋特說他亦會留意較多當地人聚居的地方,例如港人移民熱點的澳洲、英國等,而在他經常提起的「雷達」當中,已經至少有 6 個具資格及實力的海外球員,「我不想在這階段就將他們放進大家的焦點當中,因為代表香港與否是他們的選擇,而且過程亦一定不會簡單。我的工作就是找到、聯絡和將這個概念通知他們。」韋特多次在訪問中希望外界集中焦點到港隊的現有人腳,今次也不例外。


有一天韋特背後的徽號會由香港龍變成英格蘭三獅嗎?

我就是被那種高水平領隊的壓力吸引著,連我太太也說我是瘋的!

事實上雖然韋特上任不久,但距離他合約屆滿其實只有 15 個月時間,說過目標是將港隊帶進世界前 100 名,真的能做到嗎?「年半也好、5 年也好,我的工作就是要推前整個發展計劃,目標是世界排名 100 的話,就在我任內盡量接近。」但目前香港的排名與目標還有 44 位的距離,要接近也並非易事,「有半年沒有國際賽,當然對排名沒有幫助。」韋特在 10 個月內將中華台北提升 40 名,用的就是不斷約戰其他國家的方法,「我們需要為球迷和球員帶來更多比賽,尤其是在 100 名附近的球隊,當然下個月的東亞錦標賽預賽迎戰中華台北及朝鮮都是好機會。」他也透露正著手為來年 3 月的國際賽期做準備。

話說回頭,韋特由當年在家中分析一切時開始,心中一直有個夢想:坐上英格蘭領隊的座位。「不知怎地,我就是被那種高水平領隊的壓力吸引著,連我太太也說我是瘋的!」由「香港龍」變成「三獅」的日子仍遠,在韋特眼前的始終還是那件紅色洋紫荊暗花球衣,「我非常享受在這裡的每一刻,目標只有將香港帶往成功。」

 

圖、文:麥景智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