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運動公社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2015/8/10 - 7:03

澳式足球名將被噓 引爆種族問題激辯

近日,澳洲出現了關於歧視原住民的廣泛辯論,起因是澳洲式足球(Australian football)名將,有原住民血統的Adam Goodes在七月底受不了球迷的喝倒采聲而決定暫停參加賽事。

Adam Goodes效力的是悉尼天鵝隊(Sydney Swans)。他曾兩助球隊擲下澳式足球聯賽(AFL)總冠軍,亦曾五次入選年度明星隊。除了被視為一流的運動員外,在場外他也積極為原住民的權益和地位發聲。去年初,Adam Goodes更獲選為澳洲年度人物。他在獲獎致詞時強調反對種族歧視,並提到澳洲國慶日(Australia Day)難以為他帶來歡樂,因為該天只不過是紀念歐洲移民到達澳洲大陸的日子,而原住民的歷史卻被遺忘。一年後,當他再次出席澳洲年度人物的頒獎禮時,Adam Goodes公開表示澳洲憲法應該承認原住民和托利斯群島島民(Torres Strait Islanders)。

近年來,Adam Goodes在各地比賽時卻要面對現場球迷的噓聲。在今年五月的一場賽事,他在入球後向觀眾席的方向展示了原住民戰舞,以回應球迷的喝倒采聲。Adam Goodes的行動沒有令痛恨他的球迷收聲。到七月二十六日,更有西岸鷹隊(West Coast Eagles)的球迷著Adam Goodes「回到動物園去」(get back to the zoo)。當天Adam Goodes 的隊友Lewis Jetta亦在入球後以表演戰舞慶祝,以聲援隊友。但賽後即傳出Adam Goodes 考慮退休的消息。而最後他選擇了暫時不參加比賽。

Adam Goodes避戰的消息引起了更激烈和廣泛的爭論。反Adam Goodes的意見(包括政治人物、專欄作家和殿堂級板球選手Shane Warne)認為向他喝倒采與種族主義無關,且視有關指控為過度追求政治正確(抱這意見的包括那位叫Adam Goodes回動物園的球迷)。部分人更指Adam Goodes是自找的,因為他曾在2013年一場賽事中認出一名在看台上的十三歲少女指他是「猿」(Ape)。最後這名少女被逐出場,且向Adam Goodes道歉。反Adam Goodes的意見認為當天Adam Goodes的過度反應,令到該名少女要受到公眾壓力,所以被喝倒采是活該。近日亦有報道指該少女的母親認為Adam Goodes應向其女道歉。

至於不少支持Adam Goodes的意見則強調當年Adam Goodes得悉指他為「猿」的女子實是少女時,已呼籲外界不要給該少女壓力。Adam Goodes的支持者認為如果Adam Goodes不是原住民而且願意公開為原位民權益和地位發聲,他根本不會在各處都被觀眾以噓聲「招呼」。總之,這次有關Adam Goodes的爭議,已令到不少澳洲民眾不得不接收有關原住民地位和權益的討論。

七月三十一日,AFL十八支球隊的隊長發表聯合聲明支持Adam Goodes。該聲明沒有指對Adam Goodes的噓聲有種族歧視成分,但卻指「我們都是人」(We're all human),並呼籲球迷不要「因為他們是誰和他們代表甚麼」(because of who they are or what they stand for)而向有關人士喝倒采。澳洲總理阿博特(Tony Abbott)亦希望球迷尊重Adam Goodes,但來自中間偏右自由黨的也並沒有以「種族歧視」的字眼來形容對Adam Goodes的噓聲。剛過去的週末,在AFL和欖球(rugby league)賽事中都出現不少聲援Adam Goodes的聲音和標語。大部分標語的主調都是支持Adam Goodes個人,但也有觀眾帶來代表原住民的黑紅黃三色旗幟。有球隊更特別穿上原住民特別版球衣參賽。平時該款球衣只會在每年向原住民致敬的原住民週(Indigenous Round)賽事才會使用(諷刺的是,前文提過有關那十三歲少女的事件正是發生在原住民週賽事期間)。

缺席一場比賽的Adam Goodes指各界的支持令他感到謙遜(humbled by;很難有完全傳神的翻譯)。八月四日,他回到訓練場並表明可以在本週末復出參賽。如果他在本週復出,之前對他的噓聲會變成喝采聲嗎?更重要的問題是,澳洲原住民的地位和權益會因此受到更多關注嗎?種族歧視的情況在該國是會更烈還是變少?原住民爭取在憲法內得到承認的訴求會有成果嗎?

 

原刊於運動公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