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灣仔運動場的意義

2017/1/25 — 15:26

灣仔運動場入口

灣仔運動場入口

上週發表的施政報告中的第220段,特首寫道:「政府建議最快在2019 年,在灣仔運動場進行綜合發展,計劃除會展用途外,還有潮玩和新穎的康樂及體育運動設施以及其他當區所需社區設施,務求地盡其用。貿發局將會就此建議進行可行性研究。政府會適時就建議諮詢灣仔區議會和其他持份者。」

雖然沒有明言要將它拆掉,但是其意亦相去不遠,其實會作出如此的想法以及施政這也反映了香港政府在思考政策時經常的一個誤區:過於考慮一些量化的好處但是卻忽略了一些人心上、精神上、象徵意義上的一些重要考量。

廣告

1979年啓用的灣仔運動場隨即成爲了各國際或者本港大型田徑比賽的主要場地,在它將近四十年的歷史中,它還成爲了學界田徑賽這個各校注目的賽事平台。不少的人或者學生一定有過代表母校出賽或者到場打氣的經驗,而且如此的堅持一直在畢業之後延續到他們成人的生活之中。不信的話,請每年二、三月去到灣仔運動場看一看,看一下有多少人會在上班期間穿着整齊西裝、滿身大汗地跑到灣仔運動場,站在那水泄不通的通道上爲自己的母校打氣。如此的回憶延綿了之後的幾代人後,在當年殖民地政府有意或無意地推廣學界運動之下,這令到灣仔運動場成爲了一個聯繫這不少運動員以及不少學校的根。

其實你説灣仔運動場設施陳舊,要停用一、兩年去將其翻新,我想沒有人不認同或者支持,但是如果是因爲要符合政府所説的整體會展規劃,將其拆掉,然後劉江華局長再跑出來說會認爲學界田徑比賽可以分流到港九其他場地舉行,之後政府又說自己有多麽重視體育發展,那是何等的矛盾諷刺呢?固然,政府在制定政策時是要考慮一些賬面上、數字上這些效益,但是僅僅考慮這些量化的效益就會忽略了一些人文精神、象徵意義上的考慮因素,我想這也是香港教育中其中一個缺點:缺乏管治藝術的欣賞教育,而這種教育與那些要求一切事物都要量化考慮的官僚管理簡直是兩碼子的事,但是可惜的是政府裏多的全是後者。

廣告

在這些管理者而不是管治者的頭腦中,社會中的所有事都能化爲Dollar Sign,什麽事情都可以或者應該有收益效益來衡量。是啊,如此的思維造就了領展,如此的思維造就了鐵路只加不減的機制,如此的思維造就了什麽都可以私有化、市場化的想法,那自然如此的思維就導致了連祠堂都可以賣這些話的出現。

曾看過一本談意大利建築的書,書中説到在意大利的城市規劃概念中,在民居之間的大小廣場是必備的,原因就是城市的管治者必須製造空間讓人們相處、結社、成爲這個城市的公民,覺得自己是這裏的一份子,從而彰顯民主的價值。近點的,我們可以看到新加坡要推行組屋的原因就是讓每一個新加坡人都覺得在這個國家中他們有安身之所,是國家的一份子,所以會願意付出時間、努力、汗水甚至生命去守護這個地方。這就是一個政策背後那些超越Dollar Sign的意義。

很多時候,歷史建築爲什麽應該要被保護而不是將其拆毀重建就正正是因爲它已經在那裏很久,久到見證了不少在當地歷史上有價值的時刻,作爲一個載體垂直串連起每一個年代的人,成爲了那一個建構大家身份認同的根。試想想,紐約政府會因爲土地不足或者因爲想發展其他項目而拆掉麥迪遜廣場花園或者洋基體育場並不予以就近重建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