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又是犧牲運動發展?

2017/1/18 — 15:21

灣仔運動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灣仔運動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灣仔運動場是香港少有符合國際標準的田徑場,它既是香港舉辦最高水準田徑賽事和學界比賽的主要地點,亦是日常推動田徑運動精英化的重要訓練場地。但似乎,梁振英擔任特首的期間,不但對符合國際標準的東西不感興趣,而且有存心摧毀它們的跡象。

連同一度考慮收回賽馬會傑志中心以建造房屋的事件,梁振英的運動發展政策,看來與他認為香港體育界沒有貢獻的思維一脈相承。不過,筆者認為,在梁振英心目中,香港運動員不僅是沒有貢獻那麼簡單,而是被視為有負面影響的毒瘤,必須除之而後快。

廣告

其實,除了表面上的土地問題外(為何計劃興建西九故宮博物館又沒有土地問題?),犧牲運動精英化的發展亦涉及更深層次的政治考慮。眾所周知,運動比賽是凝聚人心的良方,香港運動員在國際性的比賽表現出色,更使不少市民加強本土意識。事實上,摧毀香港的運動精英化發展,在某程度上便是摧毀香港的本土希望。但同樣眾所周知的是,梁振英對本土意識忌諱莫深,甚至乎,他在港中足球賽事對決的前夕,連表明支持港隊的意欲也沒有。所以,梁振英施行這個一石二鳥之計並不足為奇。

但在以政治鬥爭為綱領的意識形態下,最大的受害者無疑是前線的運動員和有心提升香港運動水準的幕後人士。可能有人認為,即使灣仔運動場改建成了會展的一部分和新增「潮玩」用途(可笑的是,原本專業的比賽和訓練場地竟要讓路給展覽和「潮玩」用途),只要能夠另覓空地,在數年內興建另一個運動場或訓練場地並非難事。然而,運動員的職業生涯有限,拆卸灣仔運動場對他們職業生涯有不可量估的負面影響(尤若屆時啟德體育園仍未正式啟用);等待接班的青苗亦會在成長的關鍵期得不到足夠的支援,因而拉闊了落後於其他地區的同齡運動員的水準差距。

廣告

如此一來,願意讓子女專注運動發展的家長將更是鳳毛麟角,形成惡性循環。

誠然,香港目前並不止擁有一個符合國際田聯設計標準的田徑場地,例如將軍澳運動場亦是達標的場地。不過,雖然將軍澳運動場落成至今已7年多,但它的地位與灣仔運動場無法相提並論。現時大部分的頂級田徑比賽,仍是在灣仔運動場舉辦的(在過往,香港田徑運動員基本上要在灣仔運動場造出至少達奧運B級標準成績才獲得奧運的參賽資格,否則只能盼望持外卡參賽,而不少香港運動員表示灣仔運動場有利於造出較佳的時間)。

此外,灣仔運動場在地理上較將軍澳運動場便利得多,前者比較方便前往比賽或訓練的運動員。但儘管如此,灣仔運動場恐怕仍避免不了被改建的命運,這對香港的田徑發展是一大打撃。

況且,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提及的擬定新增運動設施中,並無一項是計劃以符合國際性比賽的場地準則建造。

由此可見,梁振英的施政方針,明顯與香港運動精英化的發展背道而馳,這並非單是計劃向「精英運動員發展基金」注資10億元便可粉飾太平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