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戴上有色眼鏡看別人缺憾?

2019/1/2 — 17:08

Photo credit:李玥

Photo credit:李玥

【體路 × Junior】今夏採訪印尼 2018 亞洲殘疾人運動會,果然如前輩所言,是一個會「做到喊」的運動會。

健全運動員,或許要靠口述才知道他的故事;殘疾運動員,大部份是單從旁觀察,即使未知殘疾的緣由,已能感受到身體缺憾帶來的苦,以及背後有著一個生命的奮鬥故事。在這亞洲級的大型運動會,聚集逾 2,700 位傷殘運動員,殘疾的種類五花百門,看著坐在輪椅上難以控制肌肉的運動員推滾球、缺少四肢的「飛魚」在泳池競逐、戴著「黑超」的運動員「碌」保齡、沒有雙腿的羽毛球運動員一手操控輪椅一手救球……那種艱辛的奮鬥,那怕只是一個簡單的救球動作已足以融化人心,眼淺的同行記者更是淚如雨下,手震著拍下感人的每一幕。

亞殘運上太多難忘的片段,其中一幕是在某項目的頒獎禮上,3 位得獎的視障運動員在工作人員帶領下,像小學生一樣扶著前方得獎者的肩膀,一起緩緩地走上頒獎台。因為看不見,大會指示亦不清晰,工作人員著掛上獎牌的運動員面向旗杆準備播放國歌時,得獎者誤以為要拍合照,到拍合照時又誤以為已經可以離開,出現不少「蝦碌」情況。

廣告

在一般的運動場,這些尷尬的畫面或會引來訕笑,但在亞殘運上,這些可笑的事卻變得不可笑,因為當你用同理心(不是同情心)一想時,就不會以笑來看待這回事。在一個簡單的頒獎禮上都出現這樣的笑話,編者不禁想,這班為國家賣命的殘疾運動員回到日常生活時又會遇上怎樣的障礙、鬧出怎樣的「笑話」?而我們又是怎樣看待傷殘人士?

我們太多時候戴上了有色眼鏡看別人。莫說傷殘人士,編者想起中學時代,每年班級中總有幾位古靈精怪的「騎呢」同學,或是相貌異於常人、或有口吃、或是性格古怪一點、或身上有傷患……他們卻成為了嘲弄的對象,甚至遭到排斥與欺凌。患有「侏儒症」的港隊羽毛球運動員王鎮炎曾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缺憾,只是我的缺憾比較明顯吧!」或許,我們只是碰巧缺憾比較不明顯,但切身處地一想時,你又希望別人怎樣看待你的缺憾?

廣告

掌聲過後,盼望今次亞殘運帶給港隊的不只是獎牌數字的突破,還有對缺憾與共融的另一種體會。

 

文:何子淵
原文刊登於 Sportsroad Junior Issue#2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