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曼聯聘請摩連奴是合理的決定?

2016/6/14 — 13:05

曼聯新任領隊摩連奴(曼聯官方頻道截圖)

曼聯新任領隊摩連奴(曼聯官方頻道截圖)

這篇文章或許寫得有點遲,不過寫出來算不上是馬後炮,因筆者想寫的,不是指出自己早已估計到曼聯總有一日會聘請著名領隊摩連奴(事實上筆者也沒有作出過這樣的預測),而是解釋為何曼聯聘請摩連奴是合理的決定。

再不重返聯賽奪冠行列 曼聯便會淪為昔日班霸

廣告

筆者所指的合理決定,並不是指曼聯該項決定的效果必然較它聘請任何其他領隊的更佳,而是指在局限下,這項決定是可以被理解和是足夠好(good enough)的。其實,連同莫那斯領軍的那一季,曼聯在後費格遜年代已連續磋跎歲月了三季。若然曼聯短期內未能重返聯賽奪冠行列,那它便會淪為昔日班霸。雲高爾入主曼聯兩季,曼聯仍無法重返聯賽奪冠行列,眼見多給雲高爾一季也不會給予球隊和球迷明顯的信心,季後換帥是合理的決定。

誠然,各位可以說,頂級的足球領隊多不勝數,例如有哥迪奧拿、安察洛堤、高普等。然而,在曼聯未作換帥的決定前,他們要不是已落實下一站的去向,便是無意離開原先的球隊。在這個情況下,若曼聯要換帥,難道它應該向賓尼迪斯招手嗎?在市場中,只剩下摩連奴是個具備豐富奪冠經驗的領隊,不簽他,又應該簽誰呢?

廣告

筆者這樣說是趨炎附勢嗎?不。筆者早在摩連奴於去年被車路士炒掉後,已經出來撰文為他護航,暨順道合情合理地批評雲加。當然,一旦批評雲加,自然有很多「迷雲黨」走出來指摘筆者胡說一通。然而,實情是什麼,就讓15/16英超賽季的過程和結果同時再次說明一切吧,不贅。

不少球迷持有多重標準

或許有人認為,筆者是試圖淡化摩連奴去季涉嫌以粗言穢言侮辱女軍醫伊娃卡尼路。然而,筆者從來沒有這樣做過。讓筆者正式說明一次,若事件屬實的話,那摩連奴無疑是犯上錯誤的。無論一個人的工作成就有多大,也不可以用作合理化同類型的過失。不過,按同樣的道理,即使摩連奴曾經犯了這個重大的錯誤,也不可以用作抵銷他過往的工作成就。況且,頗多討厭摩連奴的球迷其實持有多重的標準,例如「迷雲黨」在2010年雲加被揭婚外情後拋下一句「我不相信」便企圖了事,有不少不希望摩連奴加盟曼聯的曼聯迷對前曼聯黃金左翼傑斯的「弟婦門」事件,以及現任鋼門迪基亞涉嫌參與幾年前一宗性醜聞事件選擇性失明等等。

是的,迪基亞那宗案件尚未提堂審理,基於無罪假定的原則,筆者不應該未審先判認定迪基亞參與在事件當中。哪法庭何時宣判摩連奴去季以粗言穢言侮辱女軍醫伊娃卡尼路屬實呢?誠然,在文明的司法制度下,法庭的判決最著重的是程序公義,被告可以打程序或庭外和解的方式處理問題,但在法律上無罪並不等於當事人沒有做過被控告的事情。那麼請各位再看看雲加和傑斯等的事件吧。

好的,雲加和傑斯等的同類事件只是私人性質,摩連奴的卻是處理公事不當。但問題是,著名前曼聯領隊費格遜以粗言穢語教訓下屬的頻密程度遠超於摩連奴,如果認為摩連奴處理公事不當,根據同一標準,難道費格遜沒有同一問題嗎?有部分曼聯迷以這個標準批評摩連奴,卻對費格遜的同類問題隻字不提,或把費格遜類近的處事手法合理化(難道以粗言穢語侮辱男性便可以被合理化嗎?那還提什麼男女平等?),其實他們很可能是以個人的喜好作為判斷對錯的標準(另外,以名人和師長作為完美無缺的榜樣的教育思維是值得批判的。全面的教育,理應讓莘莘學子盡可能全面客觀地了解名人和師長為人處事的優點和缺點,正如在兒童主日學的課程中,當導師教導大衛的事蹟時,也不應只談大衛被耶和華揀選成為以色列王的事,對他與拔示巴通姦的事件則隻字不提,讓兒童虛假地幻想相信上帝的人是完美無缺的)。

為何摩連奴不會較雲高爾差?

事實上,費格遜、傑斯和迪基亞均是功績顯赫之輩。為了自身的利益,部分曼聯迷的批評力度自然有所下降,甚至希望淡化事件。摩連奴現時所缺的,正是證明他自己加盟曼聯後也能交出昔日往績的能力。

無論是支持還是反對摩連奴入主曼聯的曼聯迷,均會認為曼聯聘請摩連奴是個具有風險的決定,尤其根據過往的歷史,他會大灑金錢增兵、不重用新人、戰術偏重功利的防守、留任在同一球會的時間偏短等,所以他未必能解決曼聯根本性的問題。

然而,會大灑金錢增兵的並不止於摩連奴這個領隊。過往兩季雲高爾在轉會市場平均所花的轉會費,較摩連奴執教豪門平均所花的還要稍高一點。值得一提的是,摩連奴此前執教的車路士、國際米蘭和皇家馬德里的班主均是揮金如土之輩,但在費格遜的年代,現任曼聯的班主因不肯花足夠的金錢收購球員而遭詬病(尤眼見車路士和後期曼城所花的轉會費是曼聯的幾倍),如摩連奴到來能令曼聯能夠豪花金錢擴軍,那麼那些昔日對現時曼聯班主的批評便很難在摩連奴入主曼聯的年代延續下去。此外,如曼聯迷真的是認真嚴格地指出曼聯的理財哲學是謹慎務實的話,那他們更沒有理由接受到雲高爾增兵後球隊碌碌無為的表現。

沒錯,雲高爾在今季成功發掘來季英超開鑼仍未足19歲的曼聯自家青訓新星馬古斯·拉舒福特(不用「青訓產品」一詞,全因力圖避免捲入與部分傳統馬克斯主義者指責筆者物化球員的爭論中)。但稍有細心留意的球迷,均不難發現,雲高爾起用拉舒福特,某程度是因為在轉會市場關閉後球隊出現傷兵潮被迫孤注一擲的。但這個偶然的神來之筆,並不足以抹去他放走小豆和重金簽入世紀級庸才迪比的差劣轉會市場操作,這個問題已有大量分析文章指出,在此不贅。

更甚的是,雲高爾大灑金錢後也無法踢出賞心悅目兼有效率的進攻足球,換上摩連奴後不見得會較雲高爾更差。再者,在今季尾,朗尼的狀態明顯不足(不是下滑,因實在不知他於今季何時曾狀態良好),但雲高爾並沒有把他放在冷板凳,這某程度上導致曼聯在季尾的進攻效率被減低。如今,摩連奴來到曼聯,將首度帶領他一直很欣賞的朗尼出戰英超,或許他有辦法令朗尼重拾狀態,即使不然,他也有足夠的能耐把朗尼放在冷板凳上。

至於摩連奴遭人詬病的「泊巴陣」,其實單是起用這個陣式並沒有違反體育精神。畢竟,向來沒有一項規定禁止球隊擺出嚴密防守的陣式(在香港隊對中國隊的賽事中,前者不是這樣做嗎?)。批評「泊巴陣」的領隊和球員,大多是受制於「泊巴陣」的威力後所出現的情緒宣洩,但這不足以構成合理的指控。

此外,領隊逗留在同一球隊的時間長短並不是最重要的考慮因素。運動公社稍早前撰文指,在後費格遜的年代,曼聯在聘請另一個領隊時要複製多一次費格遜的事蹟殊不容易。君不見曼聯早前貪大求全,結果莫耶斯和雲高爾也均只是失敗的過客嗎?與其勉強再找一個預期可在其往後職業生涯始終如一地帶領曼聯出戰的領隊,倒不如從實效的角度出發,盡可能找一個在最短時間期內能帶領曼聯重返奪冠行列的領隊。

請摩連奴是場賭博,但曼聯並無更好的選擇

哪曼聯聘請摩連奴是一場賭博嗎?大概只有根據明光社、鄒賢程和橄欖(另一個頗常在《時代論壇》出沒的留言者)自相矛盾的反賭論述,那項決定才未必算得上是一場賭博。

無論如何,實情是人無法界定,到底一個決定的風險低至哪一個點或以下便不是賭博(除非是零風險),風險高至哪一個點或以上便是賭博。曼聯改聘摩連奴是一場參考他領軍往績和雲高爾帶領曼聯往績後所作的賭博決定。在理論上,對曼聯來說,這項賭博不會有百分百成功的機會率(畢竟是Judging the Future from the Past),但這已是它在四月或五月決定換帥後,唯一有空又願意來投而又有較雲高爾更佳領軍往績的人選。其實,不少球隊班主和球迷也抱有成王敗寇的思維。如摩連奴要反擊或無視所有的批評,最佳的辦法是交出成績、交出成績及交出成績,相信沒有人較他更清楚這一點。

可以肯定的是,曼聯留用雲高爾是危險性更大的賭博。如果曼聯來季繼續留用雲高爾,但表現仍然不濟的話,它也無可避免地不與他續約,但屆時它還有有多大的把握簽下與摩連奴級數相同的領隊呢?歷史沒有「如果」這回事,但在作決定前,決策者須仔細研究選擇不同選項帶來的最好和最壞後果是什麼,以及出現各種後果的可能性有多大。分析決策的,也須如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