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史達寧討回公道

2018/7/11 — 20:23

史達寧(圖右)圖片來源:史達寧 Twitter

史達寧(圖右)圖片來源:史達寧 Twitter

【文:論足球】

英格蘭對瑞典的比賽過後,香港的社交平台上充斥著對史達寧的批評與謾罵。然而在同一場比賽後,很多外國有質素的媒體,甚至高水平的職業教練,都一致大讚史達寧過去兩場的表現。例如,加利尼維利和沙維治兩位名宿,都認為球迷的批評十分嘔心(Disgusting),並用「Brilliant」和「Sensational」等字眼形容他的表現。

個人認為,對史達寧的批評主要由三個原因造成:(1) 不了解他的長處和角色;(2) 判斷被認知偏誤(Cognitive Biases)嚴重影響;(3) 認為他是「二五仔」,判斷被個人主觀情感影響。就著第一、二點,本文希望可透過分析史達寧的踢法特點、對英格蘭的戰術體系的重要性、以及把握力差的迷思,來解釋為何普遍球迷與專家會對史達寧有截然不同的評價。

廣告

(第三點無從解釋,如果硬要堅持自己的不理性,這篇文章不適合你。)

史達寧的特點與踢法

廣告

首先,史達寧的一些體力特質(Physical Attributes)在現今球壇屬數一數二,包括爆發力、速度、平衡力和敏捷度(Agility)。爆發力和速度這兩點應該是毋庸置疑的。他在世界盃曾錄得每小時33.1公里的時速,並列第十三位。短距離跑動的速度由步幅和步頻兩個因素主宰,史達寧的爆發力主要來自其穩打穩紮的下盤和很低的重心,以致在跑動時有極高的頻率。同樣基於這兩個原因,他的平衡力亦比身材相若的球員出眾得多。不論是背向龍門或個人突破時,史達寧都擅於以身體保護皮球。以背身吸引後衛上前施壓,然後利用變速並以身體挨著對手來繞過守衛的緊纏,是史達寧常用的一招。盤扭時頻繁的身體應用,是他經常受到粗野犯規的原因之一。而敏捷度是指對外來刺激(Stimulus)反應的速度。他的盤球風格不太花巧和主動,經常等待對方出腳攔截才及時避開,藉著這時機加速突破。

另外,無球走動(Off Ball Movement)和多功能性(Versitality)都是史達寧獨一無二的地方。出色的無球走動,當然建基於上述的爆發力和速度,但跑動意識(對空間的辨認、走動會構成的反應和互動的認知)和時機更為重要。無球走動能力和多功能性亦有關連,因兩者某程度上都是建基於所謂的意識。他的多功能性十分明顯,基本上可勝任前場每一個位置:出道時的左翼,13/14球季的進攻中場,曼城時期的右翼和False 9,國家隊的輔鋒。雖然在每個位置的表現各有長短,但沒有爭議的是他在邊路和中路兩個區域都能大放異彩。這特質非常罕有,因為兩者在幾方面都存著很大的差異,如控球後的身體方向(Body Shape)、視野(Field of View)、空間的位置和防守的緊密性等等。憑著出色的無球走動,史達寧往往都能為自己或隊友製造空位。

控球在腳時,史達寧無疑具備不俗的突破能力。在細小空間中可運用貼腳的盤球和敏捷度,有空位時就當然會以速度制勝,兩種實力並存令對手更難設防。職業生涯中,每90分鐘平均錄到2.8次成功盤扭,成功率有五成三亦算不錯的水平。然而,傳球、傳中球、遠射能力都不是史達寧的強項。雖然曾在10號位光芒四射,但他絕非以傳球的創造力或視野見稱。翼鋒來說,其傳中能力亦算平庸,多年來甚少以傳中球為隊友製造機會,最多都只是一些短距離的 Cutbacks(在底線地波傳到十二碼點附近)。這方面的弱點是源自一般的Striking Technique多於Decision Making的問題,因此亦可解釋到其疲弱的遠射能力。有很多人都會說控球時的Decision Making是史達寧的弱項,但他在過去兩年有明顯的進步,不必要的失誤已大幅減少。至於把握力的問題,下文會深入討論。然而,這幾方面的不足,似乎沒有對他的威脅力造成很大影響。由於經常可憑體力和走動到達有利的位置,即使不用作出複雜的傳送或盤扭,很多時以簡單的埋門或傳送就足以構成威脅。簡單而言,無球在腳時出眾的走動能力和意識,大致蓋過了控球時的一些不足,這是史達寧多年來可在頂級球隊立足的原因。

對英格蘭戰術體系的重要性

今屆世界盃,英格蘭在修夫基麾下主要以3-5-2陣式應戰,控球在腳時的陣形大概為3-3-3-1,飾演輔鋒角色的史達寧會與阿里和連加特處於防線之間的空位,或留在最前線讓簡尼墮後。英格蘭控球在腳的傳控踢法大家有目共睹。後場組織由中堅三人及防中軒達臣處理,目標主要是透過後場的人數優勢,使用防線之間的三個傳球點,在中路或輔位以Vertical Pass推進。然而,今屆世界盃英格蘭的後場推進不太流暢,主因是當防中軒達臣被對手緊盯時,英格蘭中場的唯一連接點就被封鎖,因此往往要由中堅直接傳球予第三層攻擊線,或者透過翼衛在邊路推進。推進距離太長,加上保守的心理和防守的緊密性,是英格蘭攻力未如理想的主因。

主要的推進套路不太奏效,固然要找另外的方法進攻。而史達寧在這方面就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尤其是過去兩場,成為了球隊推進到有威脅地帶的主要途徑。數據上反映,史達寧在Final Third接應向前傳送(Forward Pass)的次數是隊中最高,比在同一個空間活躍的阿里、連加特或簡尼都高出一大截(圖二)。再者,史達寧在xG Chain的數值(可理解為對球隊製造機會的貢獻),在對瑞典和巴拿馬的比賽都差不多是隊中最高。

從下面Match of the Day的影片可見,憑著其意識和多功能性,史達寧有幾種模式推動球隊的進攻。一,在防線之間現身,運用變速和盤球能力吸引守衛然後分邊。上季曾經瘋傳過哥迪奧拿指導史達寧的影片,就是針對在這空間控球時要打開身體,才可使用動力提速和擴闊視野。二,當簡尼墮後時,在最前線憑速度入楔到防線身後。這功能十分重要,環顧幾隊以控球為主但早早出局的球隊,在應付緊密防守時似乎都欠缺一名具備這能力的球員。上仗面對瑞典的防守緊密性和組織,最前線有一個入楔時機極佳的球員,令英格蘭的進攻套路更多變化,對方防線對此必定十分忌諱。三,以斜線或弧形路線走到邊路上腳,並為自己製造1v1的情況。這與上面提過他在邊路和中路都能構成威脅的特點息息相關。當中路的推進乏善足陳時,邊路的運用變得更為重要。而史達寧就是陣中唯一習慣在邊路發揮且有突破能力的攻擊球員。四,墮後到軒達臣附近上腳,以盤扭吸引守衛,為隊友製造空間。由於軒達臣經常被看管,很多時就需要依靠前場球員墮後分擔責任。但阿里和連加特的組織和盤扭力都平平無奇,持球時對推進的貢獻不大。因此,史達寧有時逼不得已要墮後,以盤扭帶來一些變化和改變進攻的節奏。

的而且確,史達寧今屆的發揮未算太好,但其存在之所以是十分重要,是因為陣中沒有其他可扮演這串連角色的球員。阿里和連加特的踢法比他更依賴無球走動,但速度慢得多。傳球和盤球能力亦不是他們的專長。因此,球隊在Final Third推進和突破的重擔都放在史達寧身上,而數據亦反映他在這方面的重要性。

把握力差的迷思

對於史達寧的批評,矛頭大多指向把握力差的問題。但從各種數據反映,史達寧雖然不是一名十分可靠的Finisher,但他的把握力其實不太差。球迷的感覺,很可能是被認知偏誤所影響。

衡量把握力的數據,主要有入球數字、轉化率(Conversion Rate)和Expected Goal(xG)三種。關於以轉化率和xG衡量把握力的問題,可先參這篇文章

入球數字和轉化率都是片面的指標,但始終有些參考價值。過去三個球季,史達寧每90分鐘分別錄得0.32、0.26和0.64個入球。翼鋒來說,前兩季的數字屬中等水平,而剛剛一季當然是歐洲數一數二。轉化率方面,史達寧前兩季的表現較差(12.5%和11.7%),與平均的15%有點距離。但今季22.7%的轉化率,同樣是英超中名列前茅,比沙拿和簡尼的22.2%和16.3%還要高。

相比起入球和轉化率,xG會將埋門機會的質素計算在內,所以應該是現時最準確的指標。一般把握力處平均水平的球員,xG與入球數字會是相若。把握力極高的球員,入球數字就會遠高於xG。例如,沙拿今季的入球數字為32,但xG就只有25.14。至於史達寧今季在英超攻入17球,而xG數值為15.48(圖三)。入球數字比xG高,某程度上可反映他的把握力至少處於中等水平。

今屆世界盃的五場比賽中,史達寧共錄得1.22的xG數值,但仍未有進帳(圖四)。究竟是他的把握力退步,還是其他地方出現問題?在應用各種數據時,我們必先要明白數據通常反映的是長遠的趨勢。但在這收集數據期間,數值不會由一開始已經維持在平均水平,而是會有不同程度的起伏。這起伏源自未知且難以預料的因素影響,例如運氣、狀態等等。雖然如此,長遠而言,人類總是會「回歸平均數」(Regression to Mean),因為運氣等因素總是Random的。其中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C朗拿度去季季初的入球荒。上半季,C朗的入球數字為每90分鐘0.14球,但xG則高達每90分鐘0.65球。意思是他雖然有很多高質素的射門機會,但始終未能取得相應的入球,至今相信沒有人可完全解釋這奇怪現象。但去到下半季,C朗的入球數字又回歸到與xG相符的水平。而根據史達寧的往績,在世界盃前他的入球數字一直與xG相若。現時的短暫入球荒和比xG稍遜的現象,可能是運氣,可能是狀態,沒有人可以解釋到,但就一定不可用作說明他把握力差的證據,更何況Sample Size這麼小。

從各種數據看,史達寧的把握力屬中規中矩,絕對稱不上是差劣。球迷之所以會產生這種感覺,個人認為是因為史達寧的踢法更容易造成心理上的認知偏誤。史達寧大部份的入球都來自簡單(xG數值高)的機會,因為他往往可憑優秀的意識和位置感,找到有利的位置起腳。與其他入球能力高的球員,這種風格算是罕有。大部分射手都會攻入不少高難度的入球,在球迷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這風格的成功率很低,但球迷往往就記得那亮麗的入球。相反,史達寧甚少在這些情況下起腳,大部分機會都是較低難度。雖然成功率較高,可能十球之中會攻入八球,但球迷往往就會記得那兩三次失機的情景。從心理學角度看,可用性啟發法(Availability Heuristics)可解釋這個現象:

可用性啟發法:對於一些較容易追溯的記憶,我們偏向會將其認定為重要或常見的事情或現象,包括一些突出或具戲劇性的事情,又或者是歷歷在目的個人經驗。例如,每當槍殺案發生,傳媒一定會大肆報道,這些突出的片段較一般新聞刻骨銘心。因此,我們潛意識下很容易就能追溯到這些記憶,從而高估它們發生的機會率和頻密性。所以,反勝、絕殺和爆冷等具戲劇性的現象,雖然甚少發生,但我們往往因為深刻的記憶,而產生過高的期望,從而引致不準確的預測。

要維持客觀的判斷,適當地參考數據是一個好方法,而上文已將關於史達寧把握力的數據一一說明。無論怎樣解讀,都不可能將他認定為差劣的Finisher。

【總結】

四強的賽前記者會,克羅地亞主帥達歷將簡尼和史達寧認定為英格蘭的關鍵人物。修夫基亦有所回應:「對這言論我並不感到意外。我近來收到很多名宿和前隊友的訊息,內容都是稱讚史達寧的能力、態度和過去兩場的表現。」

當你的意見與職業教練和名宿完全相反,或許這是個重新審視自己看法的好時機。最後,如果你覺得本文不夠說服力,可再查閱下面的幾條連結,全部都是高水平的外國教練最近對史達寧的評價。

Tifo Football(外國著名的戰術網站)
StatsBomb(足球數據界的先驅,研發了多種嶄新的數據)
Tim Lees(曾在利物浦和屈福特擔任教練)
Match of the day(評論團隊由名宿組成)
加利尼維利
連尼加

原刊於論足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