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腳認識一個城市

2017/4/29 — 6:30

作者圖按:前年往華盛頓參觀博物館,朝早五點跑到林肯紀念像,站在馬丁路德金演說的位置,震撼至不能忘記。(林肯紀念堂;圖片來源 — Ravi Shah / Flickr)

作者圖按:前年往華盛頓參觀博物館,朝早五點跑到林肯紀念像,站在馬丁路德金演說的位置,震撼至不能忘記。(林肯紀念堂;圖片來源 — Ravi Shah / Flickr)

無論出差或旅遊,一日或七日,行李內必定有對跑鞋,我視跑步為認識一個海外城市的最佳方法。老實說,去過的地方,腦海中最難忘影像,不是參觀過某景點,而是晨早跑過某城市的河邊或公園。外出的時候,我們努力做個本地人,希望人家不投以特別目光,沒有比跑步最能融入當地生活,穿上跑鞋,在跑道上,我們都是屬於同一地方的跑者。

有些人抗拒在外地跑步,因為不熟路,治安成疑,心裏感到不安全。我去過的地方治安大都沒問題,唯一一次跑到有點緊張,是jet lag睡得不好,天未光在阿姆斯特丹被一群酒鬼追喝。說到jet lag,跑步是很好的處理方法,每次跑完之後當晚便睡得好。

很多酒店提供跑步地圖,可見跑步的受歡迎程度。我的海外跑步習慣是不用地圖,因為陌生正是樂趣所在。首先定下目的地,可能是景點,可能是河流或公園,知道大概距離和方向,便跑出酒店門口。

廣告

海外跑步千萬不要聽音樂,因為我們需用盡五官感受一個城市。在熟悉的地方跑,雙腳在動,腦袋可能飄到十里之外。在海外跑,我們打醒精神,每一個彎都是一個在意的決定。雙眼四處望,這個城市的特點是什麼,有陽光和沒陽光,面貌的分別可以很大。城市有屬於自己的節拍,車聲人聲加起來,是獨有的城市聲。我喜歡晨早跑,城市聲特別清澈,聽到平日聽不到的聲音。我有個饞嘴的朋友,朝早用個鼻跑,終點是麵包店。

旅遊是充滿不確定的活動,遺失行李,被的士司機兜路,酒店查不到訂房資料,未入到房已一肚氣。跑步也是不確定的活動,過程充滿變數,但不管怎變,在世界任何角落跑,我從未後悔,即使其他事情頭頭碰着黑,跑步後寃屈氣一掃而空。還有,水土不服,周身唔聚財,醫治方法之一,是跑步。

廣告

和家人觀光,很多時晨早先跑去當日計劃去的景點,原來跑的速度比行快這麼多,可以去多很多地方。有一次去捷克布拉格,站在Charles Bridge,每一尺地方都有人,旺過旺角,沒心情逗留;第二朝早天未光跑去再看,沒有人的Charles Bridge美極。

我海外跑步的經驗豐富,提供一些貼士。首先,裝束低調一點,心口寫住「我愛紐約」或大學標誌的衫,可免則免。噢,跑山vest和水袋請留在房間,海外跑應該是輕鬆的。我不帶水和食物,周街搵水和食物是樂趣之一。路線最穩陣是向「水」跑,河或湖的周圍多數是跑步熱點,景色一定靚。帶酒店地址和些少錢,迷路或太疲倦,搭的士回酒店。

人依賴習慣,習以為常變得公式化,海外跑步是跑者難得的調劑 。我們都擁有不同程度的街頭智慧,但在習慣中逐漸失去,跑步是重拾小聰明的方法。用腳在陌生城市探索,風險不高,但回報可以很大,例如對頭跑者的微微點頭示好,是最有意思的歡迎儀式。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