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田徑與賽馬

2016/8/16 — 16:38

百米飛人保特在里約奧運男子100米短跑準決賽輕輕晉級。(直播片段截圖)

百米飛人保特在里約奧運男子100米短跑準決賽輕輕晉級。(直播片段截圖)

阿叻主持奧運田徑節目時屢次以賽馬比喻競跑項目,引起不少觀眾的不滿,連浸大體育學系副教授雷雄德也在港台節目《千禧年代》中也批評阿叻的做法有欠專業,「偏離了體育競技或奧運精神」。

筆者認為,這是阿叻在實際操作上出現的問題,而非在田徑直播節目中絕不能提及賽馬。今時今日觀眾對賽馬直播的要求也提高了不少。賽馬直播的主持固然避免不少了給予觀眾「貼士」,但他們更需要分析每匹參賽馬的操練部署、狀態如何、跑法特點、往績、騎師技術等。在賽馬直播節目中,有些主持偶然也會用田徑比喻賽馬。畢竟,始終有些觀眾是初次接觸賽馬,如果單純講解賽馬,他們很有機會完全聽不懂,但如以賽馬和田徑的共同點來解說,例如合乎規例地封阻對手的跑線等,則可令更多的觀眾明白當時的賽事形勢。不過,賽馬直播節目的主體仍是賽馬分析,主持仍會指出賽馬和田徑的分別,例如只有前者有讓磅賽等。

其實,在田徑比賽中,專業的主持也可首先盡量介紹出賽的選手,然後講解他們的操練方法,他們的身型和肌肉分佈如何影響他們的比賽表現,他們的起跑、加速和壓線技術如何,世錦賽的比賽成績如何反映他們的競賽狀態等。這是最基本要做到的事情。換言之,高水準的賽馬直播和田徑比賽直播節目也是用類似的講解方法,但內容的重點會有所分別。

廣告

接下來,主持可直接解釋或詢問身旁的專家有關觀眾可從這些運動員學習的地方。田徑和賽馬另一個頗大的分別,在於普及性。田徑是一般大眾也可接觸的運動,但騎馬所費不菲,不是每個人也有同等的學習機會。所以,有觀眾間接參與運動時,為他們提供學習田徑的機會,本是推廣體育普及化的大好機會。

當然,在田徑比賽直播節目中兼談賽馬也不一定是禁忌。如向觀眾完整地講解每個選手的競跑技術後仍有些時間,主持亦可解釋田徑和賽馬的異同,以及為何賽馬不被歸納為奧運項目。有些人認為,賽馬不被歸納為奧運項目的主因,在於這個項目會誘發賭博的問題。這個問題固然有些影響,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在賽馬中,馬匹的質素對賽事的勝負有頗大的主宰性。

廣告

即使是世界上騎術最出色的騎師,也很難策騎一匹競賽能力低的馬匹勝出賽事(但技術差的騎師騎競賽能力高的馬匹也可輸掉比賽)。而奧運首要比併的,是人類的體能、速度和技術,即使是划艇、滑浪風帆、單車、乓乒球、網球、羽毛球等要靠輔助工具的運動,這些輔助工具會受到一些硬性的規定,令參選選手在賽前不會從輔助工具中得到明顯的額外優勢(但古希臘的奧運也包括賽馬項目)。

或許有些人會有疑問,為何馬術又可以納入為奧運項目呢?事實上,在馬術賽事中,參賽選手對馬匹的操控性仍遠高於賽馬,這是關鍵因素之一,但馬術能否被納入奧運項目本身也充滿爭議性(而是否不被納入奧運項目的便不運動比賽也值得探討,例如七人欖球也是首次被納入奧運項目,那是否它在被納入奧運項目前便不是一項運動)。另外,即使撇除這些因素不談,奧運要辦舉賽馬運動也困難重重,因有不少馬主和練馬師在差不多與奧運開始的同一時期劍指一些獎金有幾千萬港元的歐洲大賽,要馬主和練馬師轉為角逐獎金欠吸引力的奧運賽事,以及要賽事主辦單位讓路給奧運,實為天方夜譚。這些問題均可在奧運節目中解釋給觀眾知道。

不過,這種做法較為高階,要求主持對運動比賽有跨項目的完整認識,而且直播的時間緊迫,通常主持做完基本的講解後,比賽便已經展開。在這個情況下,主持理應捨難取易,先完成最基本的任務。觀乎TVB的田徑項目直播,阿叻連最基本的講解也未完成,便急不及待地給予「賽馬貼士」,猜測誰能跑入小組首兩名,但不少觀眾期望的是透過觀看直播節目,增加對各個田徑運動員以至各國訓練系統的了解。

阿叻又以血統論指巴林缺乏跑得快的女士來解釋為何巴林女運動員跑四百米的成績欠佳。坦白說,筆者也看過一些以DNA的差異來剖析運動員表現差異的學術論文。不過學術界仍未就這個問題蓋棺定論。所以阿叻以一種過於肯定的態度來解釋問題,對巴林的短跑訓練系統如何卻隻字不提,如果由一些田徑專家來解說則可能會避免這個問題。

阿叻的發言,甚至阻礙同場的專家作一些基本的技術講解,例如有專家嘗試解釋為何400米和100米短跑排在最內和最外的兩線比較難跑,阿叻便搶着說是檔位偏差。但事實上,賽馬有檔位偏差,除了受天氣因素影響賽道外,主要還是因為排在內檔的馬匹有可能會被其他馬切入阻擋跑線,以及外檔馬有可能被其他馬頂在外疊,前者有機會被擠阻而無法全力衝線,後者則有可能多走了一些腳程(跑A欄、B欄和C欄的特點不同);參賽選手跑400米或以下路程的短跑賽事,既不可能被其他選手合法地阻擋跑線,亦不可能被他人影響而多走了腳程。

故此,即使在田徑短跑項目中,某些跑道比較難跑,箇中原因亦與賽馬有檔位偏差有所不同,如直接將兩者類比,得出的解釋便不夠精確。

阿叻主持田徑比賽直播節目不夠專業是不爭的事實。但阿叻所說的也不是完整的賽馬分析,只是他自以為在分析賽馬,而不少觀眾又誤以為他所說的便是真正的賽馬分析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