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區議會選舉談起蘇古迪斯的民主實驗

2015/11/22 — 20:28

今天是區議會投票日——人民通過選票,重奪對社區生活的話事權。談及體育運動與民主的扣連,不得不提巴西足球和左翼政治的代表人物:蘇古迪斯。蘇古迪斯在哥連泰斯推行的民主運動,讓我們明白到實踐民主在日常生活的重要性。


話說巴西軍人政權由六四年開始一直統治到八十年代中。但在七十年代中期,總統Ernesto Geisel便已開始推動開放(abertura)政策,可說是啟動了緩慢的民主化程序。雖然當權者有退讓,但沒有民間的壓力,民主化也難以完成。一九七八年,蘇古迪斯加盟號稱是巴西第二受歡迎的球會哥連泰斯。在一九八二年,該會球員都穿上印有「民主」(Democracia)字樣的球衣上陣。在當年舉行地方選舉前夕,蘇古迪斯帶領哥連泰斯的隊友穿上一款印有呼籲民眾投票(Dia 15 Vote,意指在15號參與投票)的球衣比賽,鼓勵民眾行使民主權利。聖保羅作為民主運動的重鎮,蘇古迪斯亦有參與其中,時常在群眾集會中上台發言。八四年國會準備表決回復民主的修憲案時,他在一場大型群眾集會中公開宣示,若議案過關他便會拒絕投身意大利聯賽而留在巴西。結果,議案被否決,蘇古迪斯亦隨即赴意大利加盟費倫天拿。

本來巴西的球隊都是由老闆專政,球員只能遵守管理層的指示。但當年在蘇古迪斯帶領下,哥連泰斯在八十年代初期便曾變成了由球員控制的球會,可說是一場職場民主實驗。球隊的大小事情,包括是否引進新球員、何時吃午餐、是否在球衣上印上爭取民主的字句,都由全體球員共同投票決定。最受人注目的是在球會內部民主化後,球隊廢除了賽前集宿的制度。蘇古迪斯認為,賽前要球員集宿是不信任球員和反人性的表現。這種家長式管理根本不合理。這種在巴西球圈廣受採用的制度在哥連泰斯被揚棄,可說是切合了當時巴西自由化的潮流。

廣告

這場球員自治運動被稱為「哥連泰斯民主」(Democracia Corintiana)。在這場運動期間,哥連泰斯兩度稱王聖保羅洲錦標賽,可見讓球員取得自治權和取消集宿制根本不會對球隊成績帶來負面影響。可惜的是,隨著蘇古迪斯遠走意大利,這場工人自治運動的另一靈魂人物Wladimir亦離隊,哥連泰斯民主模式亦走到終點。

社區和球會是不同的場域,但同樣體現民主如何影響個人生活。如你亦為職球員的職場民主實驗所感染,何不在自己的社區發揮寶貴一票的價值?

廣告

 

原刊於運動公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