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拳手記:曹星如以外

2015/8/31 — 5:57

曹星如,圖片來源:rex tso facebook

曹星如,圖片來源:rex tso facebook

語言

曹星如這位香港華人成為香港西洋拳壇的代表人物,入場千多人絕大部分都是為了捧他場而來。但像不少在香港舉行的國際運動賽事一樣,英語是大會的唯一「官方」語言。大會司儀只說英文(當然,也較難想像怎樣用廣府話做拳擊式的進場介紹),擂台上的電視也只用英文介紹即將登場選手的戰績,甚至連香港寬頻的廣告也是講英文。整晚就只有曹星如的感謝宣言告其經理人指明年挑戰世界冠軍時是用廣府話發言。或許大部分觀眾就算聽不懂英文也不介意,但如果觀眾能聽得明司儀就各選手的介紹,大概在看其它賽事時更加投入。

座位

廣告

博擊賽事的座位大多是居高臨下的,只有在擂台旁邊附近的的位置是要觀眾由下向上望。但今次場館的佈置卻是所有觀眾都坐在地板上的座位,像在迷你戲院(即沒有超等那些)看電影一樣那樣要仰望擂台。場地不大,所以就算是後排觀眾都看得清楚拳手的出拳和閃避動作。但除了最接近擂台的幾排觀眾外,其他觀眾要看清楚拳手的步法就不行了。如果是受會展場館所限而不能令觀眾席有較理想的設計,下次曹星如在香港比賽時最好另覓場地了。

殘酷

廣告

第三場,香港李鑑任對澳門敖日格樂。兩人都是首次上西洋拳職業擂台。首回合雙方顯得保守可以理解,部分觀眾大聲投訴兩人打得不夠激烈太苛刻了吧。最後敖日格樂被打到血流披面,由泰拳轉打西洋拳的李鑑任取得技術性擊倒勝利。身邊一些觀眾歡喜若狂,後來李鑑任稍事休整後出來跟他們合照,就確定他們是李鑑任的親友。贏家興奮慶祝,輸家應在療傷。職業拳擊太殘酷!後來上網看原來李鑑任本來的對手是另一位澳門拳手。本身是蒙古人的敖日格樂大概是臨陣頂上,也不知有多少出場費,但卻要在千多人面前被打到流血兼成為輸家,令人心痛。

主場之利?

全晚七場比賽,有三場是香港華人選手對外戰。另外有兩場是菲律賓拳手對澳洲和泰國拳手。其實菲律賓的蘭迪和雷伊兩兄弟也是主場。因為他倆木身也是曹星如的對練夥伴。曹星如打第五場,到第六場時約有三分一觀眾離場。其實第六場也算有主場選手。英籍的多伊(Tom Taw)在港任職基金顧問,而且像曹星如一樣在DEF訓練。他跟意大利籍的蘭剎提作四回合賽事。作為門外漢,感覺上兩人大致勢均力敵,蘭剎提甚在個別回合佔優。最後裁決是多伊以Split Decision勝出,是否主場之利?

令人費解的賽果

最後一場是泰國的升溫猜與威爾斯出生,已移居澳洲的格豪芬(Kerry Hope)爭奪WBC中量級亞洲冠軍。賽前報道指升溫猜做不到磅,不但被罰款二千美元而且就算勝出也不能取得腰帶。仍然堅守會展的約半數觀眾對這戰的戰情不感滿意。升溫猜整場極為被動,出拳不多。格豪芬似乎控制戰局但似乎也未能重創對手。但無論如何,格豪芬顯然戰意較佳,而且幾乎無被擊倒的可能。賽事途中司儀兩度宣布比分,令人驚訝的是三位裁判只有一位裁判判格豪芬遙遙領先。兩人打足十二回合後,司儀宣布三位裁判一人判和;一人判升溫猜小勝,一人判格豪芬大勝(實際比分就記不下了,因為司儀只說了一次)。換言之雙方賽和。我噓了一聲就離場,沒再留意擂台上的發言。臨離開場館轉身一看,好像聽到格豪芬團隊一人在米高峰前說了一字:「Shame!」(恥辱)翌日看格豪芬的Twitter,他轉推了兩條訊息,一條的內容是「Literally the worst robbery Ive even seen in boxing tonight …. Won 10-2 at worst. Draw. Complaint to @WBCBoxing coming.」(今晚簡真是我在拳擊上見過最差的搶勢……起碼以十個回合對兩個回合勝出。打平。將向WBC投訴)。另一條的內容則是「literally the worst robbery I have even seen in boxing. @Khopebox fight in Hong Kong tonight」(簡直是我在拳擊上見過最差的搶勢。格豪芬今晚在港一戰)。

曾俊華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也有到場觀戰,坐在盛智文旁。不知道為甚麼大電視經常特寫曾俊華。他沒有惹來噓聲,幸好也沒有掌聲。香港不少民生問題都與他的超保守理財政策有關。這一晚他在富商旁看拳賽,同時間他的政策也在製造貧窮和民生問題。下次有機會希望有人會噓爆他!

 

原刊於運動公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