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美國飛人》:奧雲斯的決定重要嗎?

2016/5/25 — 11:4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美國飛人》這齣電影以1936年柏林奧運四面金牌得主奧雲斯(Jesse Owens)的事跡為主軸電影的英文名為《Race》。「Race」既是跑步競賽,也是「種族」之意,可謂完美的語帶相關。因為奧雲斯雖然是一流跑手,但生活在充滿種族壓迫的時代和國度,他的一舉一動都不可能沒有政治意涵。

或許他一生中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決定,就是是否應該參加柏林奧運。當時德國已是由納粹黨執政,美國國內有人發起了杯葛柏林奧運的運動。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 ;NAACP)是其中一個支持杯葛柏林奧運的組織。在戲中,NAACP的代表告訴奧雲斯,美國的黑人和德國的猶太人一樣面對種族壓迫,作為美國黑人的奧雲斯理應透過抵制賽事聲援德國猶太人。戲中的奧雲斯一度因此想退出角逐,但一名受了傷的黑人對手的一番話,令他決定出戰。

事實上,美國國內反對抵制柏林奧運者也不一定是因為同情納粹政權。既然納粹黨擺明搞種族歧視、阿里安人至上,那麼黑人運動員上陣擊敗德國運動員,豈不是摑了希特拉一巴掌?奧雲斯贏得四面金牌,被視為打破納粹黨提出的「阿里安人優越論」的明證。在體制內「寸土必爭」的立場似乎得到印證。不過,奧雲斯的輝煌成績沒有阻止納粹黨在奧運結束後恢復壓迫猶太人的「常態」,後來更出現了針對猶太人的大屠殺。而在美國,奧雲斯的成就也沒有令黑人翻身。奧雲斯出席為他舉辦的慶功宴時,竟因膚色而不得走正門入會場(這是史實),委實諷刺。如果奧雲斯當年沒有參加,今天就沒有這齣電影,但他的勝利在現實政治上其實僅得象徵意義,這也是難以爭辯的事實。

廣告

那如果當時已經是貴為世界紀錄保持者的奧雲斯抵制柏林奧運呢?當NAACP的代表造訪奧雲斯家中時,奧雲斯的父親說:「如果他不參賽,誰在乎?」(大意如此)換句話說,奧雲斯父親認為,他的兒子如果抵制柏林奧運,也不會為後來的政治發展起到甚麼作用。這句話也錯不了。因為就算你已是世界紀錄保持者,你…你因政見而不參賽的消息,又可以做多少天的頭條?就正如大家對1978年世界盃的記憶,有多少是與告魯夫可能因為不滿阿根廷軍政府而棄戰有關?

簡單來說,其實人類的歷史不會隨奧雲斯那個是抵制還是參賽的決定而改變。對!我想說的是,奧雲斯的決定和成績在宏觀而言是無關痛癢的。因為他的決定如何、成績如何都不會改變後來發生的事。奧雲斯不可能認同種族壓迫,但他最後選擇的策略對我們而言其實並不重要。因為顯然地,任何策略都不會改變到大環境。

廣告

然而,這不代表有關柏林奧運的相關爭議並不重要。如果社會運動、抗爭運動必然牽涉到要改變人心,那麼每次相關的爭議,就是驅使人反思自己立場的時機。奧雲斯決定參賽不能說是對還是錯,因為真正能有所作為的,是推動爭論,為奧雲斯的行為賦予政治意義的人。這樣的爭議當然也不可能立即改變世界,但正是如此「滴水穿石」,才有後世的進步。

《美國飛人》記載的奧雲斯的事跡,絕對好看!但真正改變這世界的,卻絕非奧雲斯本人。

 

原刊於運動公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