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破舊太盡、立新未成︰雲高爾的功過

2016/5/24 — 10:38

記得史高斯今季季初曾經評論過,上季用了這麼多錢能夠保四,今季再用一筆,就要爭冠作交代了。這固然是失之急躁,低估了繼承費Sir 的困難。然而,雲高爾上季季末的谷底反彈,也令人理解史高斯何以如此樂觀。回看14/15球季,一開始雲高爾確是行了很多冤枉路,季初不斷試打三後衛,又用迪馬利亞打前鋒,又堅持同時出雲佩斯和法卡奧。

然而,踏入下半季,雲高爾逐漸摸索到4141才是最佳陣容,同時建立好幾套進攻板斧,令攻勢多元而平衡。史摩寧和鍾斯的組合,雖非一流也算穩健;右邊有楊格和白蘭特這個攻守兼備的組合,既有疊瓦式助攻,二人亦肯防守,成為季尾一大利器;左邊有楊格和白蘭特這個攻守兼備的組合,邊有馬達內切、華倫西亞傳中;中場有卡域克做deep lying playmaker,靴里拉和馬達作小組配合,費蘭尼做deep lying targetman,接應長傳;朗尼做中鋒,同時也是前場壓迫的第一防線。這陣容在下半季打出六連勝的佳績,連敗曼城、熱刺、利物浦等強敵。在球迷看來,第一季的適應期已過,第二季應該收成了。

廣告

如此看來,雲高爾最大的問題,就是承繼不了第二季的期望。今季他彷彿失憶一樣,排出來的陣都發揮不了上季的幾個殺著。楊格、費蘭尼消失;白蘭特去了打中堅,被千夫所指,幾乎令人忘了上季他和靴里拉並稱最佳收購;達米拉傳中也不及華倫西亞;而迪比更不用說了。左路無突破;右路無傳中;中路無頂波。剩下一個朗尼,死得啦。

結果曼聯的進攻,變成清一色「猜波」。

廣告

同情地理解,雲高爾大概是認為上季前場進攻、後場防守的分工太「僵硬」,所以需要把playmaker 拉後,令曼聯後場有進攻發起點,長傳發動進攻。所以就找白蘭特打中堅。要求後防球員做playmaker 幾乎是全能足球(Total Football)的通法,如米高斯用中場漢恩做清道夫,告魯夫用朗奴高文,哥迪奧拿用布斯基斯打中堅。後防既然犧牲防守穩定去輔助進攻,前鋒就要增強防守力去補充這不足。是以找勤於壓迫的朗尼做中鋒,小豆被犧牲也是因為他防守力不足,不利壓迫。雲高爾大概認為,朗尼即使速度已弱、把握力亦低,但後方的迪比和馬素爾,也足以支撐進攻。

沒錯,雲高爾最錯,就是迪比這位14年世界盃獲得最佳青年球員提名的年輕人,來到曼聯後成長遠低於預期。

因為迪比這位今季英超最大水貨,令曼聯前線只有馬素爾獨力支撐。要到下半季拉舒福特堀起,前線才稍見起色。但整體而言,曼聯前線缺乏penetration,迪比責無旁貸。同時,中前場企位過份死板,缺乏走動,令曼聯傳球沒有威脅性(這也是亨利季中講波時的批評,雲高爾要求到了final third 球員企位仍然要死跟規劃)。這或許是因為後防因為有白蘭特這弱點,所以雲高爾要確保中後場球員不要隨便上前助攻,以免失球時後防空虛。然而,代價就是曼聯進攻充斥著面對面的沉悶傳球。前鋒無突破,中場無助攻。

這也只是開局不順。球季這麼長,開局失勢,中段改變打法就可。然而這就來了雲高爾的第二大問題︰固執。上季雲高爾還沒有這麼過份,見三後衛不行,就用回四後衛;小組短傳不行,就用費蘭尼打高Q大棍(甚至被大Sam 罵過堂堂曼聯打long ball ,雲高爾特地找數據圖反擊,一時佳話)。

然而今季雲高爾固執得過火,例如白蘭特對抗性不足漸被人看透,到了下半季幾乎所有隊伍都會找強壯中鋒針對白蘭特one on one,但雲高爾繼續場場出白蘭特,徒然令他愈打愈多人罵,愈沒信心,打到後來連季初的準確長傳都沒有了。又例如上季楊格屢屢做救星,今季卻被投閒置散。場場死要壓前控球,對弱隊狂輸防守反擊。固然雲高爾在阿積士、巴塞、拜仁時是以固執聞名,然而當年在阿爾克馬爾他也一改風格,放棄強調控球進攻、荷蘭傳統的433,而改打442,大打防守反擊。更不用說14年世界盃,用兵多變,時而四後衛、時而三後衛,時而短傳、時而長傳,不拘一格,令荷蘭即使賽前折損了中場大將史杜特文,也能過關斬將殺入四強。

我覺得許多人在雲高爾初上任時的高期望,都是因為他既有帶豪門的經驗、為巴塞、拜仁的全能足球改革鋪路,亦有帶弱隊的經驗,能因應時勢調節戰術。想不到最後,雲高爾還是死在自己固執的老毛病手上,可謂三歲定八十。被人成功捉路,兵家大忌,而固執之人正是容易被人捉路。

開局不暢,中段固執,終致敗局,不為怪矣。

平心而論,雲高爾在曼聯雖然令人失望,但也有三大貢獻。

第一,他成功留住了迪基亞。上季迪基亞連球迷也告別了,幾乎所有曼聯迷都認命迪基亞會去皇馬,而皇馬甚至因為迪基亞心繫馬德里而想狠狠殺價(據報曾經想1200萬鎊就想「搞掂」迪基亞)。面對這樣的困境,雲高爾姿態極其強硬。買入羅美路作替換,雪藏迪基亞,同時不斷拒絕皇馬報價,一副玉石俱焚的樣子。彷彿要皇馬即使一季後免費得到迪基亞,也是一個雪僵了、狀態全失的廢人,同時也要令迪基亞入選歐國盃成疑。雪藏上季MVP喎,邊個敢?「敢帥」就敢。最後轉會窗last day 羅生門,而皇馬最後宣佈求購失敗,迪基亞也因為想在歐國盃前維持狀態而乖乖續約四年。原本九死一生的迪基亞保衛戰,竟以大獲全勝告終。光是這樣不被皇馬壓價、也不令迪基亞免費轉會手上,已是大功一件。

第二,雲高爾果敢地清走一批已見上限、將來貢獻成疑的二線球員,例如費查、韋碧克、卡華利、伊雲斯、拉斐爾、蘭尼、雲佩斯。這清空了不少薪酬空間,也為未來重建鋪路。雖然說當中許多人下季也可以打歐聯、而曼聯反而無,但也是他們的球隊本身已是出色,和他們的能力沒有太大關係。反而是許多人在轉投後依然表現平平,間接驗證了雲高爾的眼光(例如韋碧克轉投阿仙奴,依然傷患不斷,出場機會寥寥)。唯二有爭議性的是香川和小豆,但香川一直適應不了英超的對抗性,賣走無可厚非。而小豆是我唯一一個覺得不必賣的,雖然他不合乎雲高爾前場壓迫的要求,但留來當後備也好啊!不必下下都死靠朗尼。當然,小豆在利華古遜發光發熱,也和德甲環境、該隊戰術有關,不能簡單說成是雲高爾走寶。要做這樣大刀闊斧的重建工程,非大膽者不能為之。如果曼聯仍然用莫耶斯,我就不敢說他有這樣的名氣、魄力去解決沉痾了。

第三,也是最大的貢獻,他把曼聯陣容年青化,發掘出許多值得期待的新人。雲高爾的眼光似乎和球員年齡成反比。看老球員通常失手(法卡奧、迪馬利亞),看年青球員卻屢有斬獲。這兩季在曼聯發掘的人,前有馬素爾、拉舒福特、連格特,後有梳爾、科素文沙、波夫域積遜、麥尼亞。有些固然因為正選球員傷患頻繁才有機會上位,但也要雲高爾在芸芸眾多青訓中慧眼識人。而這批球員就是令曼聯下半季重現朝氣的功臣。論中生代,攻有靴里拉,守有舒尼達連,雖未臻完美,但都已upgrade 了幾年前的貧弱中場。白蘭特只要擺對位置,亦是一時之選(看上季表現已可知)。即使是迪比,要下斷言也或許太早。歐陸球員向來難以適應英超,第一季通常都失準。皮利斯第一季來阿仙奴,也是打得不知所謂,英超出33場入4球,要到第二季才適應過來,正常發揮。當然陣容仍有需要補強的地方,但這中青代無疑令人眼前一亮。

一言以敝之,敢帥之大刀闊斧,既有破舊,亦有立新。只是舊者去得太盡,而新者未成大器。故今季正正落入斷層,進退失據,徒靠迪基亞、馬素爾等支撐。敢帥繼續一意孤行,導致眾叛親離,失敗是難免之事。但我不能忘記,雲高爾當年離開巴塞時,也是人人喊打,史岱哲哥夫、李華度等大將惡之欲死,那時唯有幾個小伙子心中默默感念他。十多年後,小伙子名成利就,無不感謝師父提攜之恩︰

Iniesta invited Van Gaal to his wedding and says: ‘He always treats me well. In good times and bad, he was always straight and honest with the players: he was very upfront.’ Xavi insists: ‘People see him as arrogant or aloof but he’s really not.’*(Source: Sid Lowe, Fear and Loathing in La Liga: Barcelona and Real Madrid, p. 310)

我期待十年後,同樣的說話也會在曼聯的小伙子口中說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