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等埋隊友,結果就一無所有

2015/6/19 — 12:53

因為要等埋發叔,令我諗番起細個係街場踢波嘅一次趣聞。



細個落街場跟隊,對手多數係大過自己嘅哥哥。有時候對面隊又會拉多1-2個40-50歲嘅阿叔。話明阿叔,緊係唔能夠好似我地啲後生仔咁敏捷咁好跑,好多時佢地靠嘅踢咁多年波嘅經驗。所謂「後生仔始終係後生仔,都係急啲。」,阿叔係跑唔郁,但你又唔好以為好易搶到佢腳下個波,分分鐘啲阿叔企定定猜波都能夠猜死你,你咪成個傻仔咁跑黎跑去做馬餾,阿叔自得其樂。所以場上跑上跑落呢啲粗重功夫,都係交番俾我地啲後生仔做喇。

好記得有次係場邊跟緊隊,場上踢緊個兩隊9成係年輕人,19-20歲,但其中一隊拉住個5x歲嘅禿頭阿叔。個陣係夏天,基本上係除衫踢,身型原形畢露。阿叔身上滿是汗水,而佢個啤酒肚似有身孕咁突曬出黎,可想而知佢行動可以有幾快呢?當然都唔能夠否定佢其實係小明。

廣告

阿叔多數打青道夫或者前鋒居多,貪前者企定唔洗點跑只負責清波,後者就等人波餵射門,不過呀,其實無論打咩位都離唔開跑動,所以阿叔即使幾咁跑唔郁幾咁唔想跑,佢仍然會托住個啤酒肚傳波走位,但你都唔好預阿叔可以同你極速接你啲走位波或者快速反擊。

有次好搞笑,阿叔個隊輸角球,幸好自己友解圍,個波咁岩落正企係最前線嘅阿叔腳下,佢面前得番一個同佢仍有10幾個身嘅後衛同一個武雷公咁遠嘅龍門。正常緊係立刻快速反擊,一邊持球,個人突破,或者等隊友後上follow。阿叔好清楚面前嘅障礙得番一個,但佢似乎唔認為自己有能力扭過面前呢位雖然企得好遠但勝在年輕自己30幾年嘅後生仔,然而自己又係最前兼拎住個波,可以點做?結果,佢做咗一個我同朋友係場邊笑到停唔到嘅決定。

廣告

阿叔拎到個波後,無立刻移動,佢選擇單腳踩定個波,然後身不動,只係個頭擰轉,單手重覆由後摑上前嘅動作,其間不停大叫:「上呀喂,上呀喂!」,但佢一邊叫,個人係企左無郁到。

其後,佢個隊幾位年輕人見指示,終於由後場跑飛奔到前場,甚至飛奔到比阿叔更前嘅位置,嗯,可以進攻了,但進攻同時,對方已經同樣回防,所謂嘅反擊已不存在。

等埋隊友,結果就一無所有。

完。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page;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