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鑑有火 — 專訪何鑑江

2016/5/5 — 19:27

「好多後生仔都唔識我喇。」甫見面,何鑑江笑著,對記者感嘆。

人稱「何老鑑」的何鑑江,是資深足球評述員,六十年代開始在電台講波,評述過的本地足球賽事不下千場。一把高亢聲線,在老一輩球迷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

俱往矣。九十年代他退休離開港台,之後間中獲邀到電視台客串講波,但近年也逐漸遠離公眾視線。今天的何老鑑,仍然聲如洪鐘,走路卻有點蹣跚。已經八十歲的他,名副其實,老了。「舊陣時呢……成日都講舊陣時添。」訪問期間,老人家時常有此自覺。

廣告

老鑑雖老,仍然有火。四月底,無綫主播馮堅成因該台不重視體育新聞而毅然離職,又撰文向已故前輩伍晃榮致歉,「我守不住你交下來的體育最後防線」。翌日,何鑑江網上撰文回應,指電子傳媒輕視體育新聞的情況「不是起於今日」,更將矛頭指向現任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立法會議員馬逢國,質問馬究竟為香港體育「做過啲咩」。

「你食屎哪,投票比佢的人都要反省一下。」字裡行間,老鑑有火。讀者不論年紀,隔著螢幕,依然感受得到。

廣告

「好多人成日勸我,你都離開咗啦,同你無關,做咩咁肉緊?」何鑑江微微一笑。「我話,呢個(體育界)雖然唔係養大我嘅,但係令我今日有江湖地位的行業呀,大佬!」

「睇住佢咁衰,我都應該出來噏返兩句掛?」

*   *   *

消失的體育新聞

何鑑江的老本行,是在電子傳媒做體育報道。除了家傳戶曉的足球旁述,他八十年代於香港電台體育組任職高級監製,適逢當年港台決定投入資源改善體育廣播,增加體育節目種類,又邀請運動員(如洪松蔭、陳念慈等)加入主持,於是何鑑江也參與其中。「你知唔知呀,乒乓球、籃球、排球、單車,我哋都有播,係直播喎!渡海泳第一屆,我哋就直播喇!」談起往事,何老鑑喜上眉梢,如數家珍。

不過當年盛況,這代人恐怕難以想像。環顧當下本地電視台、電台,體育節目寥寥可數,更遑論辦賽事直播 — 大型盛事如奧運會例外。近日某電視台在大鑼大鼓地倒數,距離里約奧運開幕尚有多少天,但電子傳媒真心重視體育、尤其是本地體育嗎?大家心知肚明。

對體育新聞的取態,正是好例子。近年無綫體育主播屢次出走,主因都與體育新聞時段被削減有關。兩年前,伍家謙離職時曾說,「體育新聞往往成為被裁的第一選擇,播出時間壓縮再壓縮」;這次馮堅成出走,同樣宣言「體育也是新聞,不應視為雞肋,亦像飯後甜品,吃過後,整頓飯會更加滿足」。事實上,曾經無綫六點半新聞星期一至五都設體育環節,後來取消了,只剩晚間新聞的體育報道,播放時間也愈縮愈短。

這種輕視態度,何老鑑當然無法苟同,而他的標準甚至訂得更高 — 電子傳媒不單要報道體育新聞,更應肩負宣傳本地體壇之責。「而家得返嗰個台(無綫),我成日睇,嘩德甲喎,英超喎!咦,港超聯呢?收台咯,報道完畢……而家晚間新聞有時都唔報你香港足球的戰果。」

如今無綫新聞偶有報道本地波,但更多時間花在歐洲足球上。有時,連歐洲次級聯賽,甚至本地球迷異常陌生的冷門聯賽(如巴西、澳洲、印度),竟也包括其中。何老鑑完全不解。「你有時間有人,做咩唔去做對香港體育有益嘅嘢呢?你去搞些對外國體育有益既嘢?你搞好英超,對咩有益呀?唔係話唔搞,但有先後嘛!點解你咁著重人哋嘅足球呀?」他連珠炮發。

網路圖片:馮堅成

網路圖片:馮堅成

香港電台有責任

話雖如此,他又明白,無綫作為商業媒介,始終有其商業考慮。要在商言商的電視台,抽起最多廣告、最賺錢的劇集,改做體育直播,其實說不過去。所以,何鑑江將矛頭轉向不以賺錢為優先任務的公營傳媒機構 — 香港電台。即是他效力多年的老東家。

「你香港電台而家一個禮拜(轉播)得一場,仲要擺去數碼台。」現在港台數碼電台35台《足球森巴》節目,每星期進行一次本地波直播,旁述為石金華,和何靜江,即何鑑江之弟。「數碼台,你知啦,delay 兩至三秒,又要用另外一部(收音)機,咁就等如唔播。」港台數碼台的聽眾人數,確實少之又少。許多人根本不知道電台仍有講波。

「政府既然扔咁多錢來發展足球,喂,而家香港電台多咗條電視頻道。點解你唔做?」對於香港電台,何鑑江愛之深,責之切。他認為,政府大可運用港台的新電視頻道,多多推廣本地體育。

但回到最基本的問題,為何非要報道本地體育不可?以足球為例,眾所周知,較之世界各地,香港足球質素一向不高,真的值得報道、廣播嗎?過去一年,港足因為在世界盃外圍賽打出成績而牽起全城熱潮,但實情上本地聯賽一直迴響不大。「香港隊好,不代表香港足球好。」何鑑江也同意。去年首度以職業聯賽方式進行的港超聯,首屆反應不俗,平均入場人數約一千人,但今年隨著班霸南華、傑志表現失色,聲勢悄悄減退。

香港足球何去何從,是好問題,更是老問題。

11月17日晚上,香港對中國戰和0:0。港足表演,備受讚賞。

11月17日晚上,香港對中國戰和0:0。港足表演,備受讚賞。

香港足球老問題

在足球圈打滾多年的何老鑑,自有一番見解。他首先釐清概念,將「香港足球」分為三大類:職業足球、業餘足球、康樂足球。港超聯當然屬於前者,低組別聯賽、青年軍、女子足球乃業餘足球,康樂足球則是只求開心的平民百姓活動。何鑑江認為,政府對這三類足球,應有不同取態 — 康樂足球事關民生,當然要理;業餘足球呢,政府亦應插手,提供資源,扶助青訓,推廣女足。

反之職業足球,「政府完全唔應該,甚至無權掂的。」他認定,一個健康的職業足球聯賽就是要自負盈虧,吸引贊助商投資。偏偏香港環境就是不健康。

「你睇香港的球隊,邊度有大企業支持吖。」多年來,香港的球隊更多由富豪班主注資,因此一直被批評為「老細足球」。何老鑑不介意老細足球,「做老細都唔話得事?」但問題在於,這種個人形式的投資,並不穩定。「有些有錢嘅,忽然股票跌,就唔搞喇。你成績太唔好,我唔 happy,又唔搞喇。」以錢掛帥,從來是職業足球的本質,而做不到自負盈虧,則是香港足球的多年弊病。

「香港的大環境,無資格搞職業足球。」何鑑江甚至斷言。

那為何還要搞?何鑑江歸咎於香港足總內部問題。「好多人鬧薛基輔(足總 CEO),我就唔鬧佢呀,佢得一個人,下面仲有一班董事。」他抨撃,在決定推行職業足球聯賽的事宜上,足總董事局根本沒有經過周詳考慮,只因政府有資助,便貿貿然同意。

事實上,足總董事局的人員架構,已為人詬病多年。外界一直有聲音批評,由於足總有權影響各組別球隊增減等事宜,有球會背景的董事容易有利益衝突之嫌,董事局甚至會淪為球隊老闆的利益角力場。為增加董事會的獨立性,足總去年落實改革董事局架構,將與球會無聯繫之董事由三人增加至五人。與球會有關的董事,則維持於四人。何鑑江仍不滿。「董事局唔好搵球會的人,好唔好呀?一定有偏見的。你個架構完全唔符合邏輯。」

足總主席梁孔德

足總主席梁孔德

「梁振英、林鄭,有無留意過體育?」

香港足球的問題豈止於此?無論職業足球隊、業餘足球隊,抑或踢衛生波的平民,還要面對同一麻煩:土地問題。何鑑江稱,聽聞過不少球圈中人投訴訂場難,港超球隊訓練的場地、時間受限制,低組別聯賽甚至會出現吹完場雞不久就噴水、熄燈、趕人走的「神奇」場面。何強調,政府要做的不是大興土木,建新球場,而是從細微之處入手,安排及協助分配球場。「呢啲係可以改善嘛,大佬。」這些本應很容易解決。

但多年來無論球圈中人喊得怎樣聲嘶力竭,政府做法依然無甚寸進。「啲官員唔做嘢,香港無球場咩?唔知點運用之嘛!」所以更核心的問題,其實在於政府官員如何看待體育。

「你香港政府而家,梁振英、林鄭、蘇錦樑呢班,有無留意過體育呀?有,話你體育無經濟價值囉!」老鑑又有火。

記者笑言,梁振英也算有留意體育啊 — 例如港隊憾負卡塔爾,特首就立即在 facebook 讚揚港足「雖敗猶榮」,又張貼自己多年前在一球會籌款晚宴上拍賣得來的足球相片。

對此,何鑑江不以為然。他甚至覺得即使特首不表態,也毫無問題。「做特首咁多嘢理,我下面有個管體育嘛,管康文嘛,仲得閒理你『足球』呢兩個字?大條道理喎大佬!」在他眼中,特首這舉動反而是「自揭瘡疤」,反映麾下主理體育政策的官員,怎樣無所作為。

體育的「經濟貢獻」

但對於梁振英經典的「體育界無經濟貢獻論」,何老鑑仍然耿耿於懷。「你話(體育)有無價值?直接梗係無收入啦,但係間接的,運動強健身體嘛,人強健身體,病咪少啲囉,啲人的正當娛樂咪多啲囉,呢啲係理由嚟喎大佬!呢啲咪經濟價值囉!」「經濟貢獻」,該如何定義?這才是問題核心。

而且政府看待體育的態度,根本不應與「經濟貢獻」有何關係。「體育梗係無錢啦,要虧本嘅。但一個政府除了有呢種價值之外,仲有應該做嘅嘢。有邊個社會唔投資去搞體育?你做特首唔可以講呢樣嘢,就算完全無效益都好,你都應該撥一部分出來去管理體育,係咪先?」何老鑑稍收火氣,語重心長。

語重心長,只因著緊。「呢個雖然唔係養大我嘅,但呢個係令我今日有江湖地位的行業呀,大佬!睇住佢咁衰,我都應該出來噏返兩句掛?」這也是何鑑江日前在網上有感而發,抨撃馬逢國的原因。「嗰日咁樣寫佢,無,就一啖氣啫……我哋個立法會議員代表,佢會唔會同你爭取呢啲?佢都顧住文化界啦,大佬,仲得閒理你體育界咩?」

怒氣消散,何鑑江誠懇呼籲馬逢國為體育界做事。怎樣做?「最易建功嘅,叫港台留意香港的體育,唔單止足球,報道多啲香港體育,良性的,好簡單。」有人認為本地體壇水平不高,何認為這更應該大力推廣。「市場上邊樣嘢唔駛宣傳?」而公共廣播機構,正是政府可以介入的最佳宣傳途徑。

香港球壇要復興,球迷也有責任。「要多啲入去睇波,捧自己嗰隊,無論強弱都去睇。」何鑑江批評,近年有些球迷「揀波睇」,算不上真正的球隊擁躉。「你擁護一隊波,點都要去睇的,除非你唔得閒,無錢,否則一定捧,在背後支持佢,等球員覺得,我有咁多 fans,咪搏命囉!」

講得出做得到。已屆八旬高齡的何老鑑,如今仍經常流連球場看台,入場「支持」本地波。

「我唔係支持呀!千祈唔好講到我咁高尚。坦白講,我哋呢個年紀,退左休,咪過下日晨,見返班老友,聊吓講吓粗口囉。」這老人家莞爾一笑。

笑容裡,是他對香港足球,對本地體育的熱愛。

何鑑江

何鑑江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