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古以來」的拔火罐?

2016/8/11 — 11:24

圖片來源:菲比斯instagram

圖片來源:菲比斯instagram

筆者從來不是運動愛好者,因此對於四年一度的奧運會,從來沒有太大的感覺。然而,今屆的里約熱內盧奧運會,卻因為夾雜了不少的「國族認同」問題,而吸引了筆者的留意。其中比較有話題的,是美國游泳名將菲比斯身上的一個個大紅班。正當外國媒體對這些神秘紅班嘖嘖稱奇的時候,全球華人當然對此不感陌生,一眼就認出這些正是拔罐後的疤痕。

內地媒體於是紛紛報導,引起網絡一番高漲情緒,沾沾自喜的說美國奪冠因為中國的秘方,多得中國幾千年歷史的中醫治療。大國崛起,洋鬼子也要向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叩頭。於是一個個「我是王者」 模樣的「驕傲的中國人」,一雪百年屈辱,吐氣揚眉的抬起頭來了。

問題是,菲比斯和其他西方選手所用的,真的是中國傳統療法中,用火來製造吸力的拔火罐?就算是,那又如何呢?

廣告

關於這一點,筆者相信有比我更專業的中醫師去解答。但至少從菲比斯的 Instagram 可以看到,他所用的是以抽氣動作製造吸力的現代版拔罐。以科學角度去將中華傳統醫療技術現代化和產業化,始於日本和香港,所用的都是西方科學。菲比斯用拔罐療傷,國人應該問為什麼自己國家沒有好好對待自己的傳統智慧,而並非單單因為西方人使用所謂「中國傳統」而感到自滿。「自古以來」並不等於當下的實力。這種情緒反映了民族主義下的扭曲心態,已經到了蒙蔽理性的地步,令人失去自我批判和檢討自己的能力。

盲目地陶醉於「自古以來」之說,只會重演晩清義和團事件。愛國拳手自以為神功護體, 殊不知鐵拳並不無敵,子彈大炮沒有怯於幾千年文明。扭曲和激化的國族情緒,非但沒有令全球各地的華人增加對中國人的自我認同(我強調,華人和中國人在身份認同上是有分歧的),反而令華人更加抗拒成為中國人。就以香港為例,今屆奧運的港人情緒就充分反映了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身份越走越遠的狀況。既然共同體是「想像」出來的建構[1],即是代表了「共同體」並不是理所當然的狀態。中國人繼續的驕傲霸道,並不會得到尊重,反而只會繼續和國際越走越遠,亦得不到其他華人社會的認同。

廣告

--

註:

[1] 詳見 Anderson, B (1982). 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 London; New York: Vers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