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我矮化時代 如何談熱血奮進 — 記曹星如的急流勇退

2018/12/2 — 15:15

本地拳手「神奇小子」曹星如(右,資料圖片,圖片來源:Rex Tso facebook )

本地拳手「神奇小子」曹星如(右,資料圖片,圖片來源:Rex Tso facebook )

【文:林保其】

十一月三十日,慈善拳賽鐘聲響起,曹星如初復出又再下一城,過程熱血但結果令人毫不意外。最意想不到的,是曹星如下台後當刻宣佈,從此退下職業賽事,並轉為業餘拳手,為的是爭取一個代表香港、出戰 2020 東京奧運的機會。

急流勇退,已經殊不容易;放棄建立多年的名與利,讓自己投入另一個充滿未知數的大江大海,這種不為名利、只為香港的熱血奮進精神,在這個年代相當可貴。但問題亦正正在於,奮進精神在這個年代,其實已經不合時宜,更可以說是逆大勢而行。

廣告

奮進精神 已是舊時代的遺骸

在曹星如身上,我們總會零碎地望到自己有過的經歷,亦看見自己渴望過的人生-人生就本應如此精采、如此熱血:年少時他對人生毫無盼望,甘願當個普通廢青,幸得有伯樂劉志遠相中,不離不棄用心栽培;天賦才能加上刻苦訓練,他終於成為香港首個職業拳手,更一步一步踏上世界舞台,創下職業賽事廿二連勝。

廣告

猶如晨間熱血連續劇的主人翁,曹星如一路掌陀自己的命運,關關難過關關過;由寂寂無名,去到人所共知,打遍天下而無敵手,成為一代世界拳王。對於大部份香港人來說,曹星如的經歷實在太過神奇,但之所以有共鳴,在於我們總會在各自的路途上,試過「命運在我手」,在艱難時「永不低頭」。

但遺憾地,如此奮進精神只在幾年間曇花一現。社會氛圍的急劇轉變,令熱血、奮進、希望等精神價值,都成為舊時代的遺骸,並慢慢在香港消失殆盡。

集體自我矮化的時代

城市的經歷,塑造我們的身份認知:我們幾代香港人,曾陪隨著香港走過高山低谷,一次又一次憑著自己雙手,轉危為機改變命運,一步一步擠身國際舞台,與世界各國爭一日之長短。對香港如廝成就的自豪感,是我們熱血奮進的根本。

但香港,越來越承載不起這種熱血奮進精神。

我們現正經歷的,是一股由上而下帶動的自我矮化浪潮。正在書寫香港未來的人,極有意識地去除香港的獨特性、自主性及積極性,不單將昔日的熱血奮進拋諸腦後,更將自己的角色及功能不斷矮化:我們不會再談香港可以在世界舞台主導、帶領甚麼,只會談香港可以如何「融入」國家,在各個發展範疇輔助、支持甚麼。

形勢發展如此,即使大家有過與香港共同奮鬥的經歷,也會懷疑自己的能力,擔憂城市的未來。自我身份認同低落,為社會集體自我矮化提供絕佳土壤。

赤子之心 又有誰共鳴

現在的香港,熱血奮進已成過去式,集體自我矮化成為現在進行式。

當帶領香港前進的人,都放棄主導城市的命運,甘願擔任別人的配角,曹星如對香港的承諾及自我犧牲,便顯得有點「很傻很天真」。我想沒有人會質疑他對香港的感情,但在這個自我矮化的時代,明哲保身可能才是最理性的選擇。

這顆只求為港增光的赤子之心,其實又有誰共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