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不舒服共處

2017/2/11 — 6:0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消費者世界千方百計向公眾推銷一個概念 - 舒服,消費是關於創造舒服,牀褥要舒服,冷氣要舒服,搭飛機要舒服。舒服的概念非常合理,我們喜歡舒服的感覺,自然願意花錢享受舒服。錢,很多時可買到舒服,例如負擔得起市區樓,每日減少上班交通時間,感覺肯定是舒服。然而,很多舒服錢買不到,不舒服的感覺揮之不去,人生彷彿充滿不舒服的時刻。一個人的成就,某程度上關乎處理不舒服的能力。

我們不會自找不舒服,試下同老婆說,夏天不開冷氣試下熱到睡不着的感覺。父母教導子女練習的重要,數學水平追不上,唯一方法是多練習。練習得多,有了記憶,成為習慣,面對時便駕輕就熟,不舒服變成舒服。可是,人生中的不舒服,我們明知須面對,但從來不會主動練習。

有一班人卻不知不覺鍛練一身武功,懂得與不舒服共處,有如日日擔水上山的小和尚,師父沒解釋這其實是練武功的一種方法,不舒服專家是跑者。跑步,特別是長跑,屬於由頭至尾不舒服的一回事,練跑等於練習不舒服。

廣告

不是嗎?最多長跑比賽的月份是十二月和一月,朝早氣溫隨時是單位數字,被窩中最舒服,即使是跑步冠軍,也難接受天寒地涷起身的不舒服感覺。想到其他人溫暖地舒服,自己孤單一個人冷風中練習,感覺是淒涼。太凍了,熱身不足便急著起步,小腿緊至想爆炸,天啊,為什麼要折磨自己!

跑步實在是訓練跑者與不舒服共處,如果遇到不舒服便停止,跑一課便可放棄。跑步牽涉的不舒服,太多了,所謂進步,是想辦法克服種種不舒服。辦法其實只有一個:訓練。一次不成,做多一次,做夠一百次。漸漸地,不舒服變成沒感覺,甚至變成舒服。

廣告

女跑者告訴我,她以前很怕黑,參加山賽之後,一個人在不見光的樹林跑,由最初嚇破膽,到現在若無其事。有些轉變沒這麼明顯,經常練習面對不舒服,跑者的能耐在提升,以前的不舒服很快便不覺得是一回事。我肯定這些轉變不局限於跑步,還在生活其他方面出現。悶?黑?熱?跑者從經驗中學習分辨什麼是真正危檢,什麼是真正困難。跑是沒法騙自己的事,有幾多就做到幾多,跑者漸漸懂得以理性解決問題。

當不舒服是常態,跑者以不同眼光對待甚麼是舒服的極限。跑者累積抵受不舒服的經驗,容忍能耐也慢慢累積。女跑者由接受不到稍為暗一點的街燈,變成可以在魔鬼森林一往無前,過程中須克服一萬個不舒服。女跑者日後面對人生的其他難題,例如遇到一件面懵的事,想到魔鬼森林的尖叫聲,面懵是老幾?

不止是跑步,所有運動都需要與不舒服共處,所謂進步,其實是抵受一浪浪的不舒服。每一個參與運動的人,都是在鍛練自己,這種鍛練錢買不到,靠一招咬實牙關頂硬上。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