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若不關肩膊事 肩膊痛可以怎樣醫?

2018/2/26 — 13:03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上集提到,龍門輝哥因為肩膊痛去修補受傷的筋腱。筋腱修好了,但痛楚沒有消退,反而愈陷愈深。由這個故事,我們知道:

1)肩頭痛症和磁力共振照出來的肩膊筋腱撕裂沒有關係。痛,不一定有損傷;有撕裂,也不一定會痛。

廣告

2)所以,以手術方式修補旋袖肌 (rotator cuff) 尤其是岡上肌 (supraspinatus) 筋腱,又或者注射任何藥物(例:類固醇、透明質酸、甚至生理鹽水)到筋腱未必可以治療肩膊痛症。

為何會這樣?因為連我都曾經被解剖教科書瞞騙了。圍住肩膊關節維持穩定性的旋袖肌,原來不是獨立長成,還有一條橫跨四條筋腱的軟組織叫旋袖纜 (rotator cable) 將它們纏在一起。就如人長有兩個腎一樣,其中一個失去功能,另一個都可以維持身體正常功能一樣。

廣告

S = 岡上肌 (supraspinatus) I = 岡下肌 (infraspinatus) TM = 小圓肌 (teres minor) BT = 二頭肌 (biceps brachii) C = 旋袖纜 (rotator cuff cable) B = 旋袖半月 (rotator crescent)

S = 岡上肌 (supraspinatus) I = 岡下肌 (infraspinatus) TM = 小圓肌 (teres minor) BT = 二頭肌 (biceps brachii) C = 旋袖纜 (rotator cuff cable) B = 旋袖半月 (rotator crescent)

所以,在筋腱撕裂休息自行修復期間,身體會有自然補償機制,去彌補撕裂的筋腱的功能。但副作用是,完好的另外三條會因為超負荷而產生痛楚症狀。四條筋腱放在肩峰,忘卻了這四條筋腱的肌肉都連到肩胛骨。而連住肩胛骨的肌肉更多會再連到肋骨和胸椎。所以,如果肩膊痛症如果是物理性——即是和心血管、神經線(包括中風引起的半身不遂)或癌症(如乳癌)無關——除了肩膊,物理治療師其實要花很多時間將肩膊、肩胛骨甚至頸椎胸椎的關節和相關肌肉的功能進行檢測。家裡的小孩,還是不要以為自己穿上紅色披風就當自已是超人,跳出窗口就可以飛了。

女治療師聽完輝哥的故事,要他脫掉上衣。輝哥開始時有點尷尬,但也硬著頭板照做。原來,輝哥長期寒背,肩胛骨下垂得根本貼不住肋骨,邊沿和胛角尖得要刺穿皮膚。她用手示意輝哥將寒背和肩胛骨位置矯正,輝哥的肩膊幅度立即由「肩周炎」突然回復正常。

「妳是神醫嗎?」
「當然不是。我只是來混口苦飯來吃的。我問你,你當時的術後復健怎樣做的?」
「沒有啊,約了治療,治療師就像『葉問』般一個打十個。其他同場的阿公阿嬤和我都做了同一個手術,他們拉繩,我就和他們一起拉繩。還有,治療助理會幫我在疤痕上擦超聲波,如是者做了三四個月,治療師說我『畢業』不用覆診了。」
「那時你的活動幅度有多少?」
「從來沒有超過 150 度。」
「上位治療師知要舉重過頭要 190 度或以上嗎?」
「不知道他知不知道。體能教練都沒有和我討論這個問題。」
「治療師有跟你『影後』嗎?」
「做了四個月治療,從來沒有治療師要我脫掉上衣……」
輝哥懊悔過往一年的時間枉花了,但最少今天查個水落石出。

復健針對改善寒背,肩胛骨提升和協調過頭動作。好不容易又過了三個月後的聯賽,因為正選龍門犯規被罰紅牌,輝哥由後備入替。兩年來報紙上的報導舖天蓋地說他因為肩傷要提早退役,觀眾席上傳出的不是掌聲,而是詫異和懷疑。

輝哥龍門球一開,一記「手榴彈」飄過了中線。觀眾席的氣氛,不用兩秒由詫異變成歡呼。

前鋒在前場逗住「手榴彈」,再向對方門框推進。

那年撞傷輝哥的後衞早已轉會,在觀眾席上看球賽。他拿起手機打了個短訊給輝哥:「恭喜你久休復出。今晚賞個臉和我吃雞煲嗎?」

延伸閱讀:
進擊的巨人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