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雄還是新移民?從伊巴謙莫域看歐洲極右主義抬頭

2015/5/11 — 17:09

全球金融海嘯,歐洲經濟危機,伊斯蘭國崛起,恐怖主義陰霾,查理周刊槍擊事件;從經濟到文化,歐洲社會有右翼抬頭之勢。越來越多聲音指歐洲應該收緊移民政策,一來移民會對國家經濟形成負擔,二來文化差異造成治安隱憂。

瑞典,歐洲其中一個對移民最寬容的國家,亦出現了變化,就連國家英雄伊巴謙莫域都成為爭議性的人物。伊巴雖然在瑞典出生,但在文化上,他的確不像一位瑞典人。他的父母都是新移民,爸爸來自波斯尼亞人,當管理員,媽媽來自克羅地亞,當清潔工人,他們住在馬模中的羅辛格特。

羅辛格特是一個新移民社區,據伊巴的形容,「這裡有索馬里人、土耳其人、南斯拉夫人、北非人、波蘭人,但沒有地道的瑞典人。」據前年的估計,羅辛格特有人口兩萬多人,超成八成的人有新移民背景,而且這個地方就業率低,只有38%的人口有工作。

伊巴在羅辛格特興建了一個足球場。



伊巴自小就在羅辛格特成長,其父母在他兩歲時離婚,他大部分時間與爸爸一起生活。談到小時候的生活,伊巴最難忘家中的雪櫃,「很多時回家,我都會像餓狼一樣,打開雪櫃,並祈求裡面要有些東西。不過,大部分時間都沒有,裡頭空空如也,我找遍每個角落,連一粒肉丸都找不到。」

「現在,我吩咐太太只管做好一件事,確保家中的雪櫃常滿。我希望每個打開雪櫃的人,都找到他們想要的東西。因為我很清楚,打開雪櫃而一無所獲的感覺十分難過。飢餓是世界上其中一件最差的事。」伊巴小時候的生活困苦,他的球技就在羅辛格特街頭練成,相比其他瑞典球員,伊巴的足球總有點森巴的味道,相信與此有關。

伊巴是瑞典的英雄,也是一名移民後代。

在這個龍蛇混雜的新移民社區成長,伊巴坦言他是個非一般的瑞典人,「瑞典的電視台不是服務我們的,我們活在一個與瑞典截然不同的世界,我20歲的時候,才第一次看瑞典的電影,我那時完全不認識瑞典的英雄人物或者體育明星。我們的生活是啤酒、南斯拉夫音樂、巴爾幹半島戰爭。我們心目中的英雄是拳王阿里及李小龍。」

「我有時經過一些名校,我見到那些瑞典學生時,我感到很驚訝,他們全都穿上有領的恤衫,這是我從未見過的。我不懂去跟瑞典的女仔說話,她們很漂亮,就像來自另一個星球。可能新移民的小朋友都有我這種感覺。」伊巴開始踏足瑞典的正規足球系統時,都遇到過歧視。當他加入當地球會馬模BI(現改稱FC羅辛格特)時,就試過在訓練場聽到一些聲音,「誰讓這個新移民入來的?」

以前,瑞典的移民政策十分寬鬆,福利政策更加是優厚。當歐洲經濟好,瑞典本地人都不介意這班為社會提供勞動力的新移民,但當經濟轉差時,大眾開始發現這種瑞典模式難以一直維持下去。越來越多瑞典人右傾,認為新移民是國家經濟的負累及吸血鬼,故支持極右政黨瑞典民主黨。

瑞典民主黨主張全面收緊移民政策,他們在2006年的國會大選慘敗,一席都沒有贏到,而在2010年,他們的得票率為5.7%,一下子取得20個議席。在去年的大選,他們的得票再升至12.9%,取得49個議席,成為國會第3大黨,有力成為造王者,與最大黨社會民主黨合組聯合政府。

不過,偏左的社會民主黨不同意民主黨的移民政策,寧願與綠黨合作,組成一個少數派政府。就算財政預算不獲國會通過,社會民主黨都不願與極右的民主黨合作,而與中間偏右的第二大黨溫和聯合黨協商。溫和聯合黨及社會民主黨都不主張將財政與移民政策掛鈎,所以瑞典民主黨暫時未能得逞。

激進偏右勢力抬頭,不但反映在國會選舉上。瑞典出現了反移民的浪潮,在去年底就發生了三起回教堂遭人縱火事件。代表瑞典40個回教社群的瑞典伊斯蘭教理事會會長奧馬爾指出,當地過去一年陸續發生了不少伊斯蘭教社群遭攻擊的事件,有伊斯蘭教婦女的頭巾被當街拉下,有14所伊斯蘭教堂遭惡意破壞。

雖然伊巴名震球壇,成為瑞典的英雄,但隨近年的反移民浪潮,伊巴的出身都被一些極右主義者攻擊,有些人會這樣認為:「瑞典公民?伊巴當然是,但他是否一位可以代表到瑞典文化、土地及人民的人?不是。」瑞典民主黨的人亦不止一次針對伊巴的出身發言。

瑞典民主黨新聞秘書Mattias Karlsson講過,認為伊巴不是真正的瑞典人,因為伊巴的性格態度以及身體語言都不像瑞典人。瑞典民主黨一位叫Niclas Nilsson的地區領袖說:「伊巴成長的地方很少瑞典人,他長大後去過很多國家,所以他只有少許瑞典人的特質,他是一位多國家背景的人。」

雖然受到質疑,但在這個時勢,考慮到伊巴在足球上的成就,他應是協助國家團結移民與非移民的最好人選。不過,伊巴本身都存在身分認同的疑惑,「不管我去到甚麼國家,我都是代表瑞典,但同時我代表羅辛格特,我永遠都是羅辛格特的伊巴。我希望有一日可以回去,住在那裡。」

「我知道,我是瑞典國內的多元文化象徵,但我還有點覺得自己是國外人。在我成長中,我本身就不是一位『真瑞典人』,我沒有一個像艾歷臣、卡利臣那樣的名字,我自小被視為新移民,要用多兩倍的努力,去得到平等的尊重。我認為國家現在不斷進步,人民亦更加團結,我很開心是瑞典的一分子,但我始終覺得跟瑞典有種距離感。你可以帶我離開羅辛格特,但沒法拿走我心中的羅辛格特。」

移民引發的問題,新移民與本地人就資源分配或生活方式而產生矛盾,瑞典只是個冰山一角。法國都是移民大國,國家隊就以多非裔移民及移民後代而聞名,例如施丹擁有阿爾及利亞血統,而現役中鋒賓施馬也是阿爾及利亞後裔。

賓施馬也是移民後代。

賓施馬曾經因為不唱法國國歌而被批評,法國的民族陣線的體育顧問多馬就發表聲明:「民族陣線譴責這種不敬的態度,這破壞了法國國家隊的形象。這是繼2010年世界盃的兵變,以及2012歐國盃將帥不和後的又一次打擊。」

賓施馬完全不覺得這是問題,「我不明白不唱國歌有什麼問題,施丹不唱,很多球迷也不唱。重要的是我們團結一致。」在2011年,賓施馬更加在訪問中慨嘆:「基本上,我入波時,就是法國人。但如果我沒有入波,或者有其他問題,我就是阿拉伯人。」

資料來源:
ZLATANER EFFECT AND THE CHANGING FACE OF SWEDEN
The Times interview
Zlatan Ibrahimovic: ‘Everybody was trash-talking me. Now they’re eating their words. That is my trophy
Immigration in Sweden
Philip Roth and Zlatan Ibrahimović
Talking football, life with Zlatan
法政黨籲踢賓施馬出國家隊
極右黨玩轉瑞典 排外潮衝擊歐洲

 

廣告

原刊於足球群英傳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