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蘇樺偉跑過21年終點 告別「神奇」的田徑場

2016/1/11 — 15:16

【體路專訪】自小因黃疸病令全身痙攣及弱聽的蘇樺偉,平衝力比正常人有異,聽覺亦因黃疸上腦受嚴重影響,但上帝卻賜他堅決的心,突破了身體的界限,跑過世界最頂峰。年屆34歲的蘇樺偉不再是昔日的「小子」,今天他衝過跑畢21年的跑道終點,宣布結束運動員生涯,向那「神奇」的田徑場說再見。

蘇樺偉的神奇之旅,或在出生那天就展開,34年前蘇樺偉出生時患上黃疸病,其後因黃疸上腦令腦部受損,最終在家人堅持及醫生搶救下,蘇樺偉被救回性命,但卻令他在痙攣、腦痲痺及嚴重弱聽下成長。

但蘇媽媽的不放棄,救活了兒子,也令香港多了一位跑步奇才。小時在母親鼓勵下參加田徑班,蘇樺偉便在1996年首登亞特蘭大殘疾人奧運會,便助港隊在4×100米接力賽上奪得金牌。那年他不過15歲,剛剛學習跑步兩年,還是一個會扭計不練習的小朋友,一面金牌,卻讓這小孩的人生改寫。

廣告

「初初不想練習是真的,那時還是小朋友,沒想過一訓練就要跟著一班勁人練習,訓練好辛苦,我那時只想玩玩而已,如果沒有96年與陳成忠、張耀祥及趙國鵬一起奪得那金牌,我肯定也不會走到今天。」奪金那一役,「偉仔」才恍然大悟明白付出就有機會得到成果,慢慢從害怕練習,變成他20年來的唯一興趣。

廣告

1996美國亞特蘭大殘奧運4×100金牌陳成忠張耀祥趙國鵬蘇樺偉

1996美國亞特蘭大殘奧運4×100金牌陳成忠張耀祥趙國鵬蘇樺偉

問問「偉仔」除了跑步外的興趣,他想了想,「還是只有跑步吧。」專心一意,令他21年來在世界殘疾人田徑場上大放異彩,其後四屆殘奧會,蘇樺偉每次頸上都掛著獎牌回來,其2008年北京殘奧男子T36 200米奪金的24秒65成績,至今仍未有人打破。

要告別這個讓他從一個自小讓父母擔心、蛻變成跑過五屆奧運會的殘奧紀錄保持者,看著這個讓自己成長的田徑場,蘇樺偉卻豁達的明白是時侯退下:「腰痛了12年,2014年仁川殘亞會也只能靠止痛藥上場,那個時侯已經在想,如果腰好就繼續跑下去吧,好不了就是時侯退役。」因長期刻苦練習,其腰傷舊患只隨其年齡一樣,有增無減,決定退役一刻,在大小比賽都伴著「偉仔」出戰的蘇媽媽,也終於鬆一口氣:「媽媽支持我決定,她最不希望我勉強跑下去,令傷患影響人生上更多的路。」

2000年澳洲悉尼殘奧運中,4×100米銅牌得主代表陳成忠、張耀祥、趙國鵬及蘇樺偉

2000年澳洲悉尼殘奧運中,4×100米銅牌得主代表陳成忠、張耀祥、趙國鵬及蘇樺偉

2014年仁川殘亞運是蘇樺偉近三屆唯一未能奪得獎牌的一次,當天跑過100、200米及400米決賽後,以第5、第6名及第4名完成,「偉仔」在終點前收起平日笑得彎掉眼晴的臉容,垂下頭靜靜走回更衣室,外界不清楚他服止痛藥堅持上陣,一句冷言「他老了」在鍵盤上游走,幸好樂觀把他從低谷拉回來。「別人說我老,我沒所謂啊,那真的是事實,其實當時的傷沒有這樣差,但賽前傷了一段時間沒有練習,能進入決賽已超出了預期,那時完了比賽,我其實還想繼續跑下去。」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在退役前那掙扎走前走後的樽頸位,每位運動員要經歷時肯定難過,但蘇樺偉卻說在他的跑道上,沒有「難過」這二字:「在田徑隊內,我認識了一班好教練,一班好隊友,如果沒有他們,每天的練習才肯定難過,會好悶吧!其實21年我什麼獎都奪過了,沒有什麼好難過,不捨得有一點點吧,但將來閒時我還是會落場跑跑步。」21年來,蘇樺偉奪過世界冠軍、世界盃冠軍、亞洲冠軍、全國冠軍,保守估計,獎牌超過50面。

「最遺憾可能是2004年未能與一班隊友一起出戰殘奧會,我很喜歡一班人一起出外心賽的感覺,但奧運前他們都退下了,最後還是得我一人參戰。」2000年後,香港殘奧男子田徑隊再沒有組隊出戰接力賽。

歐陽家駒教練(左起)、蘇樺偉及潘健侶教練

歐陽家駒教練(左起)、蘇樺偉及潘健侶教練

俗語云:「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帶領蘇樺偉走上田徑場的伯樂便是潘健侶教練。1992年殘奧後其中一位接力隊隊員退役,潘Sir急需找另一位隊員代替,結果在1994年發現了蘇樺偉。「他是百年一遇的人才!那時候看中他雙腳的頻率很高,身體質素有優勢,而且亦很有鬥心和爭勝心,覺得他有潛質,便挑選他另作訓練。」

從過往不嚴謹的訓練變成恆常的特訓,訓練時又沒有同齡朋友,年僅15歲的蘇樺偉起初難以習慣,潘Sir卻沒有因他年少而遷就他:「他試過發脾氣,不肯練習。於是有次我便『鬧他』,把他趕回家,他怕被媽媽責罵,結果只是在哭,不敢離開。」後來蘇樺偉慢慢習慣了,成為了潘Sir這名嚴師下的高徒。

經歷了1992年殘奧的失望,潘Sir笑言1996年的亞特蘭大殘奧並未抱有太期望:「我們只抱平常心參賽,他亦沒有期望,連甚麼是奧運會都不知道,只是因為我們叫他跑所以才跑。他負責跑第四棒,因為第四棒的任務最簡單,接棒後往前跑便行了。沒想到最後竟然跑贏了!」之後潘Sir和蘇樺偉再一同參加了兩屆奧運,獲得不少個人獎項。

2007年在潘Sir的引導下,蘇樺偉改跟歐陽家駒教練,再攀上運動員生涯的另一個高峰。歐陽Sir對蘇樺偉讚不絕口:「他開始跟我訓練時已是天皇巨星,根基也很穩固,水準很高,參加大賽也不會怯場。而他最厲害的地方,是他整個跑步姿勢與健全運動員分別不大!」

前年蘇樺偉受腰傷影響,表現不及過往,於仁川亞運失落獎牌,歐陽Sir卻沒有感到可惜:「一個運動員能夠跑20年、參與五屆奧運已經十分難得,而且一直訂下的目標他都已經達到了,他、潘Sir和我都沒有遺憾。」蘇樺偉退役之際,亦特別答謝這兩位陪他走過高低起跌的教練:「『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他們都是我人生中最尊敬的人,謝謝他們的指導才有今天的我,退役後,他們還是我的爸爸,我的朋友。」

「神奇小子」在香港田徑界成了傳奇,要回望自己的田徑生涯,蘇樺偉想了良久:「從來沒想過一跑跑了10多年(筆者從旁提醒是21年)嘩,21年喇。從來沒有給自己跑步期限,想跑就一直跑吧。我覺得這個田徑場太神奇,神奇在,將我這個什麼都不懂的小朋友,變成一位名人,我想,在這裡學到的體育精神,走到那裡都終生受用。」難說再見,那腰果眼最終還是盛著淚水說道。

退役後,蘇樺偉會繼續於香港殘疾人奧委會暨傷殘人士體育協會上工作,會嘗試不同的東西,包括與筆者「爭飯碗」的攝影:「哈哈,我對攝影有點興趣,希望將來可為會上的比賽拍些好照片。」他那體育精神,會放在任何崗位上:「未來每件事,我都會用自己最大努力去完成,即使最後沒有功勞,盡力,就好。」走到運動員終點一刻,彷佛他還是如舊手指向天,帶著那冠軍精神,在剛起跑的人生馬拉松上繼續精彩。

文:徐飛、何子淵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今集《#MondayFeature》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為蘇樺偉操刀。

今次Brian拍攝蘇樺偉這輯照片,主要花了心機在拍攝能代表蘇樺偉的照片,Brian說:「所以得特別翻查了很多關於他的比賽比段,希望能找到一個屬於蘇樺偉的動作,初時本想以起跑動作為拍攝主題,因為他的特點在於他不用起跑器比賽,我記得在一場倫敦的比賽中,其他跑手都用起跑器,但他不用起跑器下仍能跑得第三名。但後來發現每次他贏了比賽後都有一張舉手及大叫的動作,所以我選了這具代表性的動作,同時亦配合了今次他跑畢他的運動員生涯的主題,也希望以這照片帶出他衝過運動員生涯終點的感覺。」

「同時我們刻意令跑道上沒有人,因為他的運動員生涯中很艱苦,故希望凝造出其孤獨感。燈光上希望突出田徑場就是蘇樺偉的舞台。」這亦是Brian在這一系列運動員攝影系列中,想突出每個運動員都有屬於他們自己舞台而特別凝造的氣氛。

至於另一張蘇樺偉與兩位教練在看台上的照片,Brian認為完成運動員生涯的終點後,其實不是蘇樺偉的終點:「他也會轉換另一角度作人生的新開始,也會坐在看台上成為觀眾之一。這照片特別想帶出他們三人的關係,包括他第一位教練潘健侶也是蘇樺偉第二位教練歐陽家駒的徒弟,故三師徒都有關連性,他們三人一起坐在看台上,有一種三代同堂的效果,這張是比較有趣的一張,帶出運動員及教練之間,也有種父子之感,一起坐在看台上看著蘇樺偉人生的第二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