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蘇聯足球黑歷史:KGB、莫斯科戴拿模與斯巴達

2015/2/26 — 11:34

年代久遠,這張是筆者在網上找到最古老的莫斯科打吡的照片,是大約60年代,當時戴拿模有傳奇門將耶辛。

年代久遠,這張是筆者在網上找到最古老的莫斯科打吡的照片,是大約60年代,當時戴拿模有傳奇門將耶辛。

命運注定他們交集,注定他們成為敵人,這是一個關於宿敵的故事。

一人叫史達奧斯甸(Nikolai Starostin),他是蘇聯足球史上其中一位最德高望重的人物,也是莫斯科斯巴達的創辦人。

廣告

另一人叫貝利亞(Lavrentiy Beria),他是蘇聯歷史上其中一位最恐怖的人物,他是秘密警察、即KGB的首腦,也是莫斯科戴拿模的榮譽主席。

上世紀初,史達奧斯甸及貝利亞同樣約十多歲,在一場比賽相遇。史達奧斯甸還記得那場比賽,對手是一支來自格魯吉亞的球隊,「對面有位踢法粗野又骯髒的左中場」,那名左中場就是貝利亞。據講那場比賽,天才橫溢的史達奧斯甸贏了。

廣告

雖然貝利亞同樣熱愛足球,但天分頗差,無奈放棄,二十歲時加入了秘密警察。至於史達奧斯甸就在足球路上邁步向前,他充滿運動細胞,兼修冰上曲棍球。他的想法是,夏天踢足球,冬天則打冰上曲棍球,結果他成為這兩支國家隊的隊長。

史達奧斯甸當年代表蘇聯比賽的照片。

史達奧斯甸當年代表蘇聯比賽的照片。

之後,史達奧斯甸及貝利亞在各自的領域發展,前者成為蘇聯的體育英雄,得到蘇聯體育部長的支持,創辦了莫斯科斯巴達。貝利亞就更加名震歷史,步步高升,他深得史太林的信任,成為史太林清除異己的工具,手上染滿鮮血,當上KGB首腦。

網上流傳一個有關貝利亞的笑話,可以見到他的殘暴。有次,史太林找不到他的煙斗,令貝利亞去查。翌日,貝利亞抓了10個小偷,全部都認罪了,但最後史太林在沙發底找到自己的煙斗。本文是講足球為主,就不多提貝利亞的事蹟,但他手上分分鐘沾上了超過千萬人的血。


他是當年的KGB首腦貝利亞。

他是當年的KGB首腦貝利亞。

在蘇聯足球史上,幾支莫斯科球隊都有政治背景,魚雷隊與軍工及汽車製造有關,火車頭則有國營鐵路公司撐腰,中央陸軍就獲得軍方支持。至於戴拿模就與KGB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他們是在1923年由KGB當時的首腦Felix Dzerzhinsky創立。有報道提及,KGB曾經為了掩飾跟蹤一名英國特務,就叫幾名KGB穿上戴拿模的運動服,跟住目標人物跑步,可見兩者之關連。至於斯巴達就最平民化,這個體育會主要招攬工人為會員。

作為斯巴達的球員兼創辦人,史達奧斯甸是莫斯科斯巴達的代表人物。作為史太林最得力的手下、KGB之首,貝利亞則是莫斯科戴拿模的領導人。在意識形態上,斯巴達是代表工人,戴拿模就代表統者階級。就算追源索始,兩間球會的背景都不同,戴拿模是KGB,而斯巴達是得到共青團出身的體育部長Ivan Kharchenko認可。

地域上,兩軍不但是同市球隊,他們的球場都十分接近。實力上,戴拿模及斯巴達皆是三十年代的蘇聯勁旅,是競爭蘇聯聯賽及蘇聯盃的最大對手,所以死敵的味道十分重。1936年,史達奧斯甸及貝利亞在球壇交集,已經成為KGB之首的貝利亞上任戴拿模榮譽主席,與史達奧斯甸交鋒。據報,每場戴拿模主場對斯巴達的比賽,貝利亞都肯定會入場觀看。

1936年的蘇聯春季聯賽,冠軍是戴拿模;秋季聯賽的冠軍則是斯巴達。1937年,聯賽冠軍是戴拿模,亞軍是斯巴達。1938及1939年,是斯巴達最輝煌的兩年,他們連續兩年成為聯賽及盃賽雙冠軍,弄得貝利亞十分憤怒。最經典的事件是1939年蘇聯盃4強,戴拿模與斯巴達相遇,斯巴達勝出。貝利亞不服氣,找個理由指球賽無效,要求重賽。

最搞笑的是,重賽的時候,決賽都已經踢完,斯巴達在決賽捧盃了。但都不緊要了,因為最令貝利亞感到羞恥的是,戴拿模在重賽輸多場。據史達奧斯甸後來透露,貝利亞在賽後生氣得在貴賓廂裡擲椅子!儘管如此,貝利亞深知史達奧斯甸及其3名弟弟都是出色的球員,曾以銀彈政策招攬,但他們拒絕。

在足球場上,貝利亞一而再敗於史達奧斯甸,他要部署反擊。1942年3月10日,正當二次大戰打得如火如荼之際,史達奧斯甸在睡夢中被驚醒,他一張開眼,發現一道強光,原來是一班KGB闖入他的家中,用電筒照住他的臉,並將他拘捕。除了史達奧斯甸,他的3個弟弟,還有幾名斯巴達的球員都被KGB拘捕。


史達奧斯甸4兄弟的合照。

史達奧斯甸4兄弟的合照。

在所謂的審訊,史達奧斯甸被裁定「讚揚資本主義的體育事業,並有意將資本世界的一套帶入我們的體育運動」,結果他及其兄弟都被發配邊疆勞改。隨住史達奧斯甸等人被捕,斯巴達實力大打折扣,在二戰後幾年,雖然在盃賽贏過冠軍,但聯賽就淪為中游球隊。

在西伯利亞,在遠東地區,史達奧斯甸被迫遠離他的愛隊斯巴達,看來貝利亞成為兩人爭鬥中的贏家。不過,未到最後,一日都不知誰是贏家。無論在哪裡的勞改營,史達奧斯甸都受到英雄式的待遇,由獄友到獄卒,所有人都對他畢恭畢敬,「就算是極度重犯,他們就會靜靜地在我身邊,聽我說足球故事。」

最諷刺的是,當史達奧斯甸在遠東勞改時,當地一間戴拿模足球隊竟誠邀他出山做教練,並准許他不用在勞改營過活,可以跟球員同住。後來,史達奧斯甸得史太林兒子賞識,強行將他帶回莫斯科,希望史達奧斯甸可以執教他的空軍球隊。不過,最後貝利亞的KGB再次將史達奧斯甸捉回去勞改營,這一次就到哈薩克。

與其成為史太林兒子與貝利亞政治鬥爭的磨心,史達奧斯甸寧願到偏遠的哈薩克,宣揚他的足球。來到哈薩克城市阿馬阿塔,他得到當地球會Kairat的青睞,出任足球及冰球隊教練,帶領這支球隊在戰後幾年間稱霸哈薩克。這十年的勞改之旅,雖然史達奧斯甸不在莫斯科的鎂光燈之下,但他可以在不同的地方享受足球。

史達奧斯甸後來在自傳談到,他十分多謝足球。全靠足球,他才能在保住性命,因為當KGB要加害他時,顧忌的是上千萬的球迷。史達奧斯甸說:「在戰後,足球在社會大眾的角色和地位己經大大超越了戰前。對於很多人來說,足球可能是他們唯一,或者最後的靈魂居所,讓他們可以透過足球真誠地感受人與人的關係。」

1953年,史太林逝世,貝利亞亦遭政敵拘捕及槍殺。一個月後,史達奧斯甸的案件得到覆核,他們4兄弟終於可以在10年後離開各自的勞改營,回到莫斯科團聚,而當年拘禁他們的行為亦被裁定為違法。

史達奧斯甸終於沉冤得雪。年屆50的史達奧斯甸之後擔任蘇聯國家隊教練,在1955年,他回到斯巴達擔任球會主席,隨年紀漸大,轉任榮譽主席,直至他在90歲生日那天,於1992年退休。這位蘇聯傳奇球員、教練、球會主席最後在1996年逝世,享年93歲。


史達奧斯甸在90年代逝世。

史達奧斯甸在90年代逝世。

這段是蘇聯黑暗的歷史,一位偉大的足球人物無辜被發配勞改十年,但史達奧斯甸無論在甚麼環境,都不忘足球。最終,史達奧斯甸捱過苦難,仁者得壽,至於殘酷的貝利亞得到報應,死於非命。史達奧斯甸在自傳說:「我在足球達到的成就,是貝利亞永遠都達不到的。無論他作為球員,甚至是秘密警察的首長,都永遠無法擊敗我。」

 

參考資料:
Spartak and survival - the story of Nikolai Starostin
More Than Just A Game: Football Behind the Iron Curtain
Football As A Weapon – The Dynamo Story
MOSCOW A TALE OF ONE CITY, PART II: CSKA-SPARTAK DERBY
貝利亞其人與他的足球之
揭秘克格勃與美英間諜暗戰
The strange story of Nikolai Starostin, football and Lavrentii Beria

 

原文2月18日刊於作者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